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運動一夕全輸? 挫折解放無限可能(文:鄭立) (09:00)
2022/1/24

最近讀了蔡子強先生的訪問,他表示,面對民主派在議會中被消除、多人被捕,以及各種不利民主派的法律制度更改,民主運動30年的成果,「一夕之間輸掉所有」。

民主派非種樹人 更像採果人

從九七前去到今天,不論是英屬香港政府,還是今天的特區政府,香港市民有多少的自由、對民主派有多寬容,都只是政府的政策,並不是民主運動的成果。民主派是乘着港督如彭定康推廣直選而興起的,因為彭定康而學會和信任選舉,民主派只是這個風潮的受惠者;日後特區政府雖然抗拒民主派,但也有很長時間未有特別去肅清他們,所以民主派也是寬容的受惠者。

所以,蔡先生說的東西,並不是民主運動的成果,種下果樹的人並不是民主派,民主派的角色,更像是採果。民主派這30年建立的東西,是民主派自己,包括各種傳媒、選舉機器、人員團體、在教育界社福界的脈絡、各種資產等,以及他們龐大的支持者,以及香港人新一代普遍對於民主制度的認知、期許與信仰。

民主派受重創 民主認知卻強化

而這要分開兩方面來說。如果單論民主派私有的東西,那的確是受到重創;但是香港人對於民主制度的認知、期許與信仰呢?經歷這幾年,恐怕是強化了不少。在此之前,香港人對於民主的認知是膚淺的,會覺得選舉就是民主,投票選民主派就是支持民主,民主就等於自由法治、普世價值,民主就是繁榮自由,上街遊行就能夠爭取什麼。

而現實環境給了大家當頭棒喝,過去各種粗淺的認識都被淘汰。這幾年,對於民主的體會與對香港的歸屬感,相信有很大增長。過去,整個民主運動的主題和資源,都集中在選舉遊戲之上,今天反而是將一切解放出來。香港的民主運動從只有一種可行性,變成無限個可能性。

况且,蔡先生,就順你的意,政府不打壓民主派,2020年有普選,事情又真的那麼美好嗎?請看看上一次立法會選舉,建制派龐大堅實的票數,你是否有察覺到,就算是普選,會贏的可能都是建制派?民主派可以安樂退休,但之後就會無以為繼,愈選愈少議席,成為普選議會中的少數派,再繼續萎縮下去,民主派也只會多活幾年、慢性滅亡而已。這樣的結局會比較好嗎?

作者是專欄作家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