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屢中催淚煙 攝記全身紅疹吞嚥難 96%受訪記者現呼吸道症狀 有人咳血
2019/8/10

【明報專訊】在反修例示威衝突現場,不少記者連番受催淚氣體所傷。八度採訪衝突的攝影記者Y全身出疹、吞嚥困難和連日肚瀉,晚上痕得難入睡,需用高劑量類固醇。有醫生於昨日發表本港首份催淚彈後遺症研究,指出7.28上環催淚彈清場後,96.2%受訪記者出現呼吸系統症狀,包括咳血。研究人員稱催淚彈後遺症未明,警方不應將香港市民當實驗白老鼠,應停止濫用化學武器。對於各界關注警方是否使用過期催淚氣體,警方昨稱無資料,又稱非「彈藥專家」不清楚過期會否對人體造成傷害。

研究員:後遺症未明 不應當市民白老鼠

走在前線的記者在警方發射催淚彈後,出現後遺症。在6月12日至8月5日曾8次採訪衝突的攝影記者Y昨向本報表示,每次接觸催淚氣體後兩三日都會肚瀉,「每日大便兩三次且大便稀爛,工作時都要即刻找洗手間」。他更自7月29日開始手臂現紅疹,即日求醫獲處方抗組織胺藥物,但至同月31日未好轉要再求醫,加塗類固醇藥膏。數日後紅疹再蔓延至頸、背、胸、腳等,既紅腫又痕癢,Y難以入睡、出汗時亦會感刺痛;Y於8月6日更出現咽喉腫脹、吞嚥困難,即日入院確診嚴重接觸性過敏反應,要注射類固醇、抗組織胺藥和腎上腺素,至今仍需服高劑量類固醇、抗組織胺藥和塗藥膏。

本報多名記者亦有不適,三度採訪衝突的記者A,每次接觸催淚氣體後均感呼吸困難,「每次中完(催淚彈)至少咳一星期,仲會咳到醒!」記者B亦稱,吸入催淚氣體後曾在現場嘔吐,其後兩三日氣管收縮,並感呼吸困難和食慾不振。

逾七成現皮膚症狀 有記者二級燒傷

急症科醫生鄺葆賢聯同3名香港大學醫科生、收集了超過170名記者過去兩個月接觸催淚氣體後症狀,初步研究發現7.28上環清場後,96.2%前線記者有呼吸困難、久咳和咳血等呼吸系統症狀;72.6%有出疹、發紅和痕癢等皮膚症狀,其中有記者出現二級燒傷;53.8%有持續流眼水、眼睛腫痛等症狀;40.6%有肚瀉、肚痛、嘔吐等腸道症狀。

團隊比較7.28和6.12清場後記者的腸道後遺症,7.28的相對風險較6.12高出1.6倍,在統計學上有顯著差別。團隊相信後遺症愈見嚴重,可能與警方發射催淚彈的數目和頻率、催淚彈濃度、發射多次所造成的累積傷害等有關。

研究成員之一、港大五年級醫科生黃卓鵬指出,有6.12被困中信大廈外的男子,接觸催淚彈後10日開始,連日持續咳嗽、氣喘,在連續兩星期間,隔日嘔吐,7月中向西醫求診後確診肺炎和支氣管炎,至8月初覆診仍有支氣管炎。黃表示,可見催淚彈後遺症可持續逾1個月,催淚彈引起各種後遺症的機理和持續時間未明,促警方不應將香港市民當做實驗白老鼠。

研究團隊質疑警方自2014年多番淡化催淚氣體的生理影響,聯同杏林覺醒、人權監察和民權監察發聲明,呼籲警方停止濫用化學武器、交代每場示威中使用的化武準確數量、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審視警方所用武力、由政府回應市民訴求平息紛爭、呼籲國際社會關注香港警方使用化武。

警稱非「彈藥專家」 不清楚過期彈是否有害

昨日警方例行記者會上,記者再問警方曾否使用過期催淚彈,港島總區高級警司(行動)吳樂俊回應,「無資料」不清楚警方過去有無用過期催淚彈,又稱這是「政策上的問題」。他僅承諾「會與同事和上級說明,盡快進行清楚的檢查,看看手頭上會否真的有(過期催淚彈),如有會作出相應安排」,但未提供向公眾交代的期限。他又說,自己並非「彈藥專家」,不清楚催淚彈過期會否失效或對人體造成傷害。

明報記者

(反修例風暴)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