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MILY / PARENT-CHILD

新興運動﹕鬥智鬥力 射擊新體驗 校園激戰 爭奪「龍珠」

2019/3/19

近年校園流行Nerf Hunt這種新興運動,它既需要大量的體能,同時亦要鬥智鬥力,因此非常受學生歡迎。(黃志東攝)

9 photos

【明報專訊】近年有不少新興運動殺入校園,Nerf Hunt是其中一種。跟傳統射擊運動不同,Nerf Hunt用的都是發泡膠子彈和塑膠玩具槍,安全度高,連小學生也適合參與。然而,別以為它是輕鬆小玩意,Nerf Hunt需要有大量的跑動和閃避,同時講求精密策略及高度的團隊合作精神,稱得上是一項鬥智鬥力的高強度運動。

文︰沈雅詩

專門推廣新興運動的香港運動獵人有限公司聯合創辦人陳浚謙(Ronaldo)和他的幾名拍檔,這天又帶了30多把「長短火」和數百發「子彈」來到聖公會聖匠小學跟一班小六學生上體育課,當學生看見這些「重裝備」,都表現得非常雀躍,頻呼「好玩」、「刺激」。

引入新玩意 鼓勵學生運動

該校體育科教師梁嘉傑指出,校方不時引入學生較少接觸的新興運動,包括旋風球、花式單車等,無非是想帶來新鮮感,增加他們做運動的動力。他觀察到,學生對Nerf Hunt的興趣特別大,「今個學年,我們在六年級的體育課加入了4節Nerf Hunt,我見到大部分同學都玩得很投入、很開心。我估計,是由於這種運動易上手得來又緊張刺激,所以小朋友特別喜歡」。

雖這些「長短火」只是使用孩之寶Nerf系列玩具槍,但整個射擊練習,由上膛到練靶,Ronaldo都一絲不苟,要求學生做到足,「上膛時,要緊記槍口一定要向下;右手持槍的話,左腳便要踏前;持槍手和輔助手都要同時伸直,然後用『慣用眼』通過準星、照門跟目標連成一線,瞄準後就可以射擊」。

當天由於課堂節奏比較緊湊,學生要輪流上陣參與攻防賽及爭奪賽,因此在練習環節時,Ronaldo便省卻了障礙賽元素,只要求大家作定點射擊,「很多小朋友平日都甚少做運動,所以在射靶前,我們經常刻意加入一些體能動作,例如蹲跳、屈膝掌上壓等,過了這幾關,同學才可走近目標持槍射擊,希望在過程中提高他們的運動量」。

講求誠實 被擊中自首

熱身過後,學生便可上場比賽,為確保安全,所有沒佩戴眼鏡的學生,在作賽期間,都一定要戴上護目鏡。攻防賽的規則很簡單,雙方4人作賽,在限時內,鬥快把敵方的靶和隊員擊中,擊中得愈多的一方便勝出。不過,在子彈橫飛的比賽場上,裁判都有可能「睇漏眼」,這時,Nerf Hunt的「誠實機制」便發揮作用。「這項運動規定,在作賽時,但凡被敵方擊中身體任何一個部位,包括是手槍,即使沒有人看見,參加者都要誠實舉手,示意離場。」Ronaldo解釋。

在採訪當日,記者便目睹了幾次舉手「自首」的場面,Ronaldo亦很滿意學生的君子表現,「我常說輸贏不重要,想遊戲好玩,便一定要守規則」。

相對攻防賽,爭奪賽更講求策略運用及團隊合作精神。比賽同樣採取4人隊制,每隊可獲發2把長槍及2把短槍,今次除鬥快擊中敵方的靶和人之外,還需要掠奪敵方的寶物「龍珠」。然而,遊戲限制了持長槍的隊員只能作防守、掩護,掠奪「龍珠」的重任需交由持短槍的隊友。

反思勝敗 培育成長型思維

經過一輪激烈的對決,各組終於分出勝負,Ronaldo在公布結果的同時,也跟學生一起檢討賽果,他說︰「我們設計的Nerf Hunt,在比賽後會有解說環節,由教練引導學生反思。教練會嘗試帶領學生探討勝敗背後的原因,例如練習時是否認真、比賽前有沒有計劃、比賽期間有沒有足夠溝通等。」

Ronaldo補充,活動的背後,是希望培育學生的成長型思維(Growth Mindset),「科學研究發現,我們會有固定型思維(Fixed Mindset)和成長型思維。前者出錯時會逃避,不想參與,後者則會不斷思考,從錯誤中學習。我們希望通過Nerf Hunt這種體驗式學習,讓學生反思自己在面對逆境時所採取的態度,最後把這些經驗概念化並應用到日常生活中」。

■學生心聲

以一敵三 作戰到底

「剛剛的爭奪賽,非常刺激,我持『長槍』的,或許我掩護工作做得不夠好,所以我的隊友很快便全部『死光』,結果我要孤軍作戰,以一敵三。雖然很艱難,但未到最後一刻,我不想放棄。由於我不能去搶龍珠,便唯有努力去射靶和射人,最終10比7完場,我還是輸了,不過也不是輸得太難看吧!」

先輸一局 反敗為勝

「在爭奪賽中,我們先輸一局,後來卻反敗為勝。在第一局,我們4人完全沒有溝通和分工,結果我獨自去搶龍珠時,被敵方槍手埋伏擊中。在第二局,我們經商量後,改由兩名『短槍』手一起合攻一粒龍珠,理由是即使其中一個被敵方擊中出局,另一個亦有機會得手。這個辦法果然行得通,最後我們贏了。」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3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