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吹哨者」的初心
2019/3/24

【明報專訊】消息人士透過朋友接觸我,他是一個從未接觸傳媒、埋頭苦幹專心致志的工程人員。見面前,他透過朋友問我,在什麼地方見面較安全?我在街上會否被人認出是記者?(因為我曾是電視台記者有出鏡)我感受到他的戰戰兢兢,最後找了一個私人地方,但在街上會合時我刻意戴了口罩,而他亦戴了口罩,還和我走得有點距離。他很害怕身分被曝光,怕得忐忑不安,因為說出真相的代價可以是很大。對升斗巿民來說,丟了飯碗失去收入又或者單純影響仕途,都是不易承受的風險。

在港鐵大撞車當天,《鏗鏘集》〈消失的116〉報道沙中線涉嫌隱瞞工傷濫發安全獎金。報道幾乎淹沒在鋪天蓋地的撞車消息中沒有迴響,但報道背後,有一班甘願冒險、挺身而出的升斗巿民,他們有來自承建商的工程師、來自港鐵的安全主任、來自沙中線地盤的建築工人,用變聲遮樣打格或者寫信的方法,說出他們知道的情况,為黑白是非提供一些人證物證。在這個時代,講真話也不容易,讓我說一說這班無名英雄,這班「吹哨者」的故事。

消失的116宗工業意外

鏗鏘集發現沙中線承建商向勞工處呈報了451宗造成工人傷亡的工業意外,但港鐵只向路政署呈報了當中的335宗,比勞工處的數目少116宗,減少兩成六。追查發現,港鐵把451宗內「非即時連續放超過3日假」的個案剔走。簡單來說,只要工人在意外後3天內返地盤打卡,之後再放幾多天病假也不計作工傷,因此工傷數字大減,亦因而派發更多安全獎金予承建商。

我們雖然獲得港鐵安全獎金的內部文件,披露了安全獎金按工傷數字發放的機制和數以千萬計的金額,而這些全是公帑,是納稅人的血汗錢,但港鐵和路政署均無回應安全獎金的查詢,只重申港鐵是依《工廠及工業經營規例》呈報工傷。勞工處卻清楚指出《工廠及工業經營規例》並無「連續」的字眼,剔走「即時連續放超過3日假」的個案不符法律條文。港鐵最後回應說,他們不清楚勞工處的數據來源及統計基礎。(完整報道請留意港台鏗鏘集網站)

實踐信仰的「吹哨者」

在今次調查上有幾個關鍵人證,Johnny(化名)是其中一個。他是沙中線眾多項目中其中一個總承建商地盤副總管。他說我隨意改的Johnny,這名字很好:「Johnny應該由John演變出來。John是耶穌其中一個門徒,早期教會其中一個好重要的人物,新約聖經廿七卷書之中有四卷,相傳是他寫的。」我很記得在昏暗的廠景裏,他突然綻放陽光般的笑容。

Johnny作為承建商一個工程師、一個打工仔,他在港鐵呈報機制中沾不上什麼利益轇轕,但要他在鏡頭前披露地盤的工傷呈報機制,要他協助我們理解港鐵安全獎金的內部文件,對他只有風險,沒有任何得益。他說兩年前的他應該不會接受訪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這一兩年他有機會更深入接觸信仰,他很希望在生活上實踐信仰,行公義,為地盤的工人發聲:「對於承建商來講,對於港鐵來講,(剔走個案)都着數好多。但你計工傷數字少了,多幾單工傷也不會爆,地盤就會更亂,令到工人的工作環境變差。損失的,我相信是工人,是整個社會,又或者我們所有納稅人囉。」然後他苦笑說,自己作為納稅人也有份畀錢。

有一個出色的調查報道記者曾經提醒我,保護一個肯講真話的人,比報道真話更加重要,我內心銘記,尤其當我遇上一個行公義、好憐憫的「吹哨者」。拍攝訪問時,我們在廠房內盡量用剪影、失焦、暗黑燈光,加上服裝道具來掩飾Johnny的身分,當然後期還要變聲,再「打格」多重保障,希望令風險減至最低。幸好報道出街後,受訪者說安全過關,還安慰我:「定過抬炸彈」。

失眠的建築工人

另一個關鍵人物是沙中線建築工人「阿輝」(化名)。我們在毛毛雨的晚上,摸上他家拍門,根據消息,他就是被消失的116個案之一。他對記者來訪非常意外,最初不想接受訪問,但有如很多基層工人,他也是個不懂推搪的老實人,在記者央求下問什麼答什麼,只要求不拍攝面孔。他憶述2017年在地盤搬雜物時被壓傷右手,一直無法康復,到後來要向勞工處求助,追討工傷。他完全不清楚港鐵的呈報機制,只是對自己的個案實話實說。

訪問幾天後,阿輝突然打電話給我,他說一家人也很擔心訪問會影響他和承建商的工傷談判,他和太太更失眠了好幾晚:「這筆賠償真的對我們很重要,現在我右手廢了,根本無人肯請我,我以後也做不到地盤。」我在電話的另一端非常內疚,原來一個平常的訪問,可以令受訪者輾轉反側,膽顫心驚,真的「罪過罪過」。

我立即叫阿輝放心,千萬別憂慮,有關他的畫面只會是手部受傷的大特寫、他街上蹓躂的腳步、街燈下他的倒影,還有一些失焦朦朧的身形,聲音當然經過處理。幸好,阿輝看過畫面後疑慮盡消,報道順利出街,他亦很開心能夠講出自己的工傷經歷,令社會更關注工人。

港鐵人愛之深責之切

或者每一個吹哨者,背後也有一個原因,有些可能純是個人恩怨,分贓不勻,有些真的不平則鳴,為正義發聲,當然更現實可能是攙雜各種原因,有公有私。不過在我接觸的幾名港鐵內部同事,我意外發現一個新原因,好老土,「係愛呀哈利」。

接受訪問的一個港鐵地盤安全部門同事,他在港鐵工作多年,一直引以為傲:「我們公司管理層對安全好重視,只要任何港鐵的員工,見到有不安全的行為或情况,他都可以立即制止,包括發出停工令(港鐵要承建商糾正問題後方可復工)。我們趕工是一定會有的,不過管理層不會因為進度而犧牲安全。」他毫不含糊,清楚指出港鐵多年來也是百分百跟足法例呈報工傷,不會有「即時連續3日」的要求,所以他不明白沙中線的做法,而他的確擔心用這種方法計算工傷會造成錯覺,令人誤以為某一個地盤較安全。

他在訪問中沒一句批評沒一個負面字眼,他只是希望將實情講出。唯一流露情緒的,是當他講到沙中線由剪鋼筋,至遺失大量驗收紀錄的連串醜聞,他說:「其實是不開心的,一個這麼好信譽的公司,去到這一分鐘,出現我們不知道點解的事。我們都好想知,究竟整件事的來龍去脈,究竟錯了在哪裏?」為了保護這一名港鐵忠臣,我們沒拍攝任何畫面,電話錄音也是經聲音處理出街。

我們再接觸到另一個消息人士,他提供了不少人證物證,但他連錄音也怕,於是將滿腔憤怒化為三千字的指控信,指控沙中線「刻意曲解」法例以「做靚盤數」,達至港鐵內部每10萬工時0.3宗工業意外的指標:「為了達標,不惜以身試法,做假數及濫發安全獎金,至於安全獎金的額外發放,是否涉及貪污舞弊,路政署應該嚴肅跟進。」他信中的結尾是:「沙中線完全摧毀了港鐵40年的基石!從香港人引以為傲的公司至今淪落成國際醜聞的主角,教人不勝唏噓加痛心。如今港鐵公司必須要除去害群之馬同時全力撥亂反正。知錯能改,香港人定必支持港鐵重回一間令香港人自豪的鐵路公司。」

辜負了吹哨者

這集揭露港鐵涉嫌瞞報工傷的鏗鏘集,背負了很多人的愛之深責之切,無奈出街日子和港鐵大撞車的意外迎頭相撞,比起平常日子更難得到關注和跟進。報道沒太多迴響,港鐵和路政署亦沒再回應或跟進。最諷刺的是,關注勞工權益的工黨看到報道後,星期五到北角廉政公署總部報案,懷疑事件中有人涉嫌串謀和欺詐安全獎金,但同日下午,港鐵在總部舉辦地盤安全頒獎典禮,為多個承建商頒發「工程安全獎」。原來報道去到最後,我作為記者,像有點辜負了那些吹哨者。

記得報道出街前,我曾經在港鐵總部下苦等新任港鐵行政總裁金澤培上班。等了第二天,我和攝影師跑到金先生的車旁邊,但盡責的保安已敏捷上前攔截,並不斷向對講機大叫:「記者!記者!」結果金先生遲疑一下後,決定不落車上班,座駕絕塵而去。

金先生,如果有幸你看到這篇採訪手記,我先要為我們的冒昧致歉,但我們只想向你提出很多港鐵人的疑問,表達他們的心聲,亦懇請你千萬別追究這班「吹哨者」,他們也是愛港鐵的人,希望港鐵能重回一間令香港人自豪的鐵路公司。希望你能徹查事件,撥亂反正,就如你在立法會回應議員嚴厲批評時,毫不推卸責任,鏗鏘有力地說:「實在鬧得好。」

對於港鐵有無蓄意壓低工傷數字?有沒有派多安全獎金?金額為何?港鐵無正面回答,重申他們依法例呈報工傷,以及不清楚勞工處的數據來源及統計基礎。路政署則回覆說,沙中線按「服務經營權」模式進行,港鐵受政府委託為項目管理人,負責監管工地安全,有關工作會按港鐵的工程管理機制進行。

(作者為《鏗鏘集》〈消失的116〉編導)

文//鄭思思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