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Y & STYLE / FASHION

The Buzz﹕發光發熱六月天 彩虹時裝為愛抗爭

2019/6/27

一班帥哥出現在Prada的2019秋冬廣告照裏,大家可會認得當中曾為美艷女模特兒的Nathan Westling?(左二)(品牌提供)

3 photos

【明報專訊】6月是革命起義的月份,1832年的巴黎有反君主制的六月革命,波蘭也在1989年6月4日的一場選舉中變天,激發東歐國家陸續脫離共產政權的統治。而一場有別於牽涉政治的革命,關於大愛的抗爭,正在熱烈進行中。在6月發光發熱的彩虹Pride Month,無分種族、性別和性向,獲得不少層面的人士和應,文化、藝術及時尚界都參與其中,這場仗印證人類文明思維的進步。

LGBT(Lesbian女同性戀者、Gay男同性戀者、Bisexual雙性戀者與Transgender跨性別者的簡稱)的權益隨着台灣確立了同性婚姻法案而愈發受到關注,還有被譽為「Pride Month」的6月,大家高舉彩虹旗幟,提倡的是對性小衆的尊重,讓LGBT群體能活在沒有歧視的社會中。這種價值觀並非小圈子的「圍威喂」,近年漸漸獲得社會普羅大眾的認同。

「粉紅經濟」威力驚人

經常走在最前的時尚界似乎對LGBT群體一直賦予一定的支持。無他,這股「粉紅經濟」的威力相當驚人,據英國的LGBT資本公司(LGBT Capital)在2016年的調查,在亞太地區的同志人口估計達2.8億,年度消費力高達1.1兆美元;而在香港,同志人口大約有47萬,年均購買力亦高達220億美元,在3年後的今天,數字相信依然高企。

在時裝的商業世界裏,就以倫敦時裝周最高舉這個性向多元的旗幟。倫敦擺出的姿態正是那種跟保守社會相反的前衛思想,化身為更反叛的時尚都會。不少設計師明顯地將時裝作為一種statement,男性也能穿高跟鞋或露肩短裙,拒絕一切的定型,代表品牌有Vivienne Westwood ,及一些前衛的新晉品牌如Art School、Fashion East和Charles Jeffrey Loverboy等。

其他時尚都會的大品牌雖不至於將整個男裝系列做到非男非女,但剛剛結束的2020秋冬男裝時裝周卻出現一個這樣的畫面,曾經為Louis Vuitton、Chanel和Versace拍攝女裝廣告的模特兒Natalie Westling,在成為跨性別者後改名為Nathan Westling,首次以「他」的身分踏足天橋,拍攝Prada的2019秋冬系列廣告之餘,更為其2020春夏男裝走騷。事實上,這在時尚界並非什麼新鮮事,早在2016年Gucci就曾經起用變性模特兒Hari Nef走騷,另一知名變性模特兒Lea T.也曾經為Givenchy拍攝廣告。

跨性別者以「他」的身分上天橋

當然,這可以是品牌的噱頭或策略,特別是大品牌,不少都開始更刻意地模糊性別界線,推出Unisex系列,吸納LGBT的群組,更有些品牌直接在設計中加入彩虹元素。由藝術家Gilbert Baker在1978年的一場同志大遊行設計的彩虹旗,表達同志社群的多元,從此彩虹就成為LGBT的象徵顏色。

高級品牌如Polo Ralph Lauren,發表Pride別注系列,以彩虹條紋演繹Polo Pony經典圖案,與Stonewall Community Foundation攜手合作,系列指定款式的部分收益,將撥捐全球多個為LGBT性小眾社群爭取權益的組織。另外在Christian Louboutin的2019春夏系列中,搶眼的彩虹亮片高跟鞋正好呼應這場充滿愛的運動。大眾品牌亦不甘示弱,Nike由2012年起開始推出BETRUE系列,每年6月均會推出新品慶祝Pride Month。今年,為了向彩虹旗設計師Gilbert Baker致敬,Nike與Gilbert Baker遺產管理委員會合作推出2019年BETRUE系列。品牌更首次以BETRUE為主題推出全新巨型戶外廣告並掛於銅鑼灣禮頓道店舖外牆,旨在向大眾宣揚BETRUE精神,並希望創建一個性向、身分和表達多元化的社區,通過社區活動推動平等。姑勿論商家到底是真心支持還是為了商業利益,表面看來都製造了雙贏的局面。

衣服除了蔽體,也可蘊含更多意義,衣服多少也是代表我們自己的旗幟,反映出我們的思想和偏好,就好像剛過去的香港616大遊行,參與者穿上黑色表達對政權的不滿。要建設一個和諧社會,我們要容納不同的聲音和意見,而非盲目打壓,而LGBT的彩虹旗幟能夠一直高舉,正是文明社會最寶貴的價值。

文:Sammy

統籌/John Wan

編輯/陳淑安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