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MILY / PARENT-CHILD

辣媽CEO:月圓人缺念母親

2021/9/21

【明報專訊】以前母親還健在的時候,中秋節和做冬過年一樣,一定要一家人齊齊整整大魚大肉,一定要食完月餅水果拜神儀式全部做齊之後,才可以上牀睡覺。我的指定燈籠是大楊桃,哥哥的是小白兔,不過年年結果都是難逃劫數,燒毁收場。

大小T出世之後,婆婆照辦煮碗,中秋節拜神食水果玩燈籠全套做齊,他們兩個的燈籠選擇,一樣是楊桃小白兔。不過價錢和我小時候差遠了,最後一次買差不多$100,我嫌貴捨不得買,婆婆二話不說即刻畀錢。再之後是因為兩個都長大了,對燈籠已經沒有興趣,反而我因為以前的屋後有花園,心血來潮買了一些掛在樹上,為母親拜神贈興。那時候的手機還沒有現在先進,可內置鏡頭影相,所以沒有拍照留念。但那影像,留在腦海中,比拍照更深刻。

母親是7年前中秋時節走的,自此之後,中秋節總是傷感的。母親最愛吃芋頭,中秋節拜神一定有小芋頭,大T的口味和他婆婆非常相似,兩婆孫最愛一起沾砂糖吃。去年中秋突然抽起條根整芋頭糕,是為紀念我母親而做,膽粗粗放在網上賣,反應出乎意料之外的好。再之後百佳上架,到今日K11有實體店,始於為母親做的芋頭糕。我有想過,會不會是母親在背後指引主宰?

為念母親而蒸糕 今開店成生意

講起在內地做生意,我母親可說是個先鋒,有一段日子在內地開餐廳。說出來真的很諷刺,生意不好做不住很正常,反而生意好招來妒忌,結果只能以「被頂手」收場。不過對我來說絕對是好消息,因為可以幫手照顧大小T。

以前最煩厭討厭母親不論任何時候,只要蘿蔔靚芋頭靚就會蒸糕派街坊,從來未曾想過有朝一日,我會步母親後塵,還要青出於藍,不是派,是賣。不管是烹飪還是食材,母親都是我的啟蒙老師,跟着她去街市買魚買肉買菜,都為我累積了不少知識。我的小時候,即是大大話話半個世紀之前,西式食品並不普遍,有焗爐的家庭並不多,所以母親做的雪芳蛋糕很受歡迎。因為我坐不定又冇耐性,那雪芳蛋糕必定要用手打最少300下,我阿哥願意不願意也好,都要乖乖坐定定地打。當時的我以倖免於難沾沾自喜,怎會想到今日的我,日日不停做糕點,區區300下算什麼?

翻看母親舊照,原來母親當年和我差不多年紀時的打扮,無論是髮型還是衣著品味,和我幾乎同出一轍,靜靜雞話畀大家知,我當年總是喜歡以嘲笑她無品味為樂,算不算是現眼報?

我一直努力希望成為母親的驕傲,我相信,母親你一定會以我為榮的,是嗎?明月千里寄相思!

文:張慧敏

作者簡介﹕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