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Y & STYLE / FASHION

Double F:Gaultier:人皆有異

2019/9/12

【明報專訊】到電影中心看《Jean Paul Gaultier:奇幻花生騷》,一場有關Gaultier 2018年「時尚怪人show」的紀錄片,本身那show已是在訴說Gaultier的一生,錄像與劇場的交替在舞台上出現,演出這奇男子的人生,電影則一邊記錄舞台上與錄像上的其他演員扮演的Gaultier,一邊拍下在籌備這騷時的真實Gaultier。不算特別難忘的電影,但足以藉此對上世紀後期影響世界甚多的這位設計師有多些了解。其中Gaultier一句「人皆有異」,觸動了觀眾席上的我。

為麥當娜設計尖錐緊身馬甲

說起這個男子,最易想起的當然是他為麥當娜1990年巡迴演唱會設計的舞台時裝尖錐緊身馬甲,極速成為銀幕上最易惡搞的形象,《家有囍事》裏張曼玉穿、《志明與春嬌》裏的春嬌也穿,《國產凌凌漆》裏陳寶蓮的「愛美神飛彈」胸器裝也脫不了和這套胸衣的關係。

無論是Paul Poiret還是Coco Chanel,都趕着承認自己有份在上世紀初促進束腰馬甲的廢棄,還女性可以舒展胸部的服裝,他們卻不知道大半世紀後的Gaultier,以後龐克時代的叛逆態度將馬甲的故事完全扭轉……但我在想,Gaultier與Chanel本質上是相近的,他們或拋棄或採用同一物事,也都緣於他們察覺自身與世人不同之異,可以怎樣惹惱別人令他們反思既有成規。

電影裏說到了這舞台裝的出現,該追遡到Gaultier的年少時:他沒有洋娃娃,只有一隻玩具小熊,雜誌裏的女性形象叫小孩時的Gaultier羡幕不已,他就自己用紙做了一對立體胸部給小熊,那是最初的,對美麗身體的渴求,若干年後發展成他為麥當娜營造的獨特形象。

「人皆有異,我做這事是為了被愛」

那時為小熊裝上胸部的Gaultier,並未明白這種創作的力量。他在學校裏被排斥,但當他開始作畫,別人找他畫畫象,逐漸靠近他,現在已長大的他慢慢說來:「人皆有異,我做這事是為了被愛。」

人皆有異,或許在別人接受我們有些什麼不同之先,我們自己就先已用了一段時間和自己相處,用那別人並未知曉的小熊找尋自己最適合的位置。人皆有異,這異就是Gaultier開始創作的起點,他在影片稍後說起,後來他的創作都是以矛盾的東西破壞造型,惹惱別人令他們思考。與小時候為了得到愛的創作原點不同,創作成了挑戰既定界限與成規的事情。

文:方太初

www.facebook.com/fongtaichorr, IG:fong_taic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