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 & LEISURE / CULTURE

拉打達人爆箱兄弟 相信有英雄 超人便存在

2019/3/17

「爆箱兄弟」Johnny(左起)、Louis、刀鋒有份籌劃平成幪面超人變身賽,沒想到事後引起熱烈討論,但他們說更高興的是,有很多人出言支持參賽者。(李紹昌攝)

3 photos

【明報專訊】按一按腰間,右手伸出,橫掃呼叫Henshin(變身)﹗

雙掌在胸前打個交叉再朝下,完成。

走前一步,從左邊腰際揚起手,同樣雙手交叉,完成。

左手抓住空氣向前舞,右手往左插,握雙拳,完成。

一場幪面超人變身賽,無腰帶,無變身器,參賽者依然投入在兩分半鐘變身廿次,事後卻掀起網上罵戰,有人說,大庭廣眾,如果見到自己個仔這樣做,會斷絕關係;有人質疑,好想知片中人買唔買得起樓;更有大群人反駁,你可以笑,但問心你有沒有被笑的勇氣?

有份構思這個比賽的是「爆箱兄弟」,三個「拉打迷」Louis、Johnny、刀鋒開了個專頁,平日拍片將玩具拆箱,衡量是否值得買,當中許多是幪面超人商品。他們在比賽前還拍片親身示範,匆忙間找不齊腰帶,也是釘書機、剪刀當道具來變,幽自己一默。常在影片現身的刀鋒說,「玩係興趣啫,唔需要講到買樓、搵食咁嚴重」。釘書機不是腰帶,買到腰帶都不等於自己是超人,其實他們很清楚,但這天我坐在他們拍片的工作室,斗膽問幪面超人跟鹹蛋超人有咩分別,也問他們如何相遇與相信。原來人生有個真正朋友與愛好,的確好極。

搞變身比賽 為興趣拍拆箱片

底褲著出面是超人,三分鐘之內閃燈要打死怪獸又是超人,頭頂有觸鬚都叫超人,在香港只說「超人」不知邊個打邊個,駛電單車出場的幪面超人(Kamen Rider)在擁躉口中叫作「拉打」。Johnny笑言:「但人們多數只認得超人迪加。」相當粗略地形容,多以銀、紅、藍為主色,閒閒地都五十米高的,為保衛地球與巨獸戰鬥的外星人,是鹹蛋超人(Ultraman)。不過他們並非世界唯一打怪物,將惡人重罰的英雄,東映自一九七一年開始製作幪面超人電視劇,早期的昆蟲複眼、圍領巾是經典造型,不少人說較熟悉昭和拉打,指的是至一九八九年出現的歷代幪面超人,而今次比賽二十個變身姿勢,則是由二○○○年播出的幪面超人「古迦」數起,每年都有新一代拉打,來到二○一九年平成時代即將落幕,平成幪面超人亦踏入二十周年。

遇上別人弄不清超人幪面或鹹蛋,拉打迷會生氣嗎?Louis、Johnny異口同聲:「已經睇化」、「你要我分辨K-pop偶像,我也分不到」,卻聽見刀鋒響亮聲線在其中,「我好介懷,我放唔低」。自嘲完又朗聲哈哈笑,到Johnny認真一句「反而分得出就知有偈傾」,他倒說:「又冇咁誇嘅,我都分不到《皆大歡喜》與《愛回家》。」這個放滿模型的地方,是Louis的工作室,頭戴cap帽的他比較低調,是「爆箱兄弟」專頁的統籌,在影片露面主持的多是刀鋒,Johnny負責拍片、剪接等後製。

「我跟刀鋒相識已是多年前,添馬艦搭了個電影節」,捧《幪面超人The First》的場,二○○六年。「我只有十多歲,去到誰都不認識,我正坐在刀鋒旁邊,他不搭理我。我見到他們拿着玩具,自己沒有,便問他借來看一下,他也不理我。」沒有facebook的日子,他們透過網上論壇「玩具獵人」認識,少年Johnny第一次出席玩具迷的燒烤活動,家人還怕他學壞:「那時只有中三、四,與他們三唔識七,家人還陪我到集合地點,離遠望這群人拿着玩具在聊。」如果拍齣屬於他們的英雄片,這就是成軍的一場。

平成超人 商品愈出愈多

刀鋒笑Louis記仇,其實拉打迷記性都很好。自平成開始,二十年絕不只二十個拉打,劇集一年五十集,刀鋒逢周日計準時差在早上七時半與日本同步,守候二十分鐘的新一集播放。平成第一代古迦仍是one-man band,Johnny在數,「第二代亞極陀開始,幪面超人愈來愈多,總共四個,到之後那年的龍騎已有十三個」。刀鋒完美接續開口問:「你知道為什麼嗎?賺錢嘛。十三隻公仔有十三條腰帶,超人愈多,出的商品也愈多。」說昭和與平成之別?「簡單講,以前一條腰帶戴到尾,現在十幾廿條,又要插各式各樣的道具在腰帶才可玩齊所有function。」細看變身片,歷代變身姿勢都愈變愈忙,尤其幪面超人W(二○○九年開播)之後的,帶齊道具的參賽者都急得變完身即把道具拋在地上。

「以前好癲,會追齊,出十條都買晒。」Johnny記得幪面超人月騎面世那一年,「通常二、三月播新一輯,我們在農曆新年時,年也不拜,就在玩具店門口等開門」。待在對面球場,輪流打電話到店裏問職員貨來了沒有,輪完只好扮聲,刀鋒壓扁聲音想當年,「喂,到咗貨未呀?」最迷拉打的時光,就算每星期二、四出動逛旺角的玩具店總逛不厭,「次次走相同路線,兆萬、信和、先達,直落朗豪坊飯堂,食飯開玩具」。

為賣腰帶玩具 劇集似廣告雜誌

平成已到終章,你們會否期待新世代?Louis坦言:「現在沒有很多期待,因為今時今日已太一式一樣,沒以前狂熱了。你知(今天的劇集內容)是為了設計產品而做,以前是做完順帶推出產品。」拉打推陳出新,刀鋒有時在開箱影片都會說,劇情不吸引,連帶收藏玩具的興致也減低。幪面超人Drive要用的士、警車、救護車各式車仔加入變身器,他形容劇集頭三十集都像廣告雜誌,向小朋友展示怎樣用車仔,賣夠玩具,三十集之後就變了引人追看不休的警匪片,「開始有主線,原來主角父親被屈是殺人犯,他要為父申冤,查出警署很多人收了黑錢,高層是怪物,陷害父親」。

超人也是人 不是無敵

幪面超人劇集是新編導及新演員的跳板,除了主演Drive的竹內涼真,男星小田切讓、佐藤健、菅田將暉等都是拉打出身,於是廿年來劇集如何平衡sell玩具及劇情質素,亦視乎編劇、演員如何發揮。哪套是公認的神作?「很難說大家特別喜歡哪個,但若說公認好看的都是Build跟鎧武。」Johnny語音未落,兩名兄弟已禁不住,「欸」、「唔好屈我」、「冇得講,個個定義不同」。Johnny喜歡有伏筆,刀鋒則愛有點點啟發的劇情,「Faiz(幪面超人555)的主線是好人好唔晒,壞人也壞唔晒,是社會將他逼到盡頭才鋌而走險。另外只要執到腰帶就能變超人,殺人犯都可以,不再是改造人,而是靠高科技變身;主角也特別,覺得沒責任打怪獸,今日冇心情就不想打,那是正常人,一定有自私一面的」。

幪面超人出自漫畫家石森章太郎原作,有說作者在一九九八年逝世後,平成劇情就沒昭和故事暗黑,更貼近小孩口味,刀鋒亦是最愛幪面超人一號,「昭和拉打都是改造人,被別人歧視他是怪物。以前的幪面超人只有一個,沒同伴沒朋友,沒人知道他暗地裏做了那麼多,但又不停戰鬥受傷,帶出孤獨的悲哀」。Louis說也有點與年齡有關,年輕些的他最愛古迦,平成沒堅守改造人設定,超人也是擁有血肉之軀的凡人:「古迦打完會流血,不像現在的超人打到瀕死仍是咁靚仔,頭都set好。他們始終是人,就算變身,最多增強能力,不會突然變無敵。」

超人死去 因投訴而復活

超人一死,不知震驚幾多小孩。他們提起曾有角色在充滿聖誕氣氛的一集死去,在日本有母親投訴角色之死嚇壞了正抱着玩具看電視的孩子,最後官方要道歉,超人要復活。為了迎合兒童市場,成年人觀眾像刀鋒談起復活不合理情節都不太滿意,但他們欣賞角色在日本被當成是真人,得到尊重,「不會像香港的阿媽告訴小孩,『是假的,唔好癲啦』」。

眼前三兄弟,怎會不知超人真假,怎會不知有些劇情只為賣產品。一百一十八元手掌咁大的模型,今天賣到五、六百元,Johnny現在看情况再決定是否入手,Louis仍在儲專攻成年人市場的CSM系列腰帶,盛惠上千元:「玩具公司也會計算年齡,前十年看超人的小朋友現在已有經濟能力,近年的CSM系列好成功,標榜可模仿戲中的道具質地。」他想起兒時玩具與劇中道具相差甚遠,「便自己噴油,當然不會噴到佢咁靚啦,CSM就是給細個瘋狂的那班人」。小時候,踩單車都要戴着腰帶,沒有超人的電單車,就把紙包飲品攝進車胎,幻想輪子擦起來的聲音都有一兩分似樣。刀鋒都把玩具給Louis噴色,小手工做着做着,長大後的工作室也放個噴箱,Louis成為了玩具設計師。

三人英雄片劇情來到今天,從前手抱咁大已聽父親講幪面超人故事的刀鋒,一心想為動畫角色配音而入行,為人所知是為《龍珠》菲利配音及常讓朋友笑破肚皮的叮噹(林保全版)聲線,談到第一次捧着幪面超人配音稿,「開心㗎,喊㗎大佬」。接到大雜燴電影集合歷代拉打,他調皮說趁同事未弄清角色,趕忙先挑喜愛角色填上自己名字。變身比賽罵戰中,有人笑「特攝」劇集幼稚,特攝所指是特殊拍攝,今時今日特效早見怪不怪,Johnny說舊式特攝「好似哥斯拉、戰隊、超人,set好場景、街景,有人站在當中」。鹹蛋超人踩着的是模型,不是由綠幕再造效果,柴娃娃嗎?Johnny說,他更懂欣賞特攝的運鏡,「例如看從模型屋往外拍,營造鹹蛋超人的大頭在窗外經過的效果」。現在他正職從事影片製作。

係呀,興趣搵唔到食,當年同好各有未來,「不像以前成班人,剩下我們幾個還是很想分享,因為玩具買返來玩,一個人玩好悶,都想share開去」。

二○一七年開了「爆箱兄弟」專頁,開箱片、開箱文算是網絡發展下的新事業,但靠「爆箱兄弟」賺錢養活自己,他們斷言在香港不可能。即使Louis也設計玩具,卻從不將自家品牌產品放在專頁宣傳,「我個人不想混淆,因為初初搞這個專頁不是為幫自己,我想靠自己去做。我們呢班兄弟早定好方向。由始至終不想太多,只求玩得開心,想得太多就會變質」。一直坐不定的刀鋒,本來自個兒拿個甲蟲模型當腰帶在「變身」,聽到這句也與Johnny認真說:「對。」

超人過時了嗎?

兆萬十六樓的全層玩具店已做不住消失,對面宇宙船都搬走了,他們早不再勤於流連店內店外蒐羅新貨。日本英雄主流有三大類,鹹蛋超人、幪面超人以外,還有戰隊,都已過時了嗎?Louis說,不妨周五下班時段到油麻地現時點看看,照樣人擠人。在人來人往的尖沙嘴商場搞變身比賽,他們透露主辦方都怕無人參加,誰料多達八十人報名。刀鋒當天是評判之一,參賽者的認真讓他喜出望外,現時網上熱傳的是季軍豆腐,不帶任何道具,力道卻做足,拉打迷追逐玩具多年,空拳空掌反而帶些「腰帶在心中」的純真。豆腐輸在時間稍長,刀鋒說當時都有些尷尬,因為全場覺得他表現最佳,「哪料到背後一陣歡呼,冠軍將獎品Switch遊戲機拱手相讓」。Louis:「這件事很有趣,不是單純比較,這個結局好似拍戲,大家互不相識,但透過興趣多了班朋友,是開心事。」

拉打新戲剛上映,爆箱兄弟當然先看為快,Johnny篤爆刀鋒好感動,「你冇咩?」,他又對兄弟還嘴:「電影說的是,究竟幪面超人是虛構還是現實,其實唔緊要,只要你心裏相信有英雄,他們便存在。」你buy嗎?「我buy呀。每個人心中英雄定義都不同,每個年代的超人都有fans。」但無改拉打迷最愛爆箱兄弟的均真:「雖然是有些眼高手低。」

文 // 曾曉玲

圖 // 李紹昌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