千人送別高錕 門生難忘恩師好問
2018/10/8

【明報專訊】上月離世的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中文大學前校長高錕,昨午於香港殯儀館設靈,分別設公祭及團體祭別,並於今日上午舉行告別儀式。高錕生前為人溫文,廣結良友,又無私分享光纖發明,惠及世界。各界賢達昨紛紛到場送別,亦有門生及市民等前往悼念。有高錕的學生表示,懷念上高錕課堂歲月,說高錕喜歡在課堂拋出問題,引導學生思考,但從不直言對錯,「上課有趣,令你希望繼續探索下去」。此情此景,卻已成追憶。

遺孀神色哀傷 表現平靜

高錕遺孀高黃美芸昨戴黑色鴨舌帽及墨鏡,穿白衣及黑色外套,下午在女兒高明淇等攙扶下抵達靈堂。中大表示昨有數以千計人到香港殯儀館弔唁;高黃美芸透過中大表示感謝各界「在這段悲傷時刻給予我們關懷及支持」。有出席喪禮者形容高黃美芸神色哀傷,不過表現平靜,加上前來祭別者眾多,高黃美芸一直忙於安排場內事宜及與出席者交談。

前來弔唁的市民中,已退休的梁先生及黃先生是高錕在中大的學生。1972至74年間,當年修讀電子學系的兩人均修讀高錕任教的科目,兩人大讚高的教學方法「和其他教授很不同」。梁先生說高很少將知識直接道出,而是透過問問題引導學生思考,令他們感到十分有趣。兩人又說高為人和藹,「從未見過他罵學生」,假期會與太太一起和學生行山。雖然畢業後已沒與恩師聯絡,但梁先生說自己待人處事方式受高錕影響甚深,對高離世感難過。

畫畫導師:高學習很快

高錕的離世對其畫畫導師鄺妙儀來說亦甚為突然。鄺昨出席弔唁,高錕患腦退化症,鄺由2013年教高畫畫至今年7月,稱高身體一向不錯,未料突然辭世。

想起與高錕相處的場面,鄺妙儀說高與其他病人的不同之處,是他「學習很快,很聰明」,由忘記如何執筆,經訓練兩三個月後已能畫畫及用力。高錕亦會以自己方式表達感受,鄺說如高不喜歡使用某種顏色,「他會一動不動,要你慢慢試到他喜歡的」,又說高的茶點由太太高黃美芸安排,甜品及蛋糕等都是他的最愛。鄺妙儀又說,對當時情景「十分懷念」。

新民黨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約於下午3時半前往悼念,她說1990年代因擔任副工商司及工業署長而認識時任中大校長的高錕。葉劉憶述高曾贈送書籍,又讚揚高對科技界貢獻大,而對上一次見面已是6、7年前。公開大學校長黃玉山則說高錕任中大校長時,他在校內任教職員,表示高為人盡責及處事認真,「真正為教育」,亦關心學生。

政界教界多人弔唁送花牌

多名官員、政界及教育界等人士亦到來悼念,包括前特首梁振英、政務司長張建宗;中大校長段崇智、前校長沈祖堯及劉遵義等。特首林鄭月娥、前特首董建華、國務院、中聯辦及港澳辦等均有送來花牌,林鄭花牌放於祭台右側當眼處,牌上寫有「高錕教授千古 光耀萬世」,國家科技部、國家教育部及中科院等花牌放於靈堂右側。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