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死車禍與死神擦肩 難忘「人頭在面前」 七旬生還者﹕想救無力救 鬱結纏一世
2018/2/14

【明報專訊】上周六大埔公路九巴車禍奪去19人生命,傷者之一的72歲陳伯憶述事發經過猶有餘悸,他說每當合上眼睛,腦海都浮現意外現場,「巴士站旁有個人頭在我前面,我救不到他」。眼睜睜望着一具具屍體被抬出,他難忍男兒淚,「這種鬱結一世都解不開」。陳伯留院3日後,昨日在家人陪同下回家團年。

政府昨晨就九巴車禍下半旗致哀,另旅發局表示年初一的花車巡遊如期舉行(見另稿)。

72歲的退休地盤工人陳國祥(音譯)在車禍中撞傷頭部並留有血塊,頸部肌肉亦拉傷,他連日來屢次嘔吐,要注射止嘔針紓緩,留醫威爾斯親王醫院3日後,昨午在家人陪同下出院,回家團年。回想事發經過,他仍泣不成聲。

巧遇馬迷朋友換位坐 避過一劫

陳伯說近年熱愛跑馬賽事,「每當沙田有跑馬都會入場」,事發當日,他乘搭872號九巴由馬場回家。他平日習慣坐在上層左邊,但當日遇到馬迷朋友,遂與對方一同坐在上層右邊座位,因此與死神擦身而過。

陳伯說事發時正在查看孫兒傳來的短訊,突然「車頭趷起,之後架車就甩尾」向左翻側,左邊座位的乘客跌出車外,車身一度反彈再墜地,跌跌撞撞後,陳伯稱失去知覺逾10分鐘,蘇醒後目睹車內一片血肉模糊,「我爬出車時成身鮮血」,但他有傷在身,想救出傷者亦無能為力。

車頭趷起翻側 反彈再墜地

「每當我合上眼,都會想起那個情景的人頭,無法忘記。」陳伯難忍傷痛,在妻子面前留下男兒淚。陳伯說當時坐在巴士附近等候救援,「巴士站旁有個人頭在我前面,我救不到他,心情好難過」,即使已能出院,傷痛仍揮之不去,「這種鬱結一世都解不開」。陳伯又說意外後不敢再去馬場及乘搭巴士。

傷者家屬憂無法追責 不敢取九巴慰問金

陳伯與妻育有一子一女,妻子形容陳伯是好丈夫,「好驚突然失去老伴」。她早年曾中風,獲陳伯悉心照顧,甚至主動每日到街市買菜。她說丈夫每晚準時6時半回家,惟當日久久未見其蹤影,電話亦未能接通,其後兒子得知發生車禍,隨即趕往現場。她形容兒子見到滿地屍體「面都青晒」,得知父親不在死者名單才稍稍放下心頭大石。

留醫威院深切治療部的蔡錦棠(音譯)胸骨斷裂,插傷肺部及脾臟。他當日與朋友同行,惟兩友人在意外中喪生。另一留醫ICU的姓李男傷者,其家屬表示不敢領取九巴發放的慰問金,擔心事後無法追究責任,會與律師跟進事件。九巴意外當晚曾表示,對各受影響家庭發放每戶8萬元慰問金,並協助保險索償。

車禍造成19死60多人受傷,截至昨午5時,32名傷者仍然留院,當中5男危殆,5男嚴重,22男情况穩定或滿意。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9181 4676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