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中國經濟新路向 安全發展內循環
2020/8/2

【明報社評】中共中央政治局上周四(7月30日)開會,決定十九屆五中全會10月召開,而五中全會的主要議題,就是制訂國民經濟第十四個五年規劃(簡稱十四五規劃)及2035年遠景目標,在制訂「十四五規劃」的指導方針部分,政治局會議罕見地強調「安全發展」的概念,這也為北京近期頻頻提及的「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作了註腳。可以預料,未來中國經濟的發展,將更加注重「安全」二字,而以內循環為主的發展態勢,既是形勢使然,亦是發展方向。

中美博弈衝擊政經

內循環主導雙循環

今次政治局會議依然認為,中國發展處於戰略機遇期,惟與過往不同的是,「機遇和挑戰都有新的發展變化」,包括「國際環境日趨複雜,不穩定性不確定性明顯增強」,故須「增強機遇意識和風險意識」。因此,會議在制訂十四五規劃的指導方針中,於以往「實現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的發展」的用語中,加入了「更加安全」;於以往「實現發展規模、速度、質量、結構、效益相統一」的用語中,加入了「安全」。可見,中央高層對於經濟發展的安全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這個安全,既是因新冠病毒疫情衝擊引起重視的人民生命安全,也是因中美全面博弈角力引起關注的國家政經安全。而這種安全的發展,促使中央提出「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而這新格局的主要基礎是「牢牢把握擴大內需這個戰略基點」。

早在5月14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首次提出「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以後,在習近平的幾次講話和中央正式文件中,又加上了「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的限定,實際上突顯了「內循環」在「雙循環」中的主導地位。

中國改革開放之初,曾滿懷熱情地投入「國際經濟大循環」,大力發展「兩頭(原料和市場)在外」的對外加工業,主要是因缺乏工業基礎和技術,人民貧窮,內需市場小,需要以加工業賺取外匯。隨着經濟發展,特別是在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WTO)後,中國的外貿依存度(對外貿易總額/國內生產總值)不斷升高,最高時達到65.17%,自2008年金融海嘯後有所回落,但仍在50%左右。近年,隨着國內民眾消費力提升,內需市場日趨暢旺;同時,國際間貿易保護主義抬頭,中國的外貿依存度已逐年遞減,2019年外貿依存度已回到1998年時的31.8%,因此,內需消費也成為中國經濟的關注焦點。

今年以來,新冠病毒疫情導致國際市場需求低迷,中美角力亦造成中國部分商品出口受阻,更突顯了內需消費的重要。疫情之下,中國經濟體現出較強韌性,第二季GDP增速由負轉正至3.2%。31個省市區上半年經濟數據顯示,沿海的廣東、江蘇、山東雖仍然穩居前三名,但以外向型經濟為主的沿海省份表現已遜色於內陸省區,按GDP增幅排名的前六名,分別是西藏、新疆、甘肅、貴州、寧夏、湖南,清一色是中西部省區;按城市計算,重慶市超越一線城市廣州,躋身全國城市第四位,而且是4個直轄市中經濟唯一正增長的,陝西省會西安市的經濟增速,則居全國副省級城市榜首。

疫下經濟中西部崛起

解決失衡內需潛力大

必須看到,中西部地區的經濟,早已不再是吳下阿蒙。而且內循環也不是閉關自守,重慶早年透過大規模招商,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筆記簿電腦生產基地;西安也吸引三星投資,建成內地最大的電腦記憶體生產基地;武漢則有全國聞名的汽車產業鏈,還進軍晶片記憶體產業;安徽合肥則成為繼北京、上海、深圳之後,第四個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東北、西北和西南是中國糧食和能源產區,也是新的對外通道,如新疆連接中哈油氣管道,黑龍江連接中俄石油管道,雲南連接中緬石油管道。烏魯木齊、鄭州、重慶、成都、西安5座城市,都開通了中歐貨運列車,成為「絲路經濟帶」集結中心。

當然,有專家指出,疫下中國經濟要持續復蘇,仍需解決四大結構性失衡,即需求恢復慢於生產、服務業恢復慢於製造業、中小企恢復慢於大型企業,以及實體經濟冷金融熱,而緩解上述失衡是助力經濟「內循環」的關鍵。

近月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已作出部署,建立特殊轉移支付機制,將新增財政資金透過中央轉移支付、政府基金等方式,第一時間下撥市縣;禁止政府單位拖欠中小企業合約付款;進一步支持農民工就業創業,促進農民增收。各地也紛紛發放消費券、折扣券等形式,刺激消費。

今年第二季,華為超過三星,成為全球智能手機銷售第一名,其中70%以上的華為手機是在內地銷售的。內地市場上半年佔美資電動車廠特斯拉(Tesla)營業總收入兩成左右,Tesla內地第二季的營收按年大增103%。擁有14億人口的中國,內需消費潛力之大,於此可見一斑。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