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 & LEISURE / CULTURE

專訪恐怖漫畫大師 伊藤潤二:讓讀者享受神秘樂趣

2021/10/15

「走進伊藤潤二的詭異世界」體驗展,現正在南豐紗廠舉行。(南豐紗廠提供)

6 photos

【明報專訊】讀過日本漫畫家伊藤潤二的恐怖作品,一定有同樣的疑問:「怎可能想到且畫到這樣的故事?」舌頭變成蛞蝓的少女,以詛咒人為樂的雙一,從屍體與血漬中無限再生的美女富江等。故事背景是日常生活,因此讀者會不自覺地以為恐怖事隨時在身邊發生。記者邀得伊藤潤二親自解釋,為何他的漫畫如此恐怖?

伊藤潤二是刻下南豐紗廠Halloween節目的合作對象,體驗展「走進伊藤潤二的詭異世界」,以他5部漫畫作品為藍本,包括《至死不渝的愛》(又譯:十字路口的美少年)、《雙一恣意的詛咒》、《蛞蝓少女》、《沒有道路的街道》和《富江.鬼屋》。展覽的概念是讓觀眾走入「一格」漫畫之中,並以真實比例的角色雕像、佈置及聲效等,還原二次元的漫畫場景。伊藤潤二在香港的書迷很多,記者訪問他之前,訪問了伊藤潤二香港書迷會會長hana和繪畫鬼怪的藝術家陳翊朗,先打個底。

近年伊藤潤二的漫畫以跨媒介呈現,改編成動畫和電影,又在多地舉辦展覽。問伊藤潤二覺得南豐紗廠選擇的漫畫是否適合立體化,他說:「每一部漫畫對我來說都很有意義,所以很高興在香港的展覽中選擇了這些作品。可以平均地選出強調舞台布景的作品和強調人物設定的作品,展覽來說是很適合的選擇。」但他也補充,另有一些其他作品也適合立體化,「我覺得《長夢》、《魔音村》、《呻吟的排水管》也是不錯的選擇」。

在是次體驗展獲選的漫畫中,hana推介《沒有道路的街道》,當中有很多扭曲的場景,以立體方法呈現會非常有趣。南豐紗廠還原了故事中極多眼睛的怪物,從牆上孔洞中偷窺別人生活的一幕,對活在空間狹窄和大數據世代下的香港人來說,是很有共鳴的故事。

下詛咒怪小孩 作者童年原型

到底伊藤潤二這些故事靈感從何而來?他曾在訪問提到,因年紀漸大,靈感比以前少,不知他是否懷念年輕時畫畫的時光?「在不同的時期會有不同的情况出現,通常我從所見所聞中會浮現出一些靈感,再從這些想法把情節聯繫起來。年輕時畫畫的時光當然懷念,希望可以維持當時那種青澀的熱情,繼續畫下去。」

伊藤潤二部分作品以他小時候的經歷為題材,體驗展中《雙一恣意的詛咒》的主角雙一,原型就是伊藤潤二自己。「小時候我的想法很消極,試過想詛咒不喜歡的人。我帶着反省的心情創作了『雙一』這個角色。」。雙一是個古靈精怪的孩子,嘴裏總是含着鐵釘,透過將玩偶釘在樹上來對人下咒。體驗展中雙一釘住的玩偶還會望着觀眾的,非常恐怖。伊藤潤二又補充︰「雖然算不上是自傳,但《隧道奇譚》及《壞小孩》也是以我小時候成長的城市為舞台而創作。」

在雙一下詛咒的樹林裏,還有一隻蜘蛛,就是漫畫中雙一穿起恐怖的蜘蛛服裝到處跑的情節。昆蟲、小動物是伊藤潤二作品中常見的題材,除了《雙一恣意的詛咒》之外,還有少女舌頭變成蛞蝓的漫畫《蛞蝓少女》,伊藤潤二是不是有仔細研究昆蟲、動物的動作和身體?他說:「蛞蝓、蜘蛛和蟑螂都很可怕,但看着相片倒是沒有問題。我會一邊參照相片一邊畫。因為畫漫畫有交稿的限期,所以我不會詳細研究昆蟲。我用一些想像力畫出昆蟲動作,我認為這更容易發揮出漫畫的威力。」

參考日本民間傳說與外國建築

另外一些作品的靈感來自日本民間傳說,《至死不渝的愛》故事中提到「辻占」(十字路口占卜),漫畫中因求愛而忐忑不安的少女,會在十字路口向遇上的第一個人問自己的戀愛會否成功。原來漫畫中這個占卜習俗經過改編,伊藤潤二說︰「《至死不渝的愛》中的辻占習俗,我是看百科全書時發現的,是以前日本實際存在的習俗,但漫畫中的辻占與實際略有不同。按照百科全書的說法,實際的辻占不是直接向路過的人詢問算命答案,而是在路邊偷聽對方的談話,判斷是好是壞。」還有《白砂村血譚》都是以日本民間傳說改編而成。

伊藤潤二亦會參考外國文化和建築,他說︰「日本文化當然很重要,但根據作品內容,我亦會參考外國文化。例如嘗試讓主角像哥德式恐怖故事般,住在西式建築中。」在漫畫《科學怪人》及《憂國的拉斯普金》中,伊藤潤二曾繪畫歐洲及俄羅斯的場景,會不會再畫其他國家和城市呢?「目前還不清楚,但我認為有機會再畫海外場景。」那有機會畫香港嗎?「我之前因為另一個展覽來過香港,但逗留時間不多,也無法到很多地方觀光。香港的話,我從前看過李小龍的功夫電影,我想如果有機會畫香港應該會很有趣。」

熱中繪畫鬼怪的香港藝術家陳翊朗,也是伊藤潤二的粉絲,陳翊朗說鬼怪畫作要給人恐怖的感覺很困難,恐怖與搞笑只是一線之差。伊藤潤二如此回應︰「基本上因為我要畫恐怖的漫畫,光看圖畫就覺得恐怖。然而,人物的台詞和遇上恐怖場景時的反應,畫出來後可能會讓讀者不自覺地笑出來。有時候是刻意的,也有非刻意卻不禁笑出來的場面。但即使不是刻意安排而令讀者發笑,我也不認為是壞事,最重要是令讀者高興。」雖然伊藤潤二已是國際知名的恐怖漫畫大師,但他直言︰「對我來說最困難的是,打從心底覺得恐怖的恐怖漫畫,我到現在還未可以畫得出來。」

恐怖感來源:眼神、線條

陳翊朗指伊藤潤二的作品,單是圖畫已令人覺得恐怖,現時在歐美畫壇都無出其右。恐怖的感覺,可能來自伊藤潤二筆下人物的表情。陳翊朗留意到伊藤潤二繪畫的眼睛非常傳神,他自己畫鬼怪也是由眼睛畫起。不過問伊藤潤二,他卻覺得沒有太多可分享︰「這是關於個人感覺的東西,所以我不能很好地解釋它。 看了不同漫畫前輩老師的作品,受到作品的影響,自己也想畫這樣的漫畫,同時,創作了自己的漫畫人物。」在其他訪問中,他就曾提到參考過前輩楳圖一雄等的作品。

陳翊朗說自己最深刻的角色之一,就有《時裝模特兒》的淵小姐,她臉頰極長,牙齒參差不齊又極尖,這些特徵都給人恐怖的感覺。hana則覺得伊藤潤二作品中密密麻麻的線條也給讀者恐怖的感覺。陳翊朗好奇伊藤潤二創作時是圖畫給人恐怖感,還是人性故事給人心理上恐怖的感覺更重要?伊藤潤二回答︰「兩樣都很重要,但我喜歡能在圖片上展示的恐怖。而當我能畫出心理上的恐怖時,會有獨特的滿足感。」

用黑暗漫畫 緩解黑暗現實

對於漫畫讀者,伊藤潤二說︰「我想讓讀者享受恐怖漫畫的懸疑氛圍。與其嚇倒讀者,不如說我想讓讀者享受『神秘的樂趣』,將人類的黑暗面聯繫超自然現象再畫出來。」他不覺得畫或者閱讀恐怖漫畫會帶來心理負擔,而是相反︰「對於一些人,包括我在內,看到一些因為人類黑暗面而引發的新聞感到厭惡,而我將這種真實的人類黑暗面否定並畫出來,大家在漫畫中或許可以緩解焦慮。」

要營造恐怖感,場景亦很重要,伊藤潤二的作品經常出現扭曲的肢體和建築空間,除了上面提過的《沒有道路的街道》,還有《富江》。大部分人對《富江》的印象是美女主角,其美貌會令追隨者為她做任何事,甚至自殺,這個美女還能夠從殘肢與血液中重生。伊藤潤二想像的方法是︰「圖畫是2D的,可以自由地畫成扭曲,我畫的時候,會反覆嘗試看看如何畫得有趣。與此相比,將漫畫製作成3D便非常困難,而今次的展覽敢於挑戰並以3D形式重現漫畫,我真的十分期待。」

伊藤潤二當上漫畫家前曾任職齒模師,也略懂解剖學。「我本來就很喜歡製作立體的東西,所以我想做一些立體的作品應該會很有趣。」伊藤潤二作品立體化,其實並不常見。南豐紗廠市場總監梁婉玲分享是次合作,所有雕像都要製作迷你樣本,寄到日本由伊藤潤二親自批核。在最後一個展區《富江.鬼屋》的雕塑,連富江手臂的位置、辮子上的蝴蝶結,還有《蛞蝓少女》的頭髮光影,伊藤潤二也會親自指點如何改動,對細節特別執著。伊藤潤二的作品已改編成多種形式呈現,但還有另一件事想試驗︰「我小時候對動畫繪畫很有興趣,也經常畫翻頁書(flip book,パラパラ漫画),如果我能畫這樣的東西會很有趣。」

● 走進伊藤潤二的詭異世界

日期︰即日至10月31日

地點︰南豐紗廠M層The Annex(荃灣白田壩街45號)

票價︰$180

網址︰bit.ly/3zYHTzz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 feature@mingpao.com

文:胡筱雯

編輯:蔡曉彤

美術:張欲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