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go Naoko 日籍畫家帶流浪貓泊港
2017/2/7

【明報專訊】日籍插畫家Mango Naoko,是博客和臉書專頁「鴛鴦茶餐廳」的網主,她懂看中文,能說國語。五年前,跟着丈夫一起移居香港。筆下那群造型呆萌的貓咪和小狗,是她適應香港這個「很特別的城市」的重要伙伴。中文和繪畫都是她自學的,只為追求純綷的興趣, 卻由此發展出奇妙的人生之旅。

這天相約Mango在咖啡室見面,記者到達時,她在教授水彩畫,正跟兩名學生靜靜地邊聊邊畫,一副印象中的日本女性模樣。一晃身,蓄着短髮的Mango已利索地收好桌上的畫具,轉過身來打招呼。

「Mango Naoko是在網絡上使用的名字,因為我特別喜歡台灣那種碩大橘紅的芒果。」她笑着解釋。「Naoko則是日本名字的拼音,我跟亞洲人非常熟悉的宮崎駿同姓。」

Mango出生在茅崎市,一個離東京市中心約60公里的沿海市鎮,和父母妹妹同住,在一個尋常四人家庭長大;一家都很愛貓,最經常的活動就是拿着罐頭,餵飼街角處的流浪貓。

投身劇團 放棄主流人生

小時候,喜歡看話劇的媽媽總帶着兩姐妹出入劇院,就這樣,Mango對這門藝術發生興趣,幻想自己站在舞台上的模樣。中學階段她年年參加話劇學會,申請大學時,選擇了日本大學藝術學部的演劇學科(戲劇學系)。

愛好發展為職志,要考慮的就現實多了。在日本,修讀藝術等於放棄一條主流人生的道路,畢業之後,也很難在企業當上會社員(白領),過安穩的OL日子。「在藝術行業工作,薪金的確比不上商界啊,不過當時我意志堅定,非進不可。」Mango解釋。幸而父母尚算開明,在一番認真的溝通後,接受了她的決定。

表演藝術的興趣不限於話劇,課餘時她努力打工掙學費,跟老師學習日本舞和弦樂器「三味線」。畢業時,一直兼職的劇團剛好有空缺,於是Mango順利成為全職員工,負責為影迷策劃優惠,舉辦活動。「劇團四季」是日本數一數二的獨立劇團,以演出具有日本元素的西方音樂劇聞名,劇目包括《歌聲魅影》、《獅子王》等。

沒成為演員,不覺遺憾嗎?「不會啊,一個偌大的劇團有不同崗位,我們是團隊。」Mango認真的回答。日本人着重的集體意識和團結精神,一下子表露無遺。「我倒覺得,當興趣成為工作,那份愛好反而變得沒那麼純粹。」這份工作她做了七年多。

愛上中文 遊港邂逅丈夫

一次和家人遊台灣,讓Mango愛上了寶島的風土人情,特別是那份濃厚親切的人情味,於是放假時總飛到台灣,從北到南的玩好幾遍,也因此對中文產生興趣,情况跟香港人一有空便到日本「探親」差不多。「日本很少來自台灣的老師,多半是內地來的,最初我學的是簡體字,但語言多看多說就會懂。」為了把握練習中文的機會,對台灣茶情有獨鍾的她,旅行時寧願不跑景點,反而選擇待在茶店,跟老闆和客人東南西北地聊一個下午。

愛聊天還能造就一段異國情緣。Mango有一次到香港旅行,朋友安排一位懂說國語的香港男生充當導遊,兩年之後,這位吳姓男生成了她的丈夫。「我們是遠距離戀愛,結婚之前都分隔兩地,大部分時間靠MSN聯繫。」Mango微微一笑。吳先生的語言天分高,留日工作時僅用一年半就考獲日本語能力試驗最高程度N1級。

文化上的差異會引起衝突嗎?「真沒怎樣吵過架呢﹗我覺得香港男生比較貼心,願意分擔家務,幫忙照顧孩子。」Mango想了好一回道。「至於日常相處,老公一直強調﹕『要將自己的想法說出口,別憋在心裏。』但日本人即使不太喜歡某樣事情,也習慣說『挺好啊﹗沒問題』。」這對不習慣將個人意願宣之於口的日本人來說,其實很難,須慢慢習慣。「反而因為國籍不同,彼此不熟悉對方的傳統文化,大家更願意包容和體諒。」

最愛舊式茶記紅豆冰

「不少日本人對香港的印象,仍受90年代風靡亞洲的功夫和黑幫片影響。」2009年,偶爾來港的Mango開設博客,分享日常生活和中港美食,寫下她眼中的香港人和事。「起名『鴛鴦茶餐廳』,是因為鴛鴦是一款把咖啡和奶茶混合起來的飲品,代表着兩種文化的融合;而我覺得茶餐廳是香港獨一無二的,食物種類包羅萬有,中餐西餐輕食樣樣俱全,還有我很喜歡舊式茶餐廳的裝修設計。」她最愛的港式美食,是紅豆冰和西多士。

2012年,丈夫完成在日本的工作,二人決定回港定居,Mango正式開展在這個「很特別的城市」的生活。怎樣特別呢?「香港的公共交通工具非常厲害,港鐵巴士都是幾分鐘一班車,深宵回家還有小巴。」

她說在日本,很多路線的班次要等廿分鐘到半小時;在茅崎市,不少打工仔須乘搭兩小時火車往來東京上班,每天花長時間在交通上是等閒事。香港有着其他城市沒有的速度和便利。「不過在這兒住久了,現在班次晚點,我也會很急躁的埋怨『為什麼車還不來啊?』」

那有遇上深刻的事情嗎?Mango掃了掃手機,亮出一張照片,照片裏是一輛打開門的貨車,裏頭用鐵鈎倒掛着血淋淋的豬隻。「這是我在街邊拍到的,在日本,肉類在運到市場前已經處理好,我從來沒看過這樣一整隻的。」面對這類生活習慣上的差異,她一貫的做法是「接納它們的存在就好,不勉強自己適應和接受」。

繪畫流浪貓探索香港

五年下來,最讓Mango着迷的,是香港的舊式建築和傳統事物。她經常帶着照相機,走訪觀光點以外的地方,更自學繪畫,將照片裏有趣的景象繪下來。「初學時,集中畫一個物件就好,慢慢才繪畫整個背景;至於比例透視,反覆練習就能掌握。」她隨手掀開身旁的畫具。「我先以鉛筆和黑色墨水筆起稿,然後用水彩上色。這些固體顏料和儲水畫筆方便攜帶,沒有大家想像中那麼麻煩。」

筆下那群圓滾滾、造型呆萌的動物,有的是固定角色,是Mango在日本一直餵養的流浪貓。她打開畫本,指着其中一隻着了色的道﹕「我時常在想,貓咪們現在過得如何呢?」她會為畫中的貓咪和小狗擬好動作和對白,想像牠們在一個只有動物存在的香港裏生活,這邊還在屋邨大牌檔閒話家常,那邊卻跑到觀塘裕民坊逛街去了。Mango更無懼繁瑣的檢疫制度,把收養的兩隻流浪貓,從日本街頭帶到香港居住。

現在,生活自在的貓咪,陪伴Mango一起探索香港,她試過為慈善機構繪畫籌款曲奇餅盒,剛剛還到上海出席了一家港式餐廳的開幕展覽,遲些還會幫忙朋友在大澳的流浪貓之家繪畫壁畫……「我很羨慕貓咪的單純自然,每天過着踏實愉快的生活。」 

■Profile

Mango Naoko,七十後,居港日籍插畫家。畢業於日本大學藝術學部,移居香港五年。成長於愛貓家庭,現時收養了兩隻來自日本的流浪貓Runo和Zima,也是「鴛鴦茶餐廳」的網主和水彩畫老師。

文﹕陳芷寧

圖﹕受訪者提供

編輯﹕林信君

feature@mingpao.com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