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港人擔心以言入罪 國安法須更多說明
2020/5/23

【明報社評】全國人大會議開幕,制訂《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成為焦點。人大副委員長王晨談論立法要旨,提到去年反修例風波以來,境外勢力跟反中亂港勢力合流,中央必須制止懲治;港澳辦則表示,制訂港區國安法不影響港人各項權利自由。中央針對香港問題「度身訂做」立法,根據《基本法》第18條直接在香港實施,乃是前所未有舉措,港人感到憂慮,擔心變成「一國一制」;中央在港設立維護國安相關機構,有何具體權力?執法司法如何處理?港人亦多疑懼。中央強調香港一國兩制方針不變,港區國安法維護「一國」,如何體現「兩制」精神,還看具體條文,中央要堅持特殊處理香港的方針。《基本法》第18條主要牽涉外交國防,究竟港區國安法以對外還是對內為主,想針對什麼事和什麼人,當局宜盡早說清楚,減少揣測。

阻止境外勢力干預

國安法應對外為主

全國人大會議討論制訂港區國安法,惹來各方關注。特區政府重申「香港繼續是自由城市」,港人治港司法獨立不受影響;國務院港澳辦則強調「四個不變」,即一國兩制方針、資本主義制度、高度自治及法律制度不會變。民主派批評中央繞過立法會,為香港直接立法,「形同一國一制」。美國總統特朗普則稱,若香港實施國安法,美國將有「強烈回應」。

香港已成中美政治戰場。北京提出制訂港區國安法,頗有針對外部勢力干預香港之意,華府打「香港牌」當然亦不會輕易放手。昨天港股大跌逾千點,反映市場憂慮香港動盪加劇,以及擔心美國會有不利香港的制裁措施,至於香港會否出現大規模「撤資潮」等情况,則不能單憑短期股市波動判斷。香港獨立關稅地位得到世貿承認,美國在香港亦有龐大商業利益,華府考慮採取嚴厲制裁措施,甚或拒絕再視香港為獨立關稅區,需要先「計數」衡量對自身利益影響,也要看有多少盟友會跟隨。

中央援引《基本法》第18條,將港區國安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直接在港實施,對香港和中央肯定都不是理想選擇,中央顯然亦應知道,這樣的立法操作方式,一定會引起爭議,唯有從立法內容入手,強調繼續貫徹「兩制」精神,嘗試減少港人擔憂。觀乎昨天港澳辦和中聯辦說法,中央希望釋出的信息是,廣大香港市民「依法享有的言論、新聞及集會等自由,皆不受干預,日常生活不會受到影響,財產安全也會繼續得到切實保障」,今次立法只是針對極少數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的人,不會從根本改變「兩制」。然而有關說法始終太過空泛,中港政治互信不足,單靠承諾不足以克服政治鴻溝,中央需要就立法方向以及具體執行操作,先作更多說明。

根據中央說法,港區國安法有別於《基本法》23條立法,兩者涵蓋範圍亦不同。《基本法》23條提到,香港應自行立法禁止7種行為,包括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政府、竊取國家機密、外國政治組織在港進行政治活動,以及香港政治團體與外國政治組織建立聯繫。港區國安法只涵蓋「4宗罪」,即分裂國家、顛覆政權、策動恐怖活動及境外勢力干預危害國安行為。這一分別意味日後香港仍要就23條立法,同時亦帶出另一問題,即港區國安法具體究竟想針對什麼事和什麼人。

在港設維護國安機構

盡早說清權責減揣測

中央打算把港區國安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將法例引入香港,《基本法》第18條提到,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於有關國防、外交等不屬於特區自治範圍的法律。按此推論,港區國安法應該是以「對外」為主。若然港區國安法主要針對的是「境外勢力」在港破壞國安,中央應盡早說清楚,哪些涉及境外勢力的行動,將成為打擊對象。如果政治人物前往外國游說制裁香港,屬於港區國安法禁止的範圍,那麼一般的政治或學術合法交流又將如何界定?會否有灰色地帶?「以言入罪」是港人另一擔心的問題。六四晚會舉行多年,從未因為政治原因被禁,港澳辦等提到港區國安法實施,港人可以繼續依法享有言論集會自由,理應意味港人仍可在六四晚會高喊平反六四等政治口號。港人對「以言入罪」心存疑慮,中央官員應就這方面有更多具體說明和清晰承諾。

人大會議談及港區國安法,提到中央將根據需要,在香港特區設立維護國家安全的相關機構。全國政協常委唐英年說,以往一些未能在港運作的中央機構,日後可以在香港合法地運作。究竟這是什麼樣的機構?基本權責為何?會否直接在港執法?這些全是港人擔心的問題,即使未有具體細節,亦宜盡早說清楚原則方向。一國兩制港事港辦一定最好,只是過去兩年香港內憂外患,在現有政治框架下為「兩制」盡量爭取空間,對香港來說,仍是最符合政治現實的選擇。中央強調要讓一國兩制行穩致遠,港區國安法在維護「一國」之餘,亦應體現「兩制」精神,堅持特殊處理香港事務的大原則。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