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究竟吃哪一套?(文:馬仲儀) (09:00)
2021/4/28

又到每月舉筆維艱的日子,輾轉數天,還未能定下題目。傘後開始偶爾匿名投稿,談論個人對時政的看法,嘮嘮叨叨,總是停不下來;2019年起擔任公職,雖然說話要謹慎準確,但仍常對社會有感之事揮筆,心中無任何負擔,半個晚上便可交稿。最近資深時事評論員褚簡寧先生,決定暫停主持無綫電視的節目和撰寫時評專欄,這令我唏噓不已。曾有幸在電視節目《清心直說》上接受他訪問,節目後大家交流了一會,疫情、社會、政治、社運無所不談。他的國際視野和深厚新聞工作經驗,對香港那份直率和真摯的感情,對時事通透和獨到的分析,令人佩服。這樣的人此時決定停止香港的工作,並不只是反映他對香港現况的看法,而是一個嚴重的警號。

港人堅持在狹縫中顯示意志

看到國內民眾近日常驕傲地說「中國人不吃這一套」,令我疑惑究竟香港人吃哪一套呢?或是,我們還可選吃哪一套嗎?

政府要求那些希望延長營業時間和放寬人數限制的餐廳,員工和客人要接種疫苗,客人一定要用「安心出行」,結果有部分餐廳和市民拒絕屈服,決定維持現狀;

受市民追捧的良心商店,因商品說明問題遭海關高調調查,市民的回應便是到該商店報復式消費和積極舉報其他商戶的涉違規商品,場面十分壯觀,可惜海關未有一鼓作氣高調處理其他舉報;

民選區議員阻止不了政府花5000萬元興建觀塘海濱音樂噴泉,市民唯有帶同家人盡情享用,周末不少小朋友特意穿上泳衣去嬉水,某媒體主持在噴泉洗澡的片段其實只是嘲諷為主,當事人和小朋友玩成一片,沒有多少缺德成分,可惜噴泉承受不了大家的寵愛,第一個周末過後便壞掉了;

中文大學校方近月粗暴對待學生,令當選的學生會內閣「朔夜」上任後旋即集體辭職,大家無從向學生伸出援手,校友評議會竟然不肯以校友代表身分,運用監察權力質詢校方,一班中大人只好一起出來投票,提出不信任動議,更換主席,讓年輕校友進入評議會。

很多社會事情,我們沒有選擇,更無力掌控,但香港人仍然堅持在狹縫中顯示意志。

不向穿「新衣」的國王拍掌歡呼

政治方面,大部分香港人現在都被摒棄在制度之外:我們選出來的議員都被DQ、監禁,或因拒絕宣誓而離開了,他們再回不到議會,立法會和選委會料也再不會有民主派區議員的身影;我們真心想投選的人應該不能通過重重關卡,參與選舉,現在當仁不讓衝出來的,大家也不會垂青;從前不少專業界別都可以個人票選出選委會委員,制度被完善之後有些界別的位置被削減,甚至取消,個人票變成委任或由一些業內的傳統組織互相推選。其實,那些上屆當選的新興專業組織成員並沒有左右到特首選舉,大部分人其後也只專注在界別事務上,沒有參與政治,為何仍要取締他們呢?這就是為了消滅那些組織在業界的凝聚力,邊緣化他們的聲音,不讓一班良心專業人士繼續發展公民社會。

在那完善了的制度下,受影響的專業不少,但反對的聲音卻很微弱。首先,大家明白任何行動都不會帶來改變;再者,大家現在都不太理睬政府的選舉了,也看淡選委會,甚至立法會的專業界別席位。雖不站起來反抗,但也不會向穿著「新衣」的國王拍掌歡呼,這就是香港人面對現時的政治壓迫選擇吃的一套。

作者是醫生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