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警民互信難重建 獨立調查是出路
2019/9/18

【明報專訊】反修例示威焦點已演變至抗議警方濫暴。有資深警官說不反對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認同可作為緩和社會氣氛的出路,「解鈴還須繫鈴人,社會充滿憤恨,而警察一直執法,怎會令市民開心?只會加強對立。」他認同警隊形象已「一鋪清袋」,在惡性循環下,警民難重建互信。

警方「踏浪者行動」執行數月,動輒召5000警力候命,一更至少12小時。這名受訪資深警官形容今次與2014年佔領運動大有分別,當年警民對峙為主,未有如現在頻繁動武。他說前線警員受壓變得暴躁,「尤其是受襲時會激動,又擔心被人搶犯」。

曾領速龍 憂衝動擦槍走火

今次警方多次派出「速龍小隊」,他們在無展示警員編號或遮蓋面容下使用武力,被外界抨擊。他說,速龍小隊是針對反恐的部隊,「他們不是會說『先生,請你唔好』的人」,過去很少接觸市民,出動時往往是最緊張關頭,「他們的訓練不是講PR或服務質素」。作為曾帶領速龍小隊的指揮官,他承認曾擔心成員較衝動,「怕擦槍走火」。

警民關係惡化,雙方以「曱甴」、「黑警」相稱。作為警官,他說前線警員已敵視及標籤示威者,同時有同袍被「起底」,認為在這惡性循環下,警民難重建互信。他曾駐守政府總部,亦被示威者指罵多個小時,但他說不會叫示威者「曱甴」,亦會勸前線不要理會指罵。

管理層心明元朗事件做得差

「黑警」之說,在於有市民認為警黑勾結,常以7.21元朗襲擊作例證。就元朗事件,他說「在我們心目中一定係做得差,管理層不是盲的……(兩個軍裝警員)怎可以走咗去?」他說當日部署令管理層懊惱,盼盡快拘捕並起訴行兇者。

這名警官亦是家長,除了對社會感悲觀,亦替子女擔心。他說校園已變得政治化,會擔心子女被欺凌,或因年幼人云亦云。他說同僚已在討論送子女留學,他亦開始考慮。

面對如今局面,警隊置於政治漩渦中,他認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出路,「我這樣說好像很大逆不道,背離祖籍,雖然我是警察,但作為理性、受過教育的市民,我認同是一個出路」。他說明白前線警員對此極抗拒,而員佐級警員有逾2萬人,「警隊需要他們在前線打仗,失去軍心誰幫你打?」他認為獨立調查委員會較監警會的審視廣,同時可回應社會訴求,緩解衝突,亦可問責政府。他嘆道﹕「解鈴還須繫鈴人……在市民心中,政府要說服大眾、要對大眾問責,如真的有九成市民支持成立,那就考慮下吧。」

(反修例風暴)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