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人訪問什麼人﹕我們需要什麼技術知識,抗爭場地在哪裏?——專訪港產哲學家許煜
2017/10/1

【明報專訊】2011年10月,在OC(Occupy Central,現在被媒體稱為佔領匯豐銀行)認識許煜。我在較早時期於營地短暫教授結他與非洲鼓,帶中學生到現場交流;後來他講禮物經濟時我已經不常出現,中間沒有連繫上來。過了一段時間,拜讀他的書評集《閱讀抗爭》、《佔領論——從巴黎公社到佔領中環》才整理出更清楚的輪廓。2013年,他共同主理的文化組織DOXA舉辦名為《後佔領:藝術、仕紳化、內戰》為期兩天的亞洲藝術/文化工業以及仕紳化的工作坊,邀請我講述觀塘工廠區的文藝生態。印象中其中一名(頗為挺資的)港大研究員發言後,許煜現場評價他「只說了一堆形容詞,根本沒有批判」,場面甚為尷尬。對我來說他不是一個「為搞而搞的學術人」,唔玩畀面遊戲,是真正在發問的哲學家。



如要讀取全文,按此訂閱或續訂明報電子報服務。
現有訂戶請按此登入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