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國內國際形勢變化 西部大開發新格局
2020/5/24

【明報社評】總理李克強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重點放在疫後重建,着眼於解決當前緊迫的經濟萎縮問題,而國務院前兩日公布《新時代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的指導意見。觀乎東西部發展不平衡不利於可持續發展的國內形勢,以及中美進入全方位競爭的國際形勢,此時重提西部大開發,確是一個前瞻性戰略部署,若執行得宜,可以起到應對國內和國際格局變化的一石二鳥作用。

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繼續蔓延,國際貿易市場萎縮,生產供應鏈斷裂,內地即使疫情已經受控,經濟還是受到國際環境的影響,不確定的因素仍然無法估計,在人大會議上宣讀的政府工作報告罕有地沒有提出全年經濟增長速度的具體目標。雖然如此,李克強提出了多項刺激經濟發展的措施,包括寬免各種稅費、投入資金搞基建,以及削減政府行政開支等等。

特殊資金用於促消費

調整結構增後勁發力

國內和國際疫情造成的經濟嚴冬,讓普羅百姓飽受煎熬。國務院在今年的財政預算中,增加1萬億元人民幣的赤字,再設立1萬億元的抗疫特別債券,此外,還放寬各省區政府發行地方債券3.75萬億元,李克強表示,這些額外的資金,主要用於保就業、保民生和保中小微企,以推動消費拉動經濟增長,而且「一定要讓市場主體和人民群眾有真真切切的感受」。

這些應對國內外疫情造成經濟影響的措施,是必須及迫切的,但這次疫情所帶來的變化,嚴重程度恐怕要比想像中深遠得多,由於預料國際疫情得到控制後,美國對抗中國的手段力度將會加大,所以應對措施不但要着眼於解決當前經濟疲軟的問題,還要有結構性變革,作長遠打算。

內地東西部發展不平衡,影響經濟可持續發展,問題由來已久。西部12個省,面積佔全國的71.4%,但人口只佔全國的25%,國內生產總值(GDP)只佔全國的20.7%,過去幾十年全國經濟大幅增長,但東西部差距不但沒有縮小,還在不斷擴大。

東部沿海省份發展出口產品製造業,是依託從西部地區輸送而來的天然資源和人力,成為世界工廠和貿易中心,繼而發展成科技研發中心和巨大的消費市場。而這種發展模式的弊端,在疫情之前已露端倪,加上新時代提倡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東西部的巨大差距與這個目標並不相符,今年將要完成的全國徹底脫貧任務,由於貧困人口集中於西部,而當地缺乏可持續發展的生產要素,不可能依靠國家的刺激經濟措施長期支撐,而有可能令已經脫貧的地方重新墮入貧困線以下。

中央政府對西部地區落後問題並非視而不見,早在2000年就提出「西部大開發」的口號,並且一度由總理掛帥督辦,但始終成效不彰,原因之一是保護自然生態的制約,由於大山大河大草原都在西部地區,中央政府以補償金讓農民和牧民退耕還林、退牧還草,及後又大力投資基建,為偏遠地區通公路、通鐵路、通電等等,直到近年發展的西電東送和西氣東輸等等大型項目,也只是利用西部的天然資源,而沒有在當地投資製造業工廠吸納農村剩餘人口,西部地區除成都、重慶和西安等城市外,仍然處於落後狀態。

國際環境漸變嚴峻

發展新市場作應對

這個本來就需要解決的國內問題,目前又增添國際因素。疫情前中美貿易戰是兩國全面對抗的前哨戰,疫情在中美兩國先後發生,美國卻以此作藉口發動盟國向中國追究責任。相信在疫情過後,美國遏制中國科技和經貿發展,將會變本加厲,中國將要面對一個十分嚴峻的國際環境。美國朝野對中國發動全面攻擊,美國的盟友出於自身利益或美國的壓力,也會趨炎附勢,還會有一些國家依仗美國的勢力,趁機向中國敲詐勒索。

中國當然也有國際手段應對,但推進國內經濟結構變革,相信也能夠作為應對國際環境變化的措施。這次疫情突顯一個現象,在全球封關鎖國、國際產業鏈斷裂後,哪個國家有足夠大的國內市場,就可以決勝於千里之外。中國有龐大的內需市場,但在國際環境變化後,還需要培育新的市場作為經濟增長點,開發西部此其時也。

西部大開發這個時候重新提出,跟20年前的提法截然不同,這次除了一如既往地表示要達到地區平衡發展等目標外,還加入了國際元素。國家發改委負責人在說明推進西部大開發的新格局時表示,西部地區應該進一步融入共建「一帶一路」,積極參與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分工,深度融入全球經濟體系。

然而,西部經濟發展的短板是缺乏工業生產體系,難以融入全球經濟體系,國家對西部地區的基建投資,也只能讓旅客通達,而未能造就工業生產。在西部建立工業生產體系,既能讓當地經濟發展,也能吸引人才,從而形成新的消費市場,這才是解決長久以來東西部發展不平衡問題,以至應對國際環境變化的一條出路。這次提出的西部大開發,具有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希望能夠成為一勞永逸之舉。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