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祖堯:港檢疫鬆散 旅遊史欠把關 遭通緝兩人尋回 政府:考慮進一步行動
2020/2/13

【明報專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下,政府規定曾到內地的來港者要強制檢疫,但部分人未有全時間留在指定地點,措施實施首3日已有兩人不知所終。中大莫慶堯醫學講座教授沈祖堯接受本報專訪說,本港檢疫措施鬆散,正接受強制檢疫者仍可自由出入,當局對於入境者過去14日內是否到過內地亦詢問不足。沈又說,今次疫情較SARS更難控制,情况更令人擔心,對比起當年,今次社會氣氛不同,市民對政府信任較低,覺得要靠自己保護自己,故政府推出措施更困難。

明報記者 畢嘉敏

政府本月8日起實施強制檢疫,由內地抵港、及抵港前14日曾到內地者須家居隔離檢疫,但部分人抵港後沒全時間留在指定地點,政府於10日公布兩人失聯要發通緝令,其後在每日的疫情記者會一直沒交代進展,至昨晚才發稿稱警方已聯絡他們並錄取口供,政府會考慮進一步行動。

緬甸機上量體溫「嚴過香港」

沈祖堯認為,本港的強制檢疫措施鬆散,靠接受檢疫者自律並不可靠,「(入境者)接受家居隔離,但仍可以出來行來行去,這樣的隔離有無用呢?」他又指本港對入境者旅遊史把關不足,他日前曾到緬甸,周二(11日)回港,由於航班不是由內地抵港,他回港時不需填健康申報表,但非內地來港航班中,仍可有人在過去14日曾到內地,若有內地客到泰國旅遊再飛來港,已能避檢疫。相比之下,他飛抵緬甸仰光機場時,有穿著保護衣的人員登機為乘客逐一檢查體溫,「好像那邊的檢疫比香港更嚴格」。

指定診所應選偏遠地

政府計劃在各區設指定診所接收病情輕微的病人,但遭到居民反對,引發連場衝突。沈祖堯說,市民的擔心有原因,而政府亦應解釋得清楚一點。他認為,指定診所理想選址是設在較偏遠地方,例如度假村,若要設在市區,亦不應太接近民居、商場等人流密集的地方;此外,若指定診所會提供其他門診服務,則應將武漢肺炎疑似患者與其他求診者完全分隔,包括用不同出入口、患者在診所內走動的路線也不能有重疊,否則或會出現交叉感染。

沈估計,需半年至一年才有針對新病毒的疫苗,即使日後有疫苗,但若社區已爆發到一定程度,打疫苗速度遠低於病毒傳播速度,疫苗效用會很低,故有疫苗亦不代表可控制疫情。他又說,病毒傳染力和嚴重性有關,以往SARS和MERS患者徵狀較嚴重,故較容易堵截,但新病毒傳染力很高,患者未必有明顯病徵,難以察覺,故今次疫情更難控制,情况較SARS更令人擔心。

病徵輕較SARS難堵

政府失信措施難推

經歷過SARS一役,沈祖堯認為,現時社會氣氛與2003年很不同:「當時社會比較齊心,希望一齊抗疫、打贏這場仗,今日大家覺得要靠自己保護自己,對政府的信任度較當年低,故政府推行任何措施更困難。」他說,要打贏這一仗,各方都有責任,政府在堵截源頭、不讓更多染病者來港等方面責無旁貸,醫護有責任做好醫護工作,而市民亦有責任,若從疫區返港,有責任自我隔離。

指醫護士氣差 盼先同心抗疫

至於醫護工業行動,沈祖堯說,盼醫護可先同心協力抗疫,其他事之後再討論。他說,面對今次疫情,醫護士氣較SARS時低,除因裝備不足問題,亦因為政府源頭堵截做得不夠、全球感染新病毒的患者數目較SARS多,以及今次疫情勾起不少人對SARS的傷痛回憶。被問現時抗疫氣氛較當年差,會否感到失望,沈說:「不說了,大家有目共睹。」

(武漢肺炎)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