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滯外港人返家非坦途 避鄰心態或惡化疫情
2020/2/15

【明報社評】本港新型肺炎疫情燃燒到外地,怎樣安排湖北港人和停泊日本橫濱港郵輪「鑽石公主」號上共約2600名港人返港,成為疫情焦點。本港居民在外地處身險境,特區政府有責任接他們回來。由於涉及外地當局,安排複雜,不過,各地旨在應對公共衛生緊急事態,即使有問題,相信不難解決。反而本港內部情况讓人擔心,有人借疫情攙雜政治,以鄰為壑,甚至以暴力阻礙政府落實防疫措施等,設若情况持續下去,政府抗疫舉步維艱,疫情有可能因而惡化。目前本港頭號大事是抗疫,各方各界應該拋棄成見,團結對抗瘟疫,個別人士即使沒有積極作為,也不要採取破壞行徑,以免社會付出更大代價。

港人離鄂須破封堵

日處理郵輪考慮多

湖北省、武漢市確診個案持續增加,顯示疫情仍然嚴峻,在當地港人有10人確診染疫,已經有約2200名港人求助,在「鑽石公主」號上約330名港人,亦有10人確診;他們都想盡快返回香港,完全可以理解,政府有責任安排他們脫離險境。初步所見,他們回港之路並非坦途,需要克服不少困難。

在湖北港人,據知分處30個城市,湖北省面積約是香港180倍,要把他們接回來,首先要安排他們從當地各個城市乃至縣鎮鄉村等,匯集到武漢。現在,湖北省為控制疫情擴散,各地封路、封村,封堵處處,車輛不能隨意通行;有港人身處偏遠地區,距離武漢約10小時車程,即使他們獲得所在地方放行,朝着武漢進發,惟是車程遙遠,途中採取什麼措施確保他們不會出現交叉感染,種種問題顯而易見。過程涉及各個地方,需要打通關節,可見單是各地港人匯集到武漢,或許並非純粹民間行動那麼簡單。

至於「鑽石公主」號,確診個案逐日增加,顯示情况惡化,旅客留在郵輪,染疫風險甚高,旅客固然想盡快離船,旅客所屬國家都在想辦法令國民脫離險境,只是「疫輪」涉及國家眾多,情况複雜,日本政府仍然盤算更好安排。事實上,東京奧運今年7月舉行,日本處理疫情,當然須顧及對奧運不會有任何負面影響。特區政府對郵輪上約330名港人,在日本有最後處理方案之前,只能盡量協助他們解決藥物供應等問題,同時做好準備,待檢疫時間過去,盡快將他們接回港。

從湖北和「鑽石公主」號疫情看,滯留港人並非說回來就回來,政府要與內地和日本當局磋商,需要時間。不過,新型肺炎已經成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各地解決意願毋庸置疑,事態即使再複雜、困難再多,相信都會有辦法對應和解決,反而香港內部是否做好準備和有足夠配套設施,存在隱憂。

屋邨暫作檢疫中心

爭取社會居民支持

目前,港人從湖北回港須隔離14日,現有檢疫中心設施不足應對,事實上,在「鑽石公主」號上的港人,染疫風險不會低過從湖北回港者,設若他們都要隔離,就需要更多設施檢疫。這段時日,各區對檢疫設施都抱持「避鄰心態」(Not in my back yard),每有政府屬意設置檢疫中心地點,都有政黨或地方人士鼓動區內居民反對,甚或訴諸暴力,例如早前政府計劃用粉嶺暉明邨作檢疫中心,被極端激進者縱火和大肆破壞,政府被迫放棄徵用。設置檢疫中心隔離高風險人士,乃必然需要,社會須共同面對。

有人建議以郵輪為檢疫中心,「鑽石公主」號上確診個案急速增加,說明被隔離人士侷處郵輪,疫情容易擴散,反證郵輪檢疫不可行。有人建議以酒店檢疫隔離,不過酒店的中央空調系統,是呼吸傳染病大忌;至於借用軍營作檢疫中心,據知軍營並非都有獨立廁所,未能符合檢疫衛生要求。回頭再看,按本港現有資源,可於短時間用於檢疫隔離者,較理想是新落成而未入伙的公共屋邨。粉嶺暉明邨之後,近日政府提出徵用新建成屋邨駿洋邨,闢作檢疫中心,這是正確取向。駿洋邨共4900個單位,靠近工廠大廈,居民不算密集,有餘裕空間應對日後可能需要,今次政府勿再退卻,應盡力爭取地方人士支持,突破檢疫隔離困局。

檢疫隔離設施若得不到社會、市民支持,政府抗疫就會舉步維艱。反修例風暴之後,社會撕裂,官民疏離,社會瀰漫着不信任政府的氛圍。17年前,社會團結一致應對SARS,但是今次對抗新型肺炎,不僅看不到上下一心,除了「避鄰心態」,還看到有人藉此撈取政治本錢,少數極端人物則以暴力手段,破壞抗疫設施,例如被指定為接收發燒者的政府診所,竟然被人投擲燃燒彈。這些行徑在疫症肆虐之際,削弱抗疫能量,不對也不應該。社會人士須認識清楚:現在香港的共同敵人是病毒,必須同心協力,放下分歧,打敗病毒再說;若因為其他盤算而使病毒不受遏制,對社會造成更大傷害,則大家都是受害者。這種情况,絕對不應該出現。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