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新聞資訊 少數族裔如困圍牆中
2017/2/10

【明報專訊】有人築阻隔的牆,有人修連接的橋。美國新任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一上台便簽署行政命令指示興建美墨圍牆,又限制來自七個伊斯蘭國家的人民入境美國。在香港,有穆斯林組織卻嘗試為少數族裔架起通向社會的橋樑。

「醫管局去年底建議將急症室收費由一百元增至二百二十元。」如果今天有人告訴你這個消息,你或者會說早就聽過,新聞都變「舊聞」了。但對於香港的南亞裔來說,不少人是聞所未聞。

香港伊斯蘭青年協會(HKIYA)最近舉辦三分鐘新聞短片製作比賽,目標參賽者不必是穆斯林,須以印地語(Hindi)、烏爾都語(Urdu)、尼泊爾語(Nepali)報道香港本地新聞。這三種語言分別為印度人、巴基斯坦人、尼泊爾人的主要語言。在看這篇中文文章的你,也許對這些語言感到陌生,反過來,中文對少數族群可能亦同樣陌生,語言問題搭起了他們與社會之間的一道高牆。

HKIYA主席Zaiq Ali是在香港出生的巴基斯坦裔,這位註冊社工的廣東話頗為流利,偶爾才說一兩句英語輔助。他說,看電視新聞也不能完全了解內容,「我說話的時候能遷就自己的(廣東話)程度去講,但新聞的程度太professional,語言太advanced,好多字我們未必明」。識聽未必識講,識講又未必識讀,這個道理,在香港中小學讀英語的學生們應該非常明白了。

沉默而隔絕地生活 求醫也困難

根據香港政府二○一一年的人口普查數據,居於香港的印度人、巴基斯坦人、尼泊爾人分別有35.3%、59.8%及48%以「廣州話」(Cantonese)作為「慣用語言/其他語言/方言」,英語的相關比率則約八至九成(「慣用語言」指在家中日常交談所用的語言;具備使用其他語言/方言的能力 ,則定義為可與人簡單交談)。也就是說,他們當中有近半或過半人無法以廣東話溝通,約一成人不諳英語。更有一群人,兩種語言都無法掌握,在這個喧鬧的城市中沉默而被隔絕地生活。

周五是伊斯蘭教的「主麻日」,是教徒到清真寺做禮拜的日子。在灣仔愛群道的清真寺,可以碰上很多巴基斯坦裔的穆斯林。近六十歲的Afrida Begam帶着三個小孫女來到禮拜殿。Afrida的廣東話幾乎聽不出其他口音,不過談到住在黃大仙的鄰舍中有中英不通的主婦,與自己約十八歲來港時的窘境相同,她也嘆「唔識中文好困難啊」,說這名鄰居看醫生會拜託她陪伴,她們亦會相約購物。

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工作系講師、青年研究實踐中心研究員陳炳坤說:「對一些中英文都有很大障礙的人來說,他們每天的生活環境就是在家中,可以完全不理外面世界發生什麼事,有問題時只能透過自己的人際網絡處理。香港有什麼類型的社會服務,他們也不知道。」

陳炳坤稱,香港有烏爾都語報章,是一份名為Jang的周報,亦有尼泊爾語的周報,不過所謂「周報」,不一定如期出版,內容也多是巴基斯坦或尼泊爾的新聞,及一些宗教信息,本地新聞闕如。在港尼泊爾人亦有製作網頁hknepal.com,主要內容同是尼泊爾新聞。香港電台Radio 3每周有一小時的尼泊爾語節目,部分電視節目也設尼泊爾語字幕。至於在香港的印度人則較富有,生意人較多,這些較精英的一群能夠看英文媒體,但長留在家的婦女不諳英語,接觸不到資訊。

依靠「小圈子」資訊 易誤解消息

他認為,危險的是少數族裔對資訊「知啲唔知啲」。巴基斯坦年輕人在facebook開設專頁HK News Update,轉載本地中文媒體的新聞片段,附有英文翻譯。他留意到有關急症室收費增加的內容很受關注,分享的人不少,但與HKIYA的義工談起,卻發現很多人不知領取綜援者不受影響,因此惶恐,產生不滿、憤怒,「錯誤信息在他們之間不斷流傳,即使想知道事實,也找不到渠道」。

陳炳坤說:「這群人長期被擺埋一邊,他們不理社會,社會也不理他們,有事就靠自己的圈子,如婦女和宗教組織解決,這不是一個理想狀况。如果了解到香港發生的事,其實是關自己事,他們就會想,有需要時我是否也應該發聲?」

社會多數與少數之間最遙遠的距離,不是語言障礙,是「唔關我事」的心態。

在灣仔的清真寺內,記者與幾個老人家攀談,雖然他們的母語是烏爾都語,都會主動說「同我講廣東話啦」,然而問起有沒有看香港的新聞,他們也尷尷尬尬,「唔多睇」。後生一輩呢?十五歲少年Azhar Iqbal說自己多看facebook,關心美國新聞多些,不常看香港新聞,父親工作緣故回家已晚,不看新聞。

培育採用南亞裔角度新聞團隊

HKIYA司庫及公關主任Sharifa Leung說:「他們很多人在自己的comfort zone,香港人也是,要搵食,邊得閒睇咁多嘢,低下層根本無時間,有飯開就得,什麼政策也好,一國兩制、一國一制也是這樣生活。」

剛升上科大的Hameed Nuaim是印度裔,三歲來港,他以英語受訪,說父親也會看《南華早報》、The Standard,但母親不太聽得懂英語,有時他會在看新聞時為母親翻譯,「她應該知道香港政府在做什麼,因為社會上發生的每件事都會影響到家庭,膠袋徵稅,他們也該知道為何而徵」。

就如社會熱論全民退保,陳炳坤說少數族群不知不理,事實上與自身息息相關:「他們很多收入低,退休後可得到的強積金很少,最終可能要申請綜援。又有些婦女因為族群文化不鼓勵她們在社會工作,不會有強積金,年邁時要靠家中或綜援支援生活。如果有全民退保,他們不用被標籤『咬老綜』,可以獲得人人都有的資源。」

拆牆築橋,原是雙向的。比賽要求片段須加上英文字幕,也希望培育能夠以南亞裔角度報道新聞的年輕團隊,讓多數人聽見少數的聲音。

別將自己觀點當作唯一觀點

陳炳坤說,「本地新聞會用香港本地華人的角度去看事件,對於南亞裔來說,角度未必與他們相同。例如南亞裔犯罪、斬人事件,會將南亞裔標籤成犯罪分子或受助的一群,『他們貧窮,要享用我們的福利』」,「(比賽)影片以南亞年輕人的角度出發,本地人可以知道他們的想法,不是說看過後要認同,起碼知道對方的觀點」。

翻閱facebook專頁HK News Update上對新聞的翻譯,和香港主流媒體的陳述有一點點不同:「一名華裔男子被捕,疑試圖以老鼠藥殺兩子女」、「粉嶺女童死亡案,印度裔母親被捕」、「片段顯示,具印度裔特徵、貌似醉酒的三名男子,向一個香港華裔家庭大叫挑釁」……

陳炳坤說:「大家有自己的觀點,沒關係,但不要將自己的觀點當作唯一的觀點,當作存在的事實。」

關於特朗普的入境禁令,從大學生Hameed的視角出發,是一個有趣版本。他說禁令有好有壞,穆斯林以往到機場都要經過非常嚴厲的檢查,不過禁令發出後,現在穆斯林一到機場,卻獲人們擁抱相迎。新聞報道說擁抱他們的,是久等相聚的家人,不知當中是否也有互不認識的人,不過Hameed為此下了個美麗的註腳:「一些人的恨,帶來了另一些人的愛。」(Because of some hateness of some people, it actually leads to the love of the other people.)

文:曾曉玲

圖:曾憲宗、曾曉玲、受訪者提供

編輯:蔡曉彤

culture@mingpao.com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