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死亡報告 安撫遺屬 警隊屍王 看顧生死
2017/12/4

【明報專訊】本港現時每個警區均有1至4名俗稱「屍王」、專門為無刑事成分的死亡案件撰寫報告(見另稿)的雜項調查隊隊員。「屍王」日常工作不但需要進出殮房,為無法辨認身分的屍體套取指紋,亦需與死者家屬會晤,錄取口供排除疑點,過程中既要體諒家屬失去至親的悲痛,也要盡快完成手上的積壓個案,交由死因裁判官判定有否可疑,及早給家屬一個交代。

「屍王」之一的牛頭角分區雜項調查小隊警長岑德聰,曾接報有公屋單位傳出強烈臭味,有20年前線經驗的他到達門外已深知不妙。他稱:「有個婆婆應門讓我們進去,但一踏進去已經看見屍蟲在他丈夫腐爛的屍體上亂爬,那個畫面至今歷歷在目。」岑憶述,年逾80的老婦原來患有認知障礙症,「丈夫死去多天,她一直照常煮飯和看電視」。岑稱,除調查案件有否可疑,亦即時通知家人照顧老婦。

感同身受 與遺孀一起哭

另一「屍王」是加入警隊兩年的青山分區雜項調查小隊警員盧世華,他曾處理一名患有失智症的失蹤男子案件,「死者住在九龍區,卻在屯門區的荒山野嶺尋回他的屍體,幸身上有身分證能確認身分」。盧稱,從死者妻子口中得知,其丈夫兒時住在屯門,相信他是回去時遇意外失救,並已經失蹤3至4個月,「我感受得到丈夫對她很重要,打擊也很大,我和她當場哭了出來」。盧續稱,死者太太多次致電追問調查進度,故完成報告後立即通知她,「讓她可以放下心頭大石」。

倒杯水拍膊頭 定家屬心神

「屍王」工作經常面對生死,亦改變了兩人待人接物的態度。盧世華不諱言「人有行完的一天」,父親過世後才發覺一直很少花時間陪他下棋和看電視,「現在假日會盡量抽時間,多陪母親上茶樓和逛街」。岑德聰則稱,每當家屬提及死者的生活點滴,「講到深入已經會落淚,其實倒一杯暖水、拍一拍膊頭,給他們一張紙巾,已經可以鎮定他們的心神」,他希望多走一步開解家屬,「離開傷痛」。

出入殮房助辨身分

儘管「屍王」的工作以撰寫報告為主,但遇上無法辨認身分的屍體,也需要到殮房為屍體套取指紋或打腳印,有時候甚至需要請求法醫及鑑證科幫忙,從死者身上抽取手指皮、牙齒,以及頭髮等確認身分,以便通知家屬。另外,「屍王」一職要求不低,除需文書及語言技巧了得外,也需表現細心及有同理心,「能體恤家屬情緒,非單純完成報告」,並需通過內部品格審查。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