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人》:如何完結?
2019/8/11

【明報專訊】英國雜誌《經濟學人》的最新一期(8月10日),繼6月之後,再次以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作為封面故事,以警察發射催淚彈後煙霧瀰漫的大埔街頭作為背景,題為「如何完結?」(How will this end?)。翻查紀錄,短短兩個月內,香港兩次登上《經濟學人》的封面,可以說是史無前例。

在《經濟學人》的官方網站上,可閱讀自1997年7月中以來所出版的雜誌電子版。在過去22年來、超過1000期的《經濟學人》之中,歐美版本曾經3次以香港作為封面故事的主角,其中兩次出現在今年剛剛過去的兩個月之中,另外一次則出現在2014年的雨傘運動;至於在亞洲版本,則曾經出現5次以香港作為封面主題,多出來的兩次:分別在2014年「831方案」推出後,另一次則在2003年講當時的七一遊行。(《經濟學人》在不同地區有不同版本,內容一樣,但有時候會在同一期中,不同地區版本會以不同故事作封面主題)

從6月初爆發「反送中」運動以來,可以分成三種聲音和力量:一是香港人的聲音,也理應是最重要、最值得重視的聲音,一場香港人參與、在香港發生的社會運動,連續10星期上街表達同樣的訴求,偏偏卻是最不受重視、最沒有人聆聽的聲音。

第二種聲音,就是以傀儡林鄭所代表的中央力量。這聲音從來沒有回應運動的訴求,而不管這力量是真心相信抑或只是策略上的宣傳,這場運動的幕後黑手是「外國勢力」。因此第三種聲音,就是要理解「外國勢力」如何看待這場運動。

外國勢力當然不包括「支持中國黨和政府為解決香港事態所採取的措施」的北韓,而是指和中國角力的西方國家,而香港就是這場角力的棋子。從冷戰開始,香港一直處於地緣政治的核心,見證着各派勢力在這土地的對抗,而香港的前途和命運,從來都不在香港人掌握之中。因此,從中英談判到香港回歸,以至是今天這場運動,都一樣需要從更宏觀的中、西方政治角力層面去理解。

香港仍然有香港的獨特價值

今期《經濟學人》的主題,大概問了每個香港人都想知道的問題:就是這攤由林鄭(作為代表)搞出來的「蘇州屎」,可以如何解決、如何終結。《經濟學人》形容香港這場運動,是自1989年的六四之後中共所面對的最大反抗。從中共的論述,這場運動是由外國勢力在香港背後作祟,因此實際上這是中國與西方國家的一場對抗。會否「六四重演」、由解放軍或其他高壓手法將這場運動擺平,是很多人擔心的一件事,而這擔心也絕非沒有來由。如《經濟學人》所說,習近平領導的中央政府是以高壓見稱,而今天中國國力跟30年前相比,早已脫胎換骨、成為世界大國,此刻中國比任何時候都更有條件去將反對力量消滅。儘管如此,解放軍至今仍然「按兵不動」、只是通過短片警告示威者「後果自負」,《經濟學人》說,這是因為香港仍然有香港的獨特價值。外國企業繼續選擇香港作為亞洲地區基地、香港仍然是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股票市場價值為世界第四(比英國排名更高),除了擁有高的信貸評級,還有龐大的人民幣離岸結算系統,這對中、外企業都同樣重要,以上在在說明了香港在經濟商業上的重要所在。

當一般人都以為,中國經濟發展起來後,香港會比雞肋變得更無可取,但《經濟學人》指出,中國雖然發展起來,亦變得更全球化,但政治發展卻愈見封閉。因而更需要香港這個得到外國企業認可的市場作為「管道」,將中國接駁至西方市場。

同時,跟6月(15日)出版、以香港作為封面主題的那一期一樣,《經濟學人》再次講述中美貿易戰在去年開打以來,香港如何成為這場貿易戰之中的一個重要因素。因為香港受到1992年通過的《美國──香港政策法》(US-Hong Kong Policy Act)的保障,讓香港成為「獨立關稅區」,使美國在政治上、經濟上等,都將香港看待成一個獨立地方,亦即「美國—香港」關係跟「美國—中國」關係並不一樣。

然而,在中美貿易戰愈打愈烈的同時,如果香港的情况失控、中央出面鎮壓,那麼香港將不再安全、不再是得到外國企業信賴的營商環境,「政策法」也將會面臨修訂,甚至是「壽終正寢」。《經濟學人》形容這是美國的「核武級」對策,是最後的殺手鐧,也是焦土政策。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

那麼現况是中國實力已經足夠強大、可以犧牲香港,抑或仍然需要保住香港的獨特性;以及中美貿易戰對香港是禍是福,就成為了《經濟學人》估計北京會否出動解放軍的推論和計算。但如該篇文章所言,解放軍早已非30年前的模樣,對付人群的策略也不會再是散兵游勇般、毫無章法的暴力。至於這種「策略」是否像近日學者高敬文教授(Jean Pierre Cabestan)所言,北京早已大約安置了2000「同志」、混入香港警察之中,那就無從得知了。

像《經濟學人》文章所說,北京一直希望香港可以只談經濟,其餘(特別是政治)一切免談,但22年的時間、事實證明這是完完全全的不可能。那麼這場運動如何完結,似乎仍然得不到回答。《經濟學人》提供的,只是一種分析的角度,就是中國與西方角力漩渦之下的香港可以如何自處。

以「香港的方法」問責下台

政治問題還是需要,而且可以政治解決,今時今日林鄭月娥早已全無價值,受香港人唾棄的程度早已超過很多人以為是second to none的梁振英,只要犧牲林鄭月娥,中央還是可以全身而退。

政治問題政治解決;林鄭月娥搞出來的問題,將香港撕裂搞亂、不斷登上國際媒體頭版醜出國際,也應該由林鄭月娥解決,而解決方法就是以「香港的方法」問責下台(如果以內地方法,如此「政績」,早就應該「雙開」,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了)。

How will this end?這場風波可以如何完結?有人可以答到嗎?

文//亞然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