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傷手指縫5針 黃秋生外父病逝無緣舌戰何君堯
2020/1/15

【明報專訊】黃秋生與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原本昨晚出席港台《視點31》對談,題目為「論良知‧談正義」,一場「黃何之辯」全城矚目。由於黃秋生的外父急病入院離世,他要處理後事同時又受傷入院縫針,因此臨時缺席。秋生雖然未能跟何君堯同場激辯,但他也在醫院外接受港台的直播訪問,就主題發表意見。何君堯在節目後向黃秋生表示慰問,又指事件反高潮,未開始先完結,也感到遺憾。

記者:柯美

攝影:黃梓烜、鍾偉茵

昨晚7時40分何君堯抵港台,現場早已聚集逾百名何君堯支持者,有人高舉紙牌「支持戰狼何君堯」,又有橫額等。何君堯落車時跟支持者打招呼與合照。節目晚上8時開始,黃秋生遲遲未見人,監製尤翠茵會見傳媒,交代黃秋生未能出席。她說:「秋生因突發事件嚟唔到,我哋決定繼續跟何君堯做訪問,我哋同事喺現場訪問秋生,大家留意節目。」節目開始黃秋生在律敦治醫院外接受港台的直播訪問,見他的左手拇指包紮着。

手指未縫針接噩耗

黃秋生交代缺席原因。他稱因為外父哮喘病發,要急召救護車,原本他想煲湯給外父喝,豈料不慎切傷拇指,並去了另一間醫院求診及縫針。當他在洗傷口時,卻接獲家傭電話,稱外父情况危急,他未縫針便趕往另一所醫院,惟外父不幸病逝。之後秋生要搞手續、認屍,再等他的舅仔,其間秋生在該醫院完成縫針,他說:「令大家失望,不好意思。」記者提到有大批何君堯支持者在港台電視大廈外守候時,秋生說:「他們可以收隊回家睡覺。」他又稱這是天意,所有事差不多時間發生,如果早發生他也能趕及出席節目。

秋生:不是全港警察都係壞人

被問及昨日對決的題目是「論良知‧談正義」?秋生說正義和良知都是哲學問題,這兩個題目其實可以寫一篇論文。提到近半年香港發生很多事,問他的睇法?秋生說:「每個人感覺都唔同,我嘅正義同你的正義都不同,何君堯都有自己嘅正義和良知睇法,好難討論。」他也談及警方執法與7‧21事件,「7‧21引起大家恐慌同顧慮,有必要調查,但唔係全香港警察都係壞人,我在醫院縫針,幾個警察對我好禮貌,仲畀口罩我。現在係警方制度嘅問題,唔係人嘅問題,有啲越軌行為,某些警察無能力執行職務,仲影響咗同袍」。

秋生對於香港前景說:「有人就有希望,我對香港市民好有信心。每一個人睇同一件事都有唔同嘅反差,所以黑同埋白中間仲有好多灰色地帶,呢個世界唔係淨係黑同白咁簡單。」他認為大家應各盡其責,內心守護住香港人一直以來的價值。秋生於晚上9時跟助手搭的士離開律敦治醫院,他稱太太不在港,外父後事的手續仍未辦妥。他又舉起手掌拍照,說自己縫了5針。

何君堯遺憾未開始已完結

節目結束後,何君堯離開,對於未能和黃秋生同場探討「正義和良知」,問他有否失望?他說:「今日反高潮,未開始已完結,相信將來有機會同大家傾偈,香港在乎溝通。黃先生(黃秋生)家中發生事,好惋惜,向他表示慰問。」問他對黃秋生言論的意見?他說:「我未有時間同佢正式討論,未開始已結束,有少少遺憾。(將來再邀請他和黃秋生討論會否接受?)任何人都會接受,就算朱凱廸都可以,我哋無話無偈傾,大家都係議員,都傾得偈,同秋生就更加無任何嘢。」何君堯離開後,支持者與在場一名人士發生爭執繼而動武,現場兩名便衣警員將該人帶走。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