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課﹕小小電影人 吵出團隊精神 好玩教育營 開cam學溝通
2017/7/18

【明報專訊】「這個故事教訓我們……」看電影後領略人生的大道理,相信很多小朋友都感受過。如果親身參與拍攝,獲益又會否更多?有機構就為中小學生舉辦電影生命教育營,學生自行製作微電影,一手包辦編導、演出、剪接等。電影新手們意見多多,甚至爭吵不斷,但正是這個過程,讓他們學懂溝通與合作,上了成長中寶貴的一課。

文︰李樂嘉

圖︰蘇智鑫、受訪者提供

近年備受重視的生命教育,展現形式愈來愈多元化。其中香港基督教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旗下的學校教育部,就推行了優質生命教育發展計劃,着重以電影作為媒介,向孩子灌輸正面價值觀。

代入角色 啟發自主思考

計劃幹事陳穗解釋,不論兒童及青少年,人生經驗都不多,但隨着電影劇情的發展,孩子的經歷也豐富起來,「看電影時,孩子通常都會代入主角的處境,他們會想,如果遇上跟主角同樣的事情時,自己可以如何面對?應該怎樣解決困難?相比起說教,電影生命教育包含了學生的自主性,讓他們自發去思考,自然會更深刻」。

除了觀賞電影外,學習電影製作也是生命教育其中一環,因此這計劃今年邀請了不同中小學參加電影生命教育營。早前一班亞斯理衛理小學、大埔循道衛理小學和循道學校的小四、小五生便入營,在短短兩日一夜裏,製作出完整的微電影。

大部分入營的同學都沒接觸過電影製作,劇本、拍攝、剪接……幾乎一切從零學起。分組後,每組的同學都分好導演、編劇、美術指導、剪接、攝影師、演員等多個崗位,便速速學習製作技巧。

導師預先將教學內容拍成短片,每個同學按照自己的角色,看相關的片段及閱讀筆記,有問題就即場向導師提出,再輪流向組內其他同學匯報。之後,微電影的製作正式開始,先由編劇結合組員意見,制定情節和對白。劇本須以多啦A夢的法寶為主題,並要滲入生命教育的元素,傳達有意義的信息。

大雄應受罰?度橋拗不停

組員來自不同學校與背景,不止是初次合作,更是第一次見面。電影生命教育統籌主任林秋霞(Sharon)直言,早已預料同學之間會出現紛爭,甚至樂見其成,「在這個營裏,我容許同學意見不合和吵架,因為溝通合作、解決衝突,都是生命教育一部分」。

果然,紫組在編劇階段就已經爭執不斷。他們的故事講述大雄每用一次隨意門,壽命即會縮短,表達出凡事都要負上後果的道理。但組裏有人覺得大雄貪玩,有人則認為他是為了逃避欺負才使用隨意門;有人想給大雄機會,悔過後能回復正常壽命,又有人想增加驚險場面。

其他組完成劇本後,紫組組員還在各執一詞,後來Sharon叫同學逐段情節投票,看看哪些值得保留,「他們本來不想聽對方意見,甚至想放棄拍攝。後來卻透過投票,整合出一個故事,大家不禁都拍起手來,也明白到互相聆聽的重要」。

完成劇本,導師又覺得劇情合理,總算成功過關。美術指導便去借衣服、假髮等道具,並在營裏找尋合適的拍攝場地。但拍攝期間,紫組又吵了起來,擔任導演的小四生周祉嫣分享說,有個男生搶盡了其他人的工作,明明由導演發號施令,他卻會自行叫「cut」,又拿了攝影師的iPAD來拍攝,「其他同學都感到不滿,我也不知該怎樣做」。

踩過界包攬工作 拍攝陷停滯

因為爭吵的關係,每個鏡頭都要拍30分鐘,大大拖慢進度。這時導師再次介入,「導師叫我們想想這男生的感受,我才想到他可能很委屈,因為他為小組着想,我們卻抱怨他;同時男生也承認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自此祉嫣明白到,要跟人好好相處,必須照顧別人的心情,意見紛紜時更要想方法達成共識。

小導演︰學懂放膽下決定

作為全場唯一女導演,祉嫣個子小小,聲音也小,「其實我一開始選做導演,是以為只需要舉『action』牌,後來才知道導演手握大權,又要帶領大家」。她起初連大聲給指示都不太敢,但眼見小組進度落後,便決定放膽叫「cut」,每當組員出現不同意見,她也敢於下決定。

拍攝過後,最後步驟是要為片段剪接,紫組只剩下一小時,全部同學都圍着剪接師,隨時提供意見和幫忙,「結果我們得到最佳編劇獎和最佳剪接獎,我也得到專業精神獎,是一個個人獎項。雖然見到大家吵架,心裏感到害怕,但最終覺得好開心」。

Sharon笑言,相比之下,橙組就顯得和諧得多,但同樣有得着,「他們的故事裏有一幕,飾演媽媽的女生要拍枱,責備孩子成績差,由於拍了很多次,她的手都紅腫起來」。其他組員一直都沒有察覺,直到女生忍不住想哭,大家才留意到她的需要。擔任導演的同學知道後,立即將拍攝場地換成沙發,劇本也由媽媽拍枱,改成用手指指着孩子責罵,「他們知道要照顧同伴,也願意放下手頭工作,以關心組員為先,很值得欣賞」。

至於橙組的小五生王棨,就體會到團隊精神的重要,「我負責編劇,寫劇本不像作文,要考慮的事情細微得多,包括肢體動作、表情等,否則演員就沒有足夠指示,把故事演繹出來。我覺得很困難,幸好組員都樂於給意見,而且很民主,凡事都一同投票來決定,分擔了我的壓力」。

剪片欠溝通 白費心機買教訓

到了第二天,橙組的剪接尚未完成,他一早起來剪片,卻完全派不上用場,「其實我不是剪接師,只是太心急便自行去剪片。但負責剪接的同學,原來早在拍攝時就想好如何剪輯,他的考慮比我周詳得多,所以最後決定由他重新剪過一條,效果也真的好得多」。

他坦言,決定重新剪接後,本來有少許失望,「畢竟一整個早上的努力都白費了,但見到更高質素的製成品,便感到好開心,也知道行動前,應該跟組員好好溝通」。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47期]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