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 & LEISURE / CULTURE

沙發薯﹕法庭難審?用紀錄片檢視性罪案?

2019/3/15

紀錄片Leaving Neverland(網上圖片)

1 photo

【明報專訊】家事,人家閂埋房門後外人無權干預;房事,就更加是當事人的親密私事,無人應過問。因此從來涉及性事的糾紛或罪案都充滿灰色地帶,實質證據不多,往往都是涉事人各執一詞,審訊的結果亦因而通常具爭議。最近電視箱上的兩部紀錄片都引起廣泛討論,正正因為都是有關房門背後的事。

擅長探討尖銳話題的紀錄片製作人Louis Theroux這次的最新作品The Night In Question是回應近年美國大學性暴力訴訟上升的趨勢。有趣的是數字的上升不直接代表性暴力事件實際上比以往較多,反而這是因為近年社會有更開放、更諒解性侵受害者的風氣,同時Me Too等女權運動獲得廣泛大眾注意,這令受害者——多是女性——更勇敢地公開他們的不幸,起訴施暴者。另一邊廂,有不少男士卻認為這是過火的「政治正確」,男性,就算最終被判無罪,仍然很容易會因為這些性起訴而毁掉前途及聲譽。基於這背景,Theroux到美國訪問耶魯大學因被同學起訴強姦而被停學的學生Saif Khan,從而了解更多。

Saif Khan的問題一晚是在萬聖節派對中與女同學搭上並發生性行為。第二天早上,這名女同學向Khan提出起訴。校方即時將他暫時停學,踢出校園,等待法庭處理。Khan相當震驚,因為他認為這是二人同意的性行為,並不察覺女事主特別醉。不過,女事主卻有不同講法:她在派對當晚飲酒飲到斷片,同學們都目證她超醉,但Khan卻依然與事主性交,她睡醒時才發覺自己被強姦。

法庭裁無罪 耶魯堅持不准復學

雖然Khan被法庭裁定無罪,但他仍然不獲耶魯大學批准復學,全因美大學有自己的專家及調查程序,他們對實際證據的要求不及警方高及嚴謹,所以縱使法庭裁定當事人無罪,大學仍可堅持他們的調查結果,要求當事人永久停學。這正是最具爭議的部分,亦是Khan與他的律師猛力批評及嘗試推翻的地方。

性罪案充斥極多灰色地帶,各方有各講法;我們永遠只能綜合大量證據,才能作出一個較準確的決定。事實上法律從來都不擅長處理涉及性侵犯的案件,加上以前社會風氣相對保守,不少受害人都因為種種個人理由而放棄訴訟。又或是如果當事人有錢有權力,那就變得更複雜,施暴者就更易甩身,就像Me Too中受害人均以個人身分公開施暴者的做法,又或是數月前的R Kelly,又或是今月最熱的話題人物,已故的Michael Jackson。

生前未定罪 死後被指控

Leaving Neverland是英國紀錄片導演Dan Reed有關Michael Jackson長達4小時的紀錄片。此片由兩個受害人Wade Robson和James Safechuck以及他們的家屬,指控MJ如何在他們分別7歲及10歲時開始性侵犯兩人。除了分享他們如何透過比賽及面試因而認識MJ,二人都詳盡透露性侵犯的所有細節,所以結果十分震驚,不少電台包括BBC亦決定暫時停播MJ所有作品。

兩個受害人及家屬的詳細描述均涉及這數十年有關MJ的謠言及指控。與英國已故兒童節目的廣播人Jimmy Savile的情况一樣,也是生前在法律上從未被定罪,而是當事人死後,受害人才在紀錄片公開指控(正是Louis Theroux的作品)。

當然,你亦有權與MJ的親屬及fans 一樣,繼續選擇不相信,認為MJ是無辜。那你大可繼續播MJ的歌,甚至繼續給你的子女聽。

文:陳Damon(chandam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