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 & LEISURE / TRAVEL

DIY天然手工香 一縷輕煙淨化心靈

2021/10/12

手工香——近年不少人愛在冥想、做瑜伽時點香,希望藉一縷輕煙鎮靜心神。圖左為塔香,圖右為尼泊爾繩香。(蘇智鑫攝)

6 photos

【明報專訊】傳統在廟宇燒的線香,相信是我們最常接觸的香。這些濃烈的線香混合在密封環境和人堆之中,叫人一點也不好受,因此除了供奉神明,我們甚少有燒香的習慣。不過在日本或其他地方,不少人都會點香來安靜心神,有本地製香師到訪西藏、尼泊爾和日本等地,學習製作手工香,甚至與本地農場合作,以柚子果皮來製香,藉一縷繚繞輕煙,淨化心靈。

踏入鄭志堅(Max)的okapi studio,可見一瓶瓶盛滿製香粉、製香原料的玻璃瓶,整齊地放置在木架上,整間以木材家具為主的工作室,貼近時下文青氣息。的確,Max製作的香,從外貌到氣味都大膽創新,無論是創業初期自創手工香,還是與本地農業合作,以本地農作物及其副產品製成的各種香品,都讓大家覺得,香,不止得一種。

香形態燃燒法多樣

昔日一縷輕煙盛載信徒向上飄揚的希冀,如同與神明溝通;近年,不少人無論在冥想、禪修,還是心情煩擾時,都會點起香,澄明心神。 Max說遠在唐朝,人們已經不止因祭祀、驅瘟疫而焚香,他們將香演變成一種物質享受,「當時有句說話『日檀夜沉』,即日間燒檀香,幫助提神,而晚間點沉香,則可安神」。後來點香文化傳到日本,香更可以從直立點燃,到橫放點燃,甚至打斜點燃,成為生活的一種點綴。

為了尋香,Max曾四處學習製香。他到過潮州學製龍香,那是一些高達3、4米的大香,上面雕有龍鳳圖案,用於廟會、祭祖時燃點祈願。他也曾到過尼泊爾,學做禮佛用的藏香,將天然材料磨成粉末,製成一根根短而粗身的棒狀香。至於另一個製香重地——日本,他在當地學到製作印香的方法。什麼是印香?即是不直接點火燒香,而是以空薰方法——燃點炭粉,在上面放印香,待熱力向上飄升時,帶出印香氣味。

香的種類、燃點方法多樣,不少人卻仍止於拜神燒香的階段,有6年製香經驗的Max特意開設不同的製香班,讓大家體驗不同地方的製香文化。

混合材料加水搓揉塑形

香的形態多變,但做法萬變不離其宗,「不外乎加入有黏性的粉(即香粉),然後放入粉狀的原材料如檀香,再用水將它們黏在一起」,最後塑成線狀、花狀、塔狀等。

Max取用中西方各一款草本材料,示範自創的手工香。他將艾草粉和白鼠尾草粉混入香粉,並逐少加入水,將粉末搓成黏土一般。搓揉時專注於指尖動作,一邊搓,一邊感受香糰的質地,過程好不治癒。香糰形成後可塑成傳統塔香,又或放入花朵、葉子、小熊等形狀的曲奇模,用力一壓,倒模出一個個可愛模樣的香塊,只需曬乾2至3日就可燃點。

存放密封環境免受潮

如果心急得很,一刻都不能等,Max都有方法。「繩香是唯一突破傳統,不需加水和黏合粉的香,就如煙草一樣,用一張紙就可捲成。」他續說:「當時在尼泊爾看見時,想起很多人沒耐性等待香乾透,而繩香便可即製即點,尤其適合心急的香港人。」他取出尼泊爾Lokta Paper,弄皺後攤開,加入艾草粉、白鼠尾草粉,不時抖一抖紙張,讓粉末均勻分佈,繼而扭成麻花辮一樣,即成!手工香和繩香約可燒15至20分鐘,它們以天然材料製成,不會有期限,愈放得久氣味愈濃郁,不過,香港環境潮濕,為免受潮,他建議在密封環境下保存。Max解釋,天然材料製成的香,材料的分子與分子會隨時間融合得更好,尤其加入樹脂類如乳香,木本材料如檀香等,放得愈久香味愈濃;而純粹加入草本材料如艾草的,會較易受潮,香味持久度相對較低;至於一些加入香精的香,香精會隨時間蒸發,香味愈放愈淡。

尼泊爾繩香即製即點

至於香味從何而來?他說自然界中有很多植物可磨成粉,為香品增添香味,如常見的檀香、艾草等,但並不是每一種材料經燃燒後都能散發香味,「艾草、石菖蒲等燒過會有草本的本身味道,但薰衣草、迷迭香燒出來只有臭味」,薰衣草和迷迭香需經純露機提煉出精油,才能用於製作不同香品。

大家或者會認為拜神香難聞,因其添加不少化學物質助燃,令其燒出來的氣味刺鼻,Max說,「一直都在想,可不可以用其他材料取代」,令香的氣味更多元。他試過用鐵觀音、抹茶粉製香,又與本地農場合作,用荔枝窩的柚子皮製造蚊香。「用天然材料製香,燒完的灰可當作植物養分,放回泥土,再孕育出新的植物,形成一個永續生態。」取之天然,棄之天然,是Max最想做到的事。

■okapi studio

製香班:每堂約2小時,收費視乎製作的香品類型,$480起

網址:www.okapistudio.org

查詢:5536 0004

文:張淑媚

編輯:梁小玲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