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監警前委員:仍未見7‧21指揮官 缺調查權成「掣肘」 嘆「不知怎向公眾交代」
2020/1/19

【明報專訊】反修例風暴持續逾半年,審視反修例衝突的監警會專案組成員之一、監警會前委員劉文文接受本報獨家專訪,透露審視6‧12事件後,專案組發現警隊內部溝通嚴重不足,但她承認處理嚴重投訴缺乏調查權構成「掣肘」,較難找出真相;其中7.21元朗白衣人襲擊市民事件是風波中港人最大心結,她說自己對警方當晚行動感到「匪夷所思」,但透露專案組成立逾半年,仍未面見涉事的元朗、八鄉指揮官,嘆謂「不知怎向公眾交代」。

她亦稱,隨着風波發酵,監警會需審視的警民衝突範圍不斷擴大,成員們一直盼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見政府無這意向感到失望。她批評政府不斷錯過可以修補政治風波的時機。

明報記者 何郁慧

近月投訴警方濫權指控不斷,特首林鄭月娥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委託沒有法定調查權力的監警會,審視去年6月9日以來反修例引發的連串警民衝突,但監警會上周突然以有司法覆核審視監警會工作權力為由,煞停原於下月公布的首階段審視報告。

稱部分警「火爆」 嘆「有些畫面很慘」

劉文文原任監警會宣傳及意見調查委員會主席,亦是審視反修例衝突的專案組成員之一。服務監警會6年的她,任期至去年底結束,她日前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認為有部分警員執勤時表現「火爆、暴躁」,有被捕人被制服後仍被警員粗暴對待。她慨嘆「有些畫面很慘,公眾很關注」,她舉例指8月11日銅鑼灣「爆牙少年」被制服後,有警員涉嫌在制服他後續以警棍毆打,「這些真的不妥當」。

投訴警方個案接踵而來,但監警會無調查權一直被詬病。劉文文說,過去認為監警會職權足夠,但經歷這幾個月風波後,發現無調查權確實構成「掣肘」。她認為未必需要全面的調查權,但處理嚴重投訴個案時,例如警員毆打指控,就需要有調查權,以便傳召警方及證人問話,「這樣他們不可不來,我們追查事件會更有效率,容易找出公道」,亦令受害人對監警會更有信心,願意提供一手資料。

6‧12揭警內部嚴重欠溝通

指揮官稱「睇唔到中信積咗好多人」

外界密切關注監警會的首階段報告,劉文文透露,就6‧9、6‧12及7‧1警方3日行動,專案組曾與去年仍是副處長的現任警務處長鄧炳強及6名屬港島的指揮官會面了解。她說6‧12最為關鍵,經審視後發現警隊內部溝通嚴重不足,各指揮官之間沒有協調,高層與前線亦缺溝通,釀成中信「圍困」事件。她指出,當日負責「煲底」行動的指揮官收到指令要朝金鐘中信大廈方向驅散,但該處正是民陣集會地點。她引述該指揮官聲稱「睇唔到中信積(聚)咗好多人」,而同時在龍匯道的另一指揮官又稱收到指令要驅散人群。她稱,相信警方早已「夾好口供」,「但我們信不信是另一回事」。

7‧1警突立會撤走 充滿疑問

7‧21對警行動感「匪夷所思」

另外,7.1當晚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大樓,原本守在大樓內的防暴警察晚上突然撤走,被外界質疑是警方的「空城計」。她表示,專案組對警方部署亦充滿疑問,但警方未能解答箇中因由。

公眾亦不停追究7‧21元朗站白衣人襲擊事件,但監警會首階段報告未能涵蓋。劉文文透露,專案組仍未面見涉當日行動的元朗及八鄉指揮官,故未掌握足夠資料。她說,自己對警方當晚行動感到「匪夷所思」,深明背負公眾期望,但無奈指出監警會職權很有限,反問:「我們如何找出白衫人問話?」她慨嘆「不知怎向公眾交代」,對此感到無力。

過去半年多警民衝突不斷,引發外界對警方行動的爭議,截至本月9日,監警會已接獲528宗須匯報投訴個案。監警會去年7月2日宣布成立由副秘書長(行動)梅達明統籌的專案組,主動詳細審視6月9日後各項大型公眾活動有關所有事實和情况。

(反修例風暴)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