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生或夢死,與人道精神
2020/6/28

【明報專訊】回歸20周年那時,展場除了一套兩張的泡沫維港照片,何陸陸還自釀了兩種啤酒,名叫「醉生」和「夢死」,供看展的人自選對飲。何解釋,醉生大概就是繼續生活在舊時狀態;夢死呢,則是選擇以清醒面對新的現狀。當時社會氛圍沉鬱凝滯,朋友家人戰友關係鬧得很僵(可參考今期「安徒行傳」寫陳耀成導演最新紀錄片的觀後感)。我好奇當年選哪款啤酒較多呢?他答說,夢死是一款偏多啤酒花,甘香苦味較重的IPA啤酒,「識飲梗係揀夢死」。



如要讀取全文,按此訂閱或續訂明報電子報服務。
現有訂戶請按此登入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