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特朗普唯恐天下不亂 中東霸權爭逐起風雲
2017/12/8

【明報社評】美國總統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惹來國際社會反彈,歐洲和中東盟友紛紛反對。耶路撒冷歸屬是中東最敏感問題,特朗普力撐以色列,唯恐天下不亂,令以巴和談壽終正寢。特朗普一改數十年華府中東外交立場,為競選承諾「找數」是因素之一,惟亦與「後ISIS時代」中東霸權爭逐有密切關係。特朗普不按牌理出牌,為國際地緣政治形勢增添不少變數,不過其一意孤行作風,勢將進一步削弱美國全球領導地位,所謂「美利堅治世」(Pax Americana)可能已走向盡頭。

承認耶城為「以國首都」 華府撐以色列抗伊朗

猶太教、伊斯蘭教和基督教均視耶路撒冷為聖城。耶路撒冷歸屬問題要由上世紀初說起。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英國佔領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大量猶太人湧入。二戰後西方列強將巴勒斯坦土地一分為二,讓以色列立國,引發第一次中東戰爭,戰爭後耶城分為兩半,西邊屬以色列,東邊歸阿拉伯人控制。及至1967年中東戰爭再起,以色列佔領約旦河西岸、加沙地帶和東耶路撒冷等巴人地區。以色列一直視耶路撒冷為首都,惟不獲國際承認;巴勒斯坦人力爭立國,亦希望以耶路撒冷為都。1993年,美國斡旋以巴締結《奧斯陸和議》,希望解決以巴衝突,最終讓巴人立國,耶城歸屬成為日後和談核心議題。

美國國內舉足輕重的親以色列勢力,一直要求華府承認耶城為以色列首都,將美國大使館遷往當地,惟華府若要斡旋以巴和平,必須恪守中立。由1990年代的克林頓,到21世紀的小布殊和奧巴馬,都奉行「不承認不遷館」,今次特朗普一改前朝外交政策,支持以色列,等同放棄斡旋以巴和平的角色,為中東局勢添煩添亂,不僅可能觸發新一輪以巴暴力衝突,極端伊斯蘭武裝分子亦可能趁機發動更多恐怖襲擊。

特朗普競選總統期間,答允承認耶城為以色列首都,換取猶太裔富商及親以色列勢力支持。特朗普今次決定,「找數」味道甚濃,不過若從中東博弈新形勢的高度觀察,亦非無迹可尋。

過去30年中東局勢變化巨大。蘇聯瓦解後,美國挾波斯灣戰爭勝利餘威,推動以巴和平,企圖將以色列和阿拉伯陣營盡攬麾下,孤立伊朗和伊拉克,在區內貫徹「美利堅治世」,意即建立一套以美國利益為核心的國際和平秩序。然而踏入21世紀,以色列右翼抬頭,以巴和談膠着。美軍入侵伊拉克,不僅未能鞏固中東霸權,反而自陷泥沼,伊朗趁機擴張。奧巴馬在任8年,一邊致力從中東戰局抽身,一邊調整孤立伊朗政策,不過利用阿拉伯之春變局擴張勢力卻未見成果,反而助長「伊斯蘭國」(ISIS)崛起。

特朗普不按牌理出牌 地緣政治角力添變數

刻下ISIS末路窮途,各方都在盤算「後ISIS時代」。綜觀中東廿載變局,五大趨勢包括﹕‧伊朗勢力抬頭,挑戰美國中東霸主地位;‧以色列右翼當道,以巴和談名存實亡,美以關係倒退;‧阿拉伯多國陷入紛擾戰禍,沙特成為龍頭,與伊朗勢不兩立;‧美國透過外交(斡旋和談)和軍事手段,均未能在中東確立「美利堅治世」;‧俄羅斯「重返中東」,隱然與伊朗和土耳其建立起戰略合作關係。現今美國就算想在中東擴大「團結面」,也很難如願,不想增兵又要維護霸權,最現實的做法,還是回歸基本,與區內最強盟友以色列和沙特加強關係。

時移世易,以巴和平進程對美國來說,已沒有多少政治利用價值。今年來,美國中東政策明顯以力挺沙特和以色列為核心,壓制伊朗成為三國共同利益。雖然沙特與以色列仍無邦交,可是近期兩國關係明顯升溫,以色列甚至願與沙特分享伊朗情報,這在廿多年前根本難以想像。阿拉伯民眾仍然同情巴人,可是對沙特等區內親美的專制政權來說,他們現在最關心的已非巴人福祉,而是對付伊朗,以巴矛盾在中東地緣政治重要性已顯著下降。

姑勿論特朗普是否真有看通中東全局的政治智慧,還是只着眼軍火銷售利益甚至個人私利,然而他不按牌理出牌,承認耶城為以色列首都,無疑令人關注,未來他處理朝鮮核威脅等地緣政治危機時,會否同樣出其不意,這對於中俄等國家,是一個很大的不確定因素,潛藏不少風險。

特朗普的中東新政策,明顯是一場政治賭博,美國全力擁抱沙特以國,俄羅斯在中東將有更多外交空間合縱連橫;美以沙特與伊朗角力益趨熾烈,也容易擦槍走火。美國著名政治學者羅斯科夫(David Rothkopf)指出,小布殊、奧巴馬和特朗普三任總統政治立場迥異,可是三人的外交政策,均不約而同是「得失盟友,益了敵人」,導致美國全球領導地位日削月朘,二戰後美國致力在全球建立的「美利堅治世」正走向末路。特朗普今次冒天下之大不韙,難免進一步打擊美國全球領導角色,長遠有可能「因小失大」。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