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MILY / PARENT-CHILD

親子筆陣.華德物語:小華德變小惡霸?

2021/9/28

(作者提供)

1 photo

【明報專訊】大家好!秋天送爽,落在路邊的栗子、榛子、橡果等隨處可見,小朋友們在公園都不再瀡滑梯,大多都蹲在草地或沙地上蒐集果子,絕對是季節特別活動呢!這年我們都特別勤奮,近10公斤的果仁經過清洗和烤焗後,成為餐桌上的重要小吃和裝飾,閒時跟小朋友們練練盤核桃也挺不錯。唯一不太適應就是德國的秋天對我來說實在太乾,我和孩子們要開始塗上厚厚的潤膚乳了!

這回讓我簡單介紹一下華德的小一生活,德國小學大多是4年制,在4年內小學生會學習德語、數學、美術、體育、英語或宗教等科目,然後就會分流去基礎職業中學(Hauptschule)、實用專科中學(Realschule)及文理科的高中(Gymnasium)等中學體制。暫時我們只談小學吧!話說德國的幼稚園完全不能定義為「學校」,所以升小一是非常重要的分水嶺,小一開學典禮更是充滿儀式感的項目。家長們在當天送孩子一個造型浮誇的大甜筒,裏面裝了水果、零食、玩具、文具和小禮物(上圖)。開學當天大家就捧着大甜筒到學校一遊,讓同學們和教師互相認識一下。然後翌日正式開展早上7:55至中午的課程。為配合大多雙職家長的家庭,大部分小學都配有下午託管,讓小朋友在學校飯堂吃午餐,然後跟同學自習和玩耍,非常貼心。

升小難交友 紙鶴解圍

雖然我們用了整整一年時間為華德準備,爺爺奶奶也傳授了不少獨門絕技,讓他在德語方面有着三寸不爛之舌,可是,真正上小學時,他卻在社交方面栽了個大跟頭。話說華德媽幾乎自開學隔天起,就收到班主任荷莉女士通知:「請你務必在家跟兒子好好溝通,問問他為什麼要在學校欺負同學們呢?」我當初以為只是誤會或個別事件,但接二連三都有不同的學生投訴被華德打屁股、推撞,我也必須嚴正處理了。

荷莉女士再三提醒,要我必須用開放式問題(open questions)發問,比如「今天發生什麼事了」或者「為什麼有同學說你打其他小朋友」,之後等待兒子自己說出原因;而非自行假設個別情境,來讓小朋友回答是或否。我當然從善如流,雖然孩子支吾以對時的確會有心急搶答的念頭,但幸好我忍耐住,見他不願意詳談時,我們就先做別的事情,等待下一個安靜的契機到來。

後來,兒子終解答了他打人的原因。他說他沒有朋友,而其他人都有各自的小伙伴,所以妒火攻心了。德國小學有不少學校都是小一、二混合班,由半班小二學生像大姐大哥一樣協助新生,原意非常美好,但想不到就正正衝擊到尚未適應新環境的華德。有見及此,我就帶華德到超市蒐購一些適合小學生的健康零食,希望在下午的自習時間透過分享小吃,拉近同學們的社交距離。但美食攻略還不及摺紙小動物,有天我輔導兒子寫作業,在等待他緩慢地寫作時,我重拾了摺紙鶴的樂趣,華德也看得目瞪口呆。為了鼓勵他寫作業,我替他準備了摺紙小禮物,讓他送給同學呢。後來教師特地發電郵來讚歎這小工藝,帶給全班同學的喜悅,以及華德多引以為傲的神情,感恩小朋友的欣賞,希望華德早日融入小學生活。

快要德國大選了,可能會有不同的育兒政策,下次再跟大家分享德國的育兒趣聞。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