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獲救小將貧窮無國籍前路茫 教練等4人屬「金三角」少數族裔 缺合法身分
2018/7/12

【明報專訊】泰國「野豬」足球隊全體13人獲救重生令全球振奮,但他們置身臭名遠播的「金三角」地帶成長,清貧、無國籍少數民族的背景令他們看不清前路,他們需要的是另一種形式上的人生救援。孩子們的主教練指出,沒有合法身分,他們不可能當上職業球員。國際特赦組織和泰國網民促請泰國給予相關人士國籍。

獲救者平均清減2公斤

泰國衛生部督察東差昨稱,獲救球員平均輕了兩公斤,其中3人有輕微肺炎,但身心狀况相對良好,預計大多數人可在大約一周後出院,之後的康復療程料需約30天。東差說﹕「我要讚賞那教練,他照顧得球員很好。」

東差說的是25歲球隊副教練埃卡坡,他10歲時因疫症成為孤兒,12歲起曾在寺院修行近10年,其間也培養出照料寺內其他孤兒的能力。他為了照顧生病祖母才到這次出事的美塞。3年前眼見泰緬邊境山區的少數族裔貧童,愛足球卻玩不了足球,遂參與創辦野豬足球隊。他與主教練四出尋找贊助經營球隊,及用球衣、球褲等獎勵取得良好學業成績的球員,又抽時間協助培訓孩子,贏得孩子愛戴、家長稱讚。儘管如此,他卻不可能取得真正的教練資格,因為他是緬甸撣邦的無國籍泰魯(Tai Lue)族人,被泰國傳媒稱為「無國孤兒」。

教練為山區貧童創球隊

清萊府美塞位處橫跨泰國、緬甸、老撾的毒品罪惡溫牀「金三角」心臟地帶(見圖)。《紐約時報》報道,除了埃卡坡,受困的野豬足球隊員中,另最少有3名球員是無國籍少數族裔,像16歲邦猜、14歲蒙高,及憑藉英語能力成為隊友與救援潛水員溝通橋樑的14歲少年阿杜。

初中二年級學生阿杜來自緬甸佤邦一個貧窮文盲家庭,其父母期望他靠知識改變命運,加上他的家鄉充斥毒品走私和游擊隊戰鬥問題,遂在阿杜六七歲時,父母就越境送他到美塞一間教堂,請牧師夫婦照顧他。這些年來,阿杜藉着參與教會活動與校內的東南亞研究中心,能講佤文、緬甸語和泰文外,還能說普通話和英語。他愛踢足球,也能彈結他和鋼琴,且憑着學業和體育的優秀表現,可獲免繳學費和午餐費。同校有兩成學生跟阿杜一樣沒有國籍,另合計有五成學生是少數族裔。校長說﹕「無國籍孩子都有希望出人頭地、奮鬥向上的精神。」

國際特赦泰網民促准入籍

聯合國難民署表示,目前泰國約有48萬人屬無國籍人士,且以緬甸種族衝突的受害者為主。人權組織表示實際人數可達300萬,相當於泰國總人口的4%。由於沒有合法保障,他們容易為不法分子所利用或被販賣等。

球隊主教練諾巴拉德說﹕「取得國籍是這些孩子的最大希望……過去,這班男孩要離開清萊出賽都有麻煩。」他稱,因為缺乏身分證明,他們雖然獲英超球會曼聯邀請也不可能前往,也不能當上職業足球員。

國際特赦組織泰國分部的蓬本(Pornpen Khongkachonkiet)說﹕「洞穴男孩事件應提醒泰國,給予無國籍者國籍。」泰國網民也有類似呼籲。泰國政府已經矢言要在2024年之前結束國內相關人口無國籍狀態,不過具體解決方法未明。在野豬隊球員生活的清萊地區,學校已闢設無國籍登記處。不過阿杜和埃卡坡都非泰國出生,未必符合申請入籍資格。

(綜合報道)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