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 & LEISURE / CULTURE

兩代設計巨匠殞落 迥異椅子 相同叛逆精神

2019/3/9

Revolt椅子——Friso Kramer設計的Revolt椅子,造型極端簡約。(品牌提供)

6 photos

【明報專訊】不過2019年之初,我們就損失了多個設計大師。除了「老佛爺」Karl Lagerfeld,港人較少留意的還有於情人節逝世的Friso Kramer,以及4天後與世長辭的Alessandro Mendini。前者是荷蘭家具及設計巨匠,在1940年代開創荷蘭風格,1950年代推行二戰後復興生活品牌風格運動(Good Living);後者則是意大利後現代主義設計之父,被稱為「真正設計革命的先行者」,不止將建築帶入產品設計,也擔任設計雜誌Casabella、Modo、Domus的編輯、創立Domus Academy……

差不多同一時間逝世的Friso Kramer與Alessandro Mendini,設計風格卻那般的不一樣,剛好投影了社會的轉變,二戰後的年代是怎樣由現代設計主義,進入後現代主義的設計風潮。兩人風格相反,但本質那種反叛,卻可能剛好異曲同工。

若要說近代重要的設計師,經典作總避不開椅子。Friso Kramer與Alessandro Mendini亦一樣,如果將他們設計的椅子拼在一起去看,當真符合了迥然不同這個詞——Friso Kramer的Revolt椅,收斂而理性,極端簡約;Alessandro Mendini的Proust扶手椅隨便一放,已覺得欲望流溢,華麗而有趣。他們的相異,既是兩個設計師本身風格與取向的不同,但何嘗不是他們在時代洪流中各自關注着當時的社會,需要設計擔任什麼角色?

戰後物料短缺 以實用設計改善生活

Revolt是Friso Kramer在1950年代為De Cirkel公司設計的一系列用膠合板和鋼為素材的椅子之一。那是物料短缺的戰後世界,設計師對美觀實用近乎崇拜,無論是1953年設計的Revolt,或是其後他與另一設計師Wim Rietveld共同為De Cirkel設計的Result椅子和Pyramid系列,都可見實用是Friso Kramer的取向。曲木是當時工業與科技的新產物,靈活、輕便、結實,容易使用的新材料與容易組合的零件,完全就是當時荷蘭其中一派設計師信奉的:通過好設計,可將人們的生活、產業和社會變得更加富足。

Revolt椅子所展現的現代簡約,被認為是「反叛」。這不是突然從石頭爆出來的,那「反」的到底是什麼?這一場革命指向的是原本好設計是服務於有產階級或貴族,美國評論家Robert Hughes就曾言「窮人沒有設計」,而設計上的現代主義,卻打破了這種傳統看法,令二戰後百廢待舉的荷蘭,重建為現代化的工業國。

實而不華 「設計」不再權貴專享

Revolt椅子不止實而不華,設計亦一樣盡去裝飾,簡約與功能結合,訴說了這段時間的設計,早前慶祝百周年紀念的德國Bauhaus,其風格亦影響荷蘭甚多。簡單而言,從Revolt看出,Friso Kramer這一批設計師希望將設計拉下到人人可用的地步,鮮明的功能主義,基本結構以適合大量預製、組裝為主,單純到極點,以少為多。在冷漠與理性的設計背後,有想改變設計改變社會的理想,所以這類設計着重用料相宜,價格親民。

Friso Kramer推出Revolt椅子的1950年代,大抵是這種設計的高峰期。到了1970年代,即戰後二三十年,人們慢慢忘記戰時物質短缺的時期,物慾又開始橫流,而且這些簡約而理性的設計形式,也容易令人厭悶。一如現代主義設計顛覆之前對設計的看法,當時整個世界的大風潮,不論建築、設計、文學、藝術等出現的後現代主義思潮,則又再顛覆世人對設計之看法。

Alessandro Mendini此時登場了。他出生於米蘭,既是家品設計師,也是建築師與室內設計師,更是「後現代主義」領軍人物。他與Friso Kramer同樣反叛,但呈現出來卻如此不同。Proust扶手椅看似比Revolt椅龐大太多,但背後的理念卻可能更輕盈。

加入抽象圖案 改造經典

此椅是設計師於1978年為意大利菲拉拉市(Ferrara)的Palazzo dei Diamanti設計,仿造了法國路易十五時期的巴洛克風格,不同的是這種偽巴洛克風格充滿戲謔,設計師用手繪方法將彩色色塊填滿椅子全身,以他拿手的「再設計」概念,將抽象圖案符號放在物件外觀上,改造經典,衝擊設計界。如果說Friso Kramer與同行者有意將設計從神殿上拉下來,Alessandro Mendini卻使設計更接近藝術品一點,手工雕刻與上色,完全沒可能做到Friso Kramer想達到的更易製造與流傳。

這種藝術感也與家世有關,Alessandro Mendini是藝術品收藏家的兒子,從小在濃厚的藝術氛圍中成長,耳濡目染,自可信手拈來,將歷史經典改頭換面,融合傳統與現代。

在這張椅子推出前兩年的1976年,Alessandro Mendini與拍檔組成Studio Alchymia設計室,最重要的成員包括後來的Memphis孟菲斯流派的主要領導人Ettore Sottsass。他們都尋求一種新的方式去理解設計與人世的關係。在二戰結束後,經濟被摧毁的意大利,經全國公投建立了共和國,其後受美國援助,大力發展工業,同時設計與藝術亦復興,到了1960年代,社會更進入了消費主義時代,設計師與大眾都開始厭煩缺乏人性的簡約設計,Alessandro Mendini將建築環境裏的造型與機能帶進家用品設計裏,又以手工藝方法創作將裝飾藝術與設計功能融和,因此被稱為Post-radical Avant-garde(後前衛激進派)。

Alessandro Mendini相信詩性語言,相信不同可能。他曾寫過一首類似詩的短文去談論自己的創作理念,其中幾句節錄如下:「提出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不要失去你的身分/不要尋找指導/不要懷舊」、「使用不同的方法/選擇時間的節奏/無處不在/為了自己的緣故玩遊戲/崇拜許多偶像/反思好戰的設計/表現出經典的超脫」。

時間的意義在這裏似乎被消融了,他們在不同的時間點擷取經典,然後改造,然後尋求自己的「完全不同的世界」,「為了自己的緣故玩遊戲」。

Alessandro Mendini反叛,比他早20年前推出Revolt椅子的Friso Kramer同樣反叛,只是他們反叛的時代與社會環境都不一樣,但本質上或許分別不大;而兩位大師的作品值得我們收藏的原因,正是他們反叛的時代精神。

文:方太初

編輯:陳志暘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