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Y & STYLE / BEAUTY

天才調香師Francis Kurkdjian 無性別之香

2019/1/17

Francis Kurkdjian(鍾林枝攝)

4 photos

【明報專訊】傳統以來,香水的成分組合及香氣與使用者的性別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調香大師Francis Kurkdjian卻企圖打破既有的傳統框框,從相同的成分清單中,探索香氣不同比例與微妙的平衡,創作超越了女香、男香或中性香水的現有香水劃分概念。早前這位調香大師跟我們娓娓道出他的香水哲學。

「香水衣櫥」按心情搭配

1995年,年僅24歲的Francis Kurkdjian為時裝品牌Jean Paul Gaultier調製出Le Male,即成為全球銷售最好的香水之一。一般調香師都在四十開外才薄有成就,而初出茅廬的Francis Kurkdjian卻初戰成名,令他贏得「天才調香師」的美譽。至今25年調香師生涯中已創作出40款香水,包括Christian Dior的Cologne Blanche及Eau Noire、Narciso Rodriguez的For Her、Elie Saab的Le Parfum及Burberry的My Burberry等接連熱賣,2008年更獲頒法國藝術暨文學騎士勳章(Chevalier des Arts et des Lettres),進一步奠定其神級調香師地位。Francis Kurkdjian於2009年創立Maison Francis Kurkdjian,是市場上極少數擁有自己名字作為香水品牌的調香師。品牌以「香水衣櫥」作概念,希望香薰就像服裝般,可以依場合、心情與香水搭配出完整造型。時尚圈每年兩次的時裝周,一直在更新每個季度的潮流關鍵字,但Francis Kurkdjian卻認為時裝早已沒有「潮流」可言,在這個百貨應百客的年代,各式口味的時裝與香水皆有其捧場客,壟斷式的潮流早已隱沒。

性別流動的自由

Francis Kurkdjian既認為香水不受潮流影響,加上擺脫了時裝品牌伙伴附設的框架,在創作自家品牌旗下的香水具有更大的自由度,更能忠實地呈現這自己的想法及生活哲學。全新推出的香薰Gentle Fluidity就是一個關於「性別流動」的故事,靈感源自Francis Kurkdjian在4、5年前的一個訪問,他被問到性別運動為香水工業帶來怎麼樣的改變,從而啟迪了他的創作靈感。「當時我想了好久,的確時裝界不少設計早已模糊了傳統的性別概念。在巴黎的百貨公司,它們會專門設立一整個層樓專門售賣男女皆可穿的衣服,市面上也愈來愈多男士的護膚品及化妝品。而在香水世界中,雖然我們有unisex、genderless的香水,但我覺得性別不應單純是『男』或『女』如此簡單及絕對,當中應該是帶有流動性的,人們可以在『男』與『女』之間的任何一個據點,隨意、自在地做自己。」Gentle Fluidity正是Francis Kurkdjian作為地球公民對於性別議題的回應——性別早就不應被原始的局限規範。

在整個創作歷程中,Francis Kurkdjian以時裝設計的概念作源點,「如果我是時裝設計師,一匹絲綢可以變身一條領帶,也可以剪裁成迷你裙,它的可能性在於設計師的創作。正如我設計香水,相同的成分,也可以製作出完全不同的香味」。花了整整5年時間創作及製作,得出眼前兩款有着一模一樣的成分,香味卻截然不同的gentle Fludity和Gentle fluidity。兩款香水中都包含同樣的49種成分,透過當中的杜松子、肉荳蔻、芫荽籽精華、麝香、琥珀木與香草6種成分的不同比例,製作出兩種迥異的香調。金色的gentle Fluidity散發出沉靜的木香調,銀色的Gentle fluidity則是滿佈神秘感的東方麝香調。調香師必須充分了解每種香料的個性,才能透過這種微妙的比例調配,呈獻出「這麼近,那麼遠」的效果——這完全反映出Francis Kurkdjian作為「天才調香師」的深厚功力。

「只要你喜歡就是最好」

Francis Kurkdjian的香水哲學,既無潮流可言,也沒性別之分,一切應該只與「自己」(使用者)有關。每次訪問調香師,問他們關於季節與香薰的配搭及正確的使用方法幾乎成了不明文規定。Francis Kurkdjian的答案卻非常出乎意料,「我沒法回答你這些問題,我只是一名創作香水的調香師,我不能說哪一個使用方法最好、哪一款香味最適合哪一種天氣,正如時裝設計師的工作就是創作時裝,至於如何穿搭則是穿戴者自身的喜好與習慣一樣。只要是你喜歡的,就是最好的答案」。

查詢:Maison Francis Kurkdjian 2869 5816

文:Mike Lai

編輯:陳淑安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