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Y & STYLE / FASHION

重生的天使

2019/7/18

《柏林蒼穹下》電影劇照(網上圖片)

1 photo

【明報專訊】我不斷問怎麼:怎麼可以這樣對待自己的人?怎麼可以承受一個接一個的年輕斷魂?年少時的偶像怎麼可以上台說那樣難聽的話?怎麼只見黃耀明何韻詩不斷上街廣傳發聲接受訪問去聯合國發言?怎麼到了今時今日依然有朋友認為社會美好警察周到?

手機熒幕不斷播放滔天駭浪,千里迢迢的奮勇與絕望,震撼與哀痛,我一一感到。握在荒誕現實手中的赤誠炙熱,成為夢醒前後的冷酷疼痛。權力以毒蛇以纏藤以黑血淹沒頭腦與港口,紅海兩邊的人緊握着手被巫婆被瘋狗被海嘯吞噬之後,肉身不斷重疊膨脹,升起,再升起,化成無影無形,比生命更宏大的意識,從此跟空氣時時刻刻鑽入所有的孔與洞。

聆聽世人心聲的天使 常在我們之間

可惜的是,於暴力迴場中,從來沒有人勝出。承載着永久疤痕的軀體與靈魂,如何面對往後的自己與生命?

你看過《柏林蒼穹下》這齣電影嗎?德國電影大師Wim Wenders最動人心弦的作品之一,聆聽世人心聲的天使們常在我們之間。其中一幕年輕男子木無表情坐在天台邊緣,天使Cassiel蹲下來按着他的背聽他說話,男子回頭望向欄柵外在揮手喊他的人:「奇怪的人們,他們在叫,我不理了。這些思緒,我情願不再去想。我要去了,為什麼?」然後一躍而下。天使哀嚎。生與死只是天涯咫尺。

如果注視死亡有助修心,如果祈禱之音有亮有光,如果習武整餅讓你神經鬆弛,如果選擇自己與生命,就必須繼續出力完成小我守護下去。

我這樣想,當遊行成為放學下班上街的日常,當紅海以千變萬化的流動形態注滿每一家每一戶的水龍頭,這個荒謬的2019之夏,已經培植出一種新的信仰。群眾都彷彿成為重生的天使,折翼滑翔下凡去。加油!

文:周游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