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俠鄒幸彤(文:任建峰) (09:00)
2022/5/18

這篇文章其實已構思多月,只是待今個月才寫下和投這份稿。

又到了每年臨近某個多年來能夠在港悼念、但現在連提起都未必夠膽的時候了。到這些時候,除了悼念某大城市在某夜的亡者,就是會想起一個現今已不再存在的團體。這個團體近年的其中一個新晉靈魂人物,就是現在身陷囹圄的鄒幸彤。

我是透過一個我曾有份創立、但現在又因時勢而不再存在的團體認識鄒幸彤的。在我們互相認識的大部分時候,我們其實是沒有在社運團體以外的社交聯絡。那時我對她的認識,都只是她怎樣曾是「學霸」;她怎樣是較少有地,不是在最大那群大律師事務所執業的大律師獎學金得主;她怎樣像大家近年在媒體見到的那樣字字鏗鏘,及說話氣宇軒昂。

公共空間中寸步不讓  社交上不拘小節

直到近一年左右,已是官司纏身的鄒幸彤在社交媒體提到她怎樣喜歡喝酒。我剛好又是愛酒之人,大家在社交媒體就此話題說了幾句後,最終就與她和一些共同朋友聚在一起,在她上次入獄前吃過幾次飯。雖然我絕沒有資格說是與阿彤很熟絡,但我仍有幸從這幾次飯局,目睹原來這個民主人權鬥士私下並不是那麼強悍、那麼固執的女俠,而是一個甚可愛的傻大姐。

以一個在公共空間詞鋒銳利、雄辯滔滔、咬文嚼字、寸步不讓的人來說,社交上的鄒幸彤,是一個極度不拘小節的人。她經常遲到,但非因為她對其他人不尊重,而是她自己往往會因處理各種瑣碎事而忘了看時間。當她幾乎必定是最後一個到場時,都會笑着地一臉不好意思。

我們一群友人與她的飯局,甚少談政治(就算是有政治話題,都只是一般茶餘飯後八卦東西,不會累人地「用腦」去深入討論),大多都是說說各人的人生趣事,笑得最大聲的總是阿彤。她的「笑點」很低,而她大笑的聲音與表情,往往有點像日本動畫《IQ博士》的小吉。對於外界對她的擁戴,她是真心受寵若驚的。還記得我有一個有點文采的朋友曾作了一首景仰她的詩,託我轉送給阿彤,她收到後就只懂不停傻笑!

阿彤的不拘小節亦伸延至飲食。她會真心覺得某公認難吃的快餐店是佳餚,更會自嘲是罕有的覺得監獄伙食美味到令她增重的在囚人士。她對於喝酒都抱着同樣態度,無論是有朋友自家炮製的芒果浸酒、高檔香檳或各種餐後烈酒,她都同樣享受,只要是酒就可以了。

嘻哈大笑難掩背後壓力

不過,有時這一切的不拘小節和嘻哈大笑,都難以掩蓋阿彤承受極大壓力的一面。有一次,我們早早已約好了某夜來我家吃「風花雪月飯」,但那天湊巧發生了一些要她先處理後才能來吃飯的突發事件。吃飯時我們照常絕少談政治,大多笑談瑣碎無聊東西;飯局後我清潔飯廳時留意到,阿彤座位的地上有大堆脫落的頭髮,這現象是過往她來吃飯時沒有的。看見地上那大堆來自阿彤的頭髮,我流淚了。

女俠本身已不易做,而無論腦筋是那麼聰敏都好,要一個本性是傻大姐的人做女俠,就更不容易。鄒幸彤這個傻女俠,的確是難能可貴的寶。她現在與未來的日子都會很難過,但願她平安,但願她與眾多港人多年來哀悼的亡魂與其親友平安。

(作者按: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其所屬律師行或團體)

作者是執業律師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