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BIZ / NEWS 娛樂

【開箱】星二代演單親清潔工 谷底觀看上流人生

2021/10/19

瑪嘉烈戈利拍戲近10年,在《女傭浮生綠》扮演單親清潔工,有突出表現。

3 photos

【明報專訊】本欄昨日談及影視串流平台Netflix本月1日上架新劇《女傭浮生錄》(Maid),描繪家暴受害者發憤向上經歷,不像同類題材作品,總是妖魔化施虐者,反而帶有同情筆觸。雖然為戲劇效果,不多不少帶有肥皂劇色彩,卻是少數美劇關顧年輕白人女性活在貧窮線下的悲歌。

無學歷專長的困局

《女傭浮生錄》改編自Stephanie Land的回憶錄《我只想讓我女兒有個家: 一個單親女傭的求生之路》(Maid: Hard Work, Low Pay, and a Mother's Will to Survive);劇中主角Alex為了逃離同居男友Sean的情緒虐待,帶年幼女兒Maddy離家生活,口袋僅剩十多美元。年輕的Alex只中學畢業,剛考上大學即發現懷孕,沒任何專業技能,除了領取最低工資的清潔女傭工作,她別無選擇,可是還得自資清潔用具上班,又要額外花錢。劇中有一段講述她抱着女兒Maddy見政府社福部門人員,反映了社會雖有救生網,但要得到幫助也並非輕而易舉。Alex身無分文,無論申請住房補貼或小孩日間暫託服務,都需要工作及入息證明,難怪說到最後Alex忍不住爆粗,「我要工作證明才得到日間暫託津貼?但我必須安頓好女兒才能上班呀!」還有食物補助券,也是她必須工作一定時數才能得到,卻是剝削了尊嚴的「福利」。劇中有一幕Alex往超市購物,結帳時提出使用補助券,收銀員給她臉色外,其他顧客也投以異樣目光。

過往女傭角色在荷李活作品都是由拉丁美、非裔或亞裔擔綱,但Alex的角色,像愛美雅當絲(Amy Adams)主演的《絕望者之歌》(Hillbilly Elegy),描述白人女性在貧窮線下掙扎求存,所不同的是,愛美的角色感情不如意,又沉淪毒海,放棄向上流動的意志;Alex則把經歷化成文字,抒發在下流世界看到的上層人生,物質富裕也不一定快樂。Alex清潔工作很用心,除了打掃,還把對每個顧客的觀察寫成筆記,成為後來拿取大學獎學金的材料。Alex感受最深也是她最先的顧客、商務律師Regina,非裔女強人受困於不快婚姻和不育,兩人的友誼也是慢慢的建立起來,最後成為了Alex的救命草。

好人有好報也許就是此劇人物的重心,無論Alex遇到多少挫折,對身邊有同樣困境的人,總是溫柔相待,滿是同理心,不管在庇護中心認識的Danielle、展露脆弱時刻的Regina、滿屋雜物要清理卻只能支付有限工資的客戶,甚至永遠帶給她麻煩的媽媽Paula,Alex從頭到尾都以寬容的心應對。堅強,才會愛惜自己,才有餘力善待他人,邁向新生。

看此劇會想起堅盧治(Ken Loach)的《我不低頭》(I Daniel BlakeI),男主角為了得到失業津貼,在官僚架構中像皮球般被踢來踢去,一如Alex要申請衆多補貼換來的是如字典般厚的各種申請書;此劇也令人想起戴丹兄弟的《露茜妲》(Rosetta),那個面對常年酗酒母親的少女,讀書不多,只渴望得到一份正式工作,穩定生活,女主角「露茜妲」也是Alex的另一面寫照。

放棄芭蕾舞改行演戲

《女傭浮生錄》在爛番茄評論網站超過九成好評,掌聲幾乎一面倒給出現在每場戲的「Alex」瑪嘉烈戈利(Margaret Qualley),戲裏戲外她跟扮演Paula的《四個婚禮與一個葬禮》安迪麥杜維(Andie McDowell)都是母女。快將27歲的瑪嘉烈自幼習芭蕾舞,本以舞者為志業,及後發現不合適,當時她年僅16歲,告訴母親安迪會放棄跳舞並留在紐約發展,暫以模特兒工作謀生,「我很有規劃及條理,所以媽媽沒辦法拒絕我的要求」,瑪嘉烈曾在訪問中如是說。為了演員工作,她參加了英國皇家戲劇學院的夏季課程,又入讀紐約大學,不過當接到新角色,念了一個學期就輟學。她2013年首次拍戲,翌年就接到HBO劇集《被留下的人》重要角色;2019是她的幸運年,不但憑《Fosse/Verdon》獲提名艾美獎最佳女配角,在電影《從前,有個荷里活》雖然只是小角色,卻因為跟畢彼特(Brad Pitt)的對手戲十分亮眼,被視為明日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