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 & LEISURE / CULTURE

當不雅兜口兜面

2021/10/17

(Stella So提供)

1 photo

【明報專訊】港大要求移走《國殤之柱》(Pillar of Shame),引發原作藝術家高志活與校方隔空拉鋸;平日掂行掂過的師生這陣子不禁多望兩眼,甚至趕緊拍下「遺照」,好像這尊橙紅巨柱的存在,一直就為了等着見證遭遇抹殺的今日。漫畫家Stella So也在臉書專頁發表作品Time to Move On(她說是用iPad畫所以快但顏色不夠準),我請她給我們畫一個作品二號。

一直說8964啟蒙了一代人關心祖國,是香港歷史的分水嶺。此前呢,香港人對歷史和家國認識不深也不太在乎,革命偉人只識一個國父孫中山,前前後後加埋一個簡單大敘事,就有了新中國;忽然今年保安局長離奇殺出個紀念雙十的禁忌,足下真空霎時失重。葉蔭聰文章翻開上世紀流行文化追蹤香港人的民國概念,慨嘆香港官僚無力經營意識形態,只徒荒腔走板。

民間則有扶乩(音:箕),與新界祖堂地的傳統一樣,實是一頁成功避過時代輾壓的中國歷史;下一頁講解的法治ABC,已然是現代香港的新秩序,但這港人引以為傲的一頁在《國安法》的威權下將受如何的衝擊和變調?新近便傳出港大法律學院排名報跌,國安案件的法律代表也少不得一番腦交戰。

林超英的「搵老襯」系列來到最後一期,寫林村社山的故事,涉及土地過去亦曾多次闖關城規會不果,林質疑地產商借「土地共享」計劃「暗渡陳倉」。綜觀系列幾篇核心爭議均是地產商將官地納入規劃,以達至「七成公屋」是為「搵老襯」,地產商據立法會記錄堅持只通過規限須建「七成公屋」,該怎辦?是否作為民意代表的立法會看漏了眼?

嫌《魷魚遊戲》太流行,可回帶看黃子華的《金盆𠺘口》,當「面斥不雅」的微妙平衡不再,學習招架兜口兜面的不雅,也許便成了無法迴避的功課。

編者話˙黎佩芬

圖˙Stella So

編輯•蔡曉彤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