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鴻霖:跨境空氣污染 埋下傷亡伏線
2017/1/10

【明報文章】台灣每年有約4200人因來自中國大陸的跨境空氣污染而死亡,中國政府必須正視因為高速經濟發展而造成的嚴重健康問題,否則將要承受失去現今經濟發展成果的風險。

近日中國多個城市再次被冬季霧霾籠罩,中國工廠與燃煤發電廠帶來的污染與健康問題再次成為焦點。

近年,台灣、日本、南韓紛紛抱怨來自中國大陸的空氣污染物,但由於缺乏直接數據顯示問題源於中國大陸,一直難以採取行動。

研究﹕台灣每年4200人因跨境空氣污染而死

然而,香港中文大學最新的研究結果顯示,台灣有22%(即每年平均4200人)的過早死亡個案,是由於中國大陸的跨境空氣污染而導致的。

這組爆炸性的數據,不僅為台灣遭受中國大陸跨境空氣污染的影響及規模提供了實證,從科學上來說,亦支持了中國鄰近國家正遭受中國大陸跨境空氣污染問題困擾的觀點。

跨境空氣污染問題代價高昂,似乎更成為了兩岸之間的一個重要事項。兩岸政府必須合作,以應付這個問題而引起的健康及環境問題。

但要從源頭減少由中國引起的跨境污染,需要在不同層次長期努力。中國空氣污染問題嚴重,除非找到持續並細緻的解決方法,否則可能導致國內的經濟以及生活質素倒退。

根據香港中文大學的研究顯示,中國每年約有87萬人因為戶外空氣污染而過早死亡,當中平均有18%是因為本土跨境空氣污染。在所有地區中,中國北部是問題的最大元兇,全國41%的健康問題都是由北方的氣體排放所引起的。

不應把生產總值作為唯一競爭指標

要鼓勵或迫使中國的地區政府正視和解決這個問題,有幾個可行的方法,例如中央把減少PM2.5(能攝入肺部的微細粒子)排放視為重點政績,便能激勵地區政府採取實質措施,有效地管制空氣污染。事實上,中國各個地區不應再把人均生產總值作為唯一的競爭指標,亦應為減輕空氣污染採取實質行動。

另一方面,中央政府可以向嚴重污染的地區徵稅,可有效地讓他們為自己的破壞負上責任。實行「污者自付」的原則後,全國的稅收可以被分配到受本土跨境空氣污染影響的地區,並投資於醫療資源上,用以治療肺癌、心血管問題及呼吸系統疾病等與空氣污染有關的疾病。

在增加資源治療空氣污染相關疾病的同時,稅收也應投放於科學研究上,研發出清潔的生產技術才是中國解決空氣污染的長遠之計。

簡言之,中國應該加強控制空氣污染問題,從而令各方都得益。這樣的政治承諾是最為關鍵的,因為國家正面臨複雜的挑戰,重工業發展雖然帶動經濟急速成長,卻衍生出無數的環境問題。同時,對於眼下發生的空氣污染,地區政府推行或不推行各個政策前,應該好好衡量得失利害。

了解跨境空氣污染及其對健康的影響,對國內以及國際性的環保措施發展,最為重要。這是一個中國政府應該面對亦有能力面對的挑戰。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助理教授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