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MILY / PARENT-CHILD

A苗園圃:做好「疏通」工作

2021/10/5

【明報專訊】「天呀!又來?我可以歇一歇嗎?」曾經,每當看見手機顯示小明學校的來電,我都是這樣想的。幸好這種想法只在幼兒園階段維持了兩年,升上小學以後,直至今年升中,每逢接聽老師們的來電,心情卻有如飢渴的人在沙漠行走中遇上綠洲!

以孩子角度找出問題根源

「我被老師罰,要寫1600字讀後感。」周末晚上與小明閒聊間,他以略帶氣憤的聲音說。我故作鎮定,先配合他的口吻,企圖在為他抱不平的過程中打探被罰事件的來龍去脈。「才第二次上這學科的課堂,怎知道要帶這個又帶那個的!很多同學都沒有帶齊!老師就罰我們上網看文章,寫一篇200字讀後感。不過,我把這件事完全忘記了,欠交累積至今要寫共1600字!你說老師合不合理?我怎可能寫得出?絕對沒可能的!我索性不交好了!」小明理直氣壯,愈說愈激動。

站在媽媽的立場,了解事件後,我很快便跳進幫助孩子解決問題的思維模式。於是我大力鼓勵小明,建議立刻一起上網看報……不過,那刻斷定了「沒可能」的他,任憑我怎麼說,也是徒然。

結局會如何?根據以往經驗,小明會對該學科產生抗拒感,也會視那個老師為敵人。中學生涯才剛開始,在這事件上,我如何做是好?我還有什麼應該做呢?

冷靜下來,我以更貼近他的角度去探究其內心想法,找出問題根源,才再想法子。首先,小明認為老師在第二次課堂便出手懲罰,是不合乎情理的。其次,小明並未有意識把懲罰當作一般功課看待。沒有記錄在手冊功課欄上的事,當然就被拋諸腦後。誰知一過便是3天,再見老師醒覺時,懲罰已累積至令他有不能承受的感覺。結果便是對抗,態度就是放棄。

小事欠「疏通」 成「A仔」大事

翌日早上,我致電學校社工,主動跟她述說事件,帶着誠懇的心勇敢提問:「姑娘,可拜託你讓老師明白小明現在的心理狀况嗎?他未有認知,也欠缺方法。可邀請她考慮『減刑』嗎?又或者給他一個『清數』計劃建議?讓他感覺有出路……」姑娘表示會跟進,但是最終必須尊重老師的做法。聽見這句回應,我心裏一沉,她會是一名很嚴肅的老師嗎?

那天晚上,當我追問事件最新情况時,小明竟然帶來喜出望外的進展。原來老師小息時親身到班房找他傾談,一起定下「清數」方法,更澄清他的累積數字是800而非1600。我再也聽不見氣憤的聲音,反而從他的眼裏看見希望。

彷彿是小事一樁,但只要稍欠「疏通」,便會成為「A仔」的大事件。隨着小明步入青春期,我再次思索與他的相處關係。可以肯定的是,我不可使用責備的語氣,也不可以指令式的口吻告訴他做事的方法。一切要來得自然,所以我必須要無間斷、不害羞地與老師溝通,在他周邊做好「疏通」的工作。收到老師們來電,代表「疏通」工作得以展開,小明才能順利成長呢!

文:莊兒

作者簡介﹕白天與少年為伍,同哭同笑同青春,一起並肩闖蕩;夜裏夾在ASD大兒和ADHD小兒之間,生命中途掏空自己,重新學習「溝通」。為扶苗兒成長,園圃中默默耕耘,力尋妙方實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