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政策是中美鐵幕落下的最終引線(文:吳茗光) (09:00)
2020/8/4

日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講話,展示未來對中國的強硬策略,坊間有猜想前國務卿基辛格是該講話主旨精神的背後參謀之一。在問答環節,蓬佩奧也肯定了「聯俄制中」的可能性,正是去年有報道提到基辛格向白宮的建議。基辛格當年開啟破冰,現在又相助鐵幕落下,從聯中抗蘇到聯俄制中,見證一個時代輪迴。

美國政府不乏熟知中國事務的內參

近日,90歲高齡的中國專家傅高義教授在《華盛頓郵報》發表〈美國的政策正在將我們的中國朋友推向反美民族主義〉(U.S. policies are pushing our friends in China toward anti-American nationalism),此文經翻譯後在國內廣傳。海外已有人撰文反駁傅教授,比如批評文中所指的國內「改革者」似乎並不見蹤迹。筆者認為傅教授文中另一被內地廣為引述但值得釐清的觀點是:他認為近年來美國針對中國的政策都由對中國發展知之甚少的官員主導。這種對決策者的判斷或許正確,但不能否認美國政府並不缺乏熟知中國事務的內參,相反在各個領域都有許多長期了解和觀察中國的專家,既有黎安友、孔傑榮那樣學者型的了解,也有何偉那樣記者型深入體驗的了解,而且這些人在美國廟堂和民間的角色常常轉換自如。誠然,決策者和建言者是否有知識是一回事,是否有良知和個人政治偏見是另一回事,但不應推斷出目前美國的對中政策是出於無知誤導,而非精心熟慮的反思和考量。與此相反,在中國能與美國同領域專家用英文對談美國問題的專家寥若晨星、幾近於無,更毋論能夠在中國廟堂和民間暢所欲言、發揮專業所長影響決策。

此外,傅教授認為美國政策將使親美中國人疏遠美國的論斷,同樣可適用於美國,近年來中國的很多政策和「戰狼」式言行也將美國的許多親中人士,甚至多年「中國的老朋友」推向孤立、尷尬甚至對立一面。

觸及種族和宗教  西方最核心價值

個人認為,除去地緣政治經濟競爭的因素,導致全面脫鈎、中西雙邊信任關係迅速惡化的第一張骨牌,不是香港,而是新疆問題,在此之前,當然還有2018年修憲、2017年劉曉波「囚死獄中」、2015年「709」打壓維權律師、2013年強拆十字架和教堂,可謂積水成淵。然而新疆的集中「教育營」政策卻是震撼海外的大炸彈,成為雙邊信任關係一去不復返的最終引擎,目前圍繞香港問題和《港區國安法》發生的種種較量只是其果,正是中西雙方互信喪失的表現。雖然不少人認為無論中國如何行事,終將因崛起招致制衡,但新疆政策,使外界感到中國崛起將出現「失控的怪人」(Frankenstein's monster)的假想已然成真,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新疆問題因其高度敏感性和保密程度,內地學界和民間幾無討論,遠不及反修例潮爆發以來的香港問題,然而在海外輿情洶洶,形成內外冰火兩重天的局面。新疆政策之所以關鍵,因其觸及種族和宗教(或良心自由)兩個西方最核心的價值,並激起對二戰最駭人聽聞的罪行的集體回憶。

猛劑易下 後效難期

雖然二戰後種族犯罪和衝突不絕於世,但坦率來講,最類似納粹集中營體系化、官僚化的作法,卻非新疆「教育營」莫屬,雖然殘酷程度相差甚遠,但最為形似。「教育營」政策令西方覺得即使有深刻的利益糾葛,然而道不同則不相為謀。因新疆政策對法治和人權的完全背離,外界對中國走向法治的期望也徹底破滅,深感40年助力中國法治改革乃是黃粱一夢,竟開始討論當年是否應該幫助中國開啟法治改革,這在過去完全無法想像。因新疆政策帶來的陰影,連德國及歐盟這些本在對港事務包括港區國安法問題取向保守、立場搖擺的地區,也因二戰的深刻傷痕,容易在道德上處於低地,陷入綏靖的指摘。許多新疆地區少數民族受害家族成員,其中不乏精英階層後代,精通本族語言及漢英雙語,在海外的動員能力不容小覷,並將持續長久,導致將來但凡與中國人權有關的事務都將長期籠罩在新疆政策帶來的陰影下。

與港區國安法一樣,新疆政策猛劑易下、後效難期。如今要重建中西雙邊的善意和信任,道阻且長。

作者是自由撰稿人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