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回首……他依然自責,他尋回平靜,他看到公道。
2021/1/10

【明報專訊】替梓樂急救 曾朗軒 談獲周爸安慰:「無得到抒解,係更加辛苦,因為I don't deserve……要一個由天堂跌落地獄嘅人安慰……我真的不值得」

周梓樂離世對很多人來說是椎心之痛。當日曾為他急救的少年,如今仍自責「有力而無為」。少年得到周父母安慰,對他而言是「要一個由天堂跌下地獄的人安慰一個重傷的人」,「我不值得」。而首名發現梓樂受傷的途人一年來隱藏自己,談及事發經過仍會牽動情緒,出庭作證成為一條療傷出路。

一年前,年僅16歲的曾朗軒在該處為重傷的梓樂急救,由「見佢手腳會郁、有咿咿呀呀」,到最終不治,他覺得自己「見到生命的消逝」。事後一段時間,他不停睡覺來逃避,他說自己當時「有力而無為」,「雖然好多人說已做盡,但我會問,有沒有東西可做得更好?」但他說不出具體可做什麼。

11月底朗軒出庭作證後,周爸輕拍他膊頭。別人眼中溫暖的一幕,但朗軒認為「好諷刺,要佢安慰番我」。他得不到抒解,「係更加辛苦,因為I don't deserve (我不值得)」。朗軒覺得是「一個由天堂跌落地獄的人」去安慰一個「只是重傷的人」,他再說一次「我真的不值得」。

庭上他憶述自己摸出梓樂有骨析、因腹腔反彈判斷他有內出血,語速快到記者要「摩打手」抄筆記。不過原來他出庭時好「淆底」,緊張得不敢直視研訊主任及裁判官。朗軒閉上雙眼,「將整個人帶回去一年前」,「當自己摸到(梓樂)」。

「作供一個多小時,覺得好漫長,好似講極都仲有好多問題,我覺得個人好震」。即使獲得裁判官讚賞,朗軒說受寵若驚,「但彌補不到我『有力而無為』」。他說事件已刻印在心,只期望情緒會隨時間淡化。

最先發現梓樂受傷 崔家朗 談對死因庭看法:「裁判官、(研訊)主任都好認真……尤其是裁判官,當初廣明苑影到(梓樂)墮下嗰刻,睇番新聞話,佢午飯時睇其他片段至發現(片段)……佢對待件事唔止工作咁簡單,真係出於對生命嘅尊重。」

另一名市民證人崔家朗是當日首個發現周梓樂受傷的途人。崔接受本報訪問時說事發後要進入停車場,「要控制自己呼吸,甚至有一段好長時間失眠」。一年來他隱藏自己,但由於感受到死因庭及周父的努力,故決定出庭作證。

「當我接觸(周)爸爸時,很詫異,第一件事他關心我,會否因此而會受到記者或不必要的滋擾」。崔首次跟周父母見面時,「周媽媽一直坐我身旁,當我情緒波動,她拍一拍我膊頭,握一握我手」。崔表示,出庭後他能以較平靜的心態重回肇事地點,「我想這個真是死因(聆訊)過後的改變」。

應周爸呼籲出庭 蒙偉傑 談對死因庭期望:「案審完,答案都一樣,就係周梓樂死咗,而最影響都係佢屋企人。查到咩原因,只係交代畀公眾。」

前年11月4日事發當晚,停車場熙來攘往,圍觀梓樂被急救亦有不少人。不過最終僅得3人自願上庭。首名自願出庭的證人蒙偉傑說坊間有「原告變被告」的先例,做證人可能反被控,為免影響妻兒生活一直沒出庭的念頭。除了出庭做證,他間中旁聽研訊,他認為死因裁判官自行發現關鍵片段一事「觀感上好公道」。他認為法庭今次示範了教科書式的嚴謹調查,「原來仲可以咁公道去做,比較難得,就好似獨立調查咁」。

明報記者 艾博瑜 余卓祈

(周梓樂死因研訊)

(反修例風暴)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