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攬炒」為何?(文:周永新) (09:00)
2020/6/5

6月初,新冠肺炎疫情略有反覆,但整體而言,卻有緩和的趨勢,而隨着限聚令逐步放寬,學生也可分批回校上課。正當市民想着生活很快可以回復正常時,不見了一段時間的集會遊行再次出現,黑衣人也藉機破壞;但更使港人憂心的,是過去兩三個月來,「攬炒」之聲突然冒出來,好像香港快將墮入無底深淵。

市民並不知道「攬炒」是什麼,直到人民代表大會在北京舉行會議,並且通過《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的決定,市民開始意識到,在立法會9月換屆選舉之前,政治爭拗似乎勢所難免,社會將經歷另一輪震盪,安寧日子遙不可及。

「攬炒」使安寧日子遙不可及

「攬炒」有什麼解釋?通俗一點來說,就是「攬住一齊死、同歸於盡」。如果「攬炒」是死路一條,港人當然不會認同,但提出「攬炒」的人,自有他們的主張和看法:或以「攬炒」為手段,試圖在社會製造混亂,從而達到他們的目的;或利用「攬炒」迫使當權者讓步,往下來接受他們的要求;或以「攬炒」為威嚇,令對手知難而退。這樣,在9月立法會換屆選舉之前,「攬炒」的講法,會在社會造成怎樣的影響?市民對「攬炒」的行為,會有怎樣的反應?提出「攬炒」的人,預期的結果會否出現?筆者就觀察所得,以市民的角度,嘗試解答以上問題:

使用暴力「攬炒」不能表達市民意願

第一,如果「攬炒」仍是按照反修例風波的脈絡,要求政府回應「五大訴求」,則無論反對者如何衝擊政府,筆者認為,看來也難動搖政府「止暴制亂」的決心。最近,特首林鄭月娥明言:政府不會就反修例風波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連早前答應成立的檢討委員會,因多個應允參加的成員退出,也會無了期擱置。特首說:暴徒以為威嚇可迫使政府就範,他們使用的暴力不會得逞(大意)。

到了今時今日,因反修例風波而出現的警民攻防大戰,看來隨着警隊加強裝備,及警察近日採取的防範行動,去年見到的暴力場面應不會再發生。不過,警察成功止亂,並不意味反修例風波引發的疑慮和對政府的不滿,可以短期內平息,而警察的違法違紀行為,市民仍盼望政府能還他們一個真相。所以,如果「攬炒」是指使用暴力、一些比先前更具殺傷力的暴力,可以迫使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或把特首拉下台,筆者相信,這樣的「攬炒」不會成功,也無法得到市民的支持。對於暴力和破壞,市民是厭倦了!更不想暴力在疫情之外擾亂他們的生活。但政府不要錯判,以為市民厭倦暴力,就等同不再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市民只是覺得,「攬炒」並不能表達他們的意願。

「攬炒」與中央和特區政府「決一死戰」

第二,如果「攬炒」是指泛民試圖藉着9月立法會換屆選舉的機會,重演去年區議會泛民大勝的場面,一舉奪取立法會過半數議席(「35+」),從而控制立法會的立法和審批政府財政的權力,並且進一步迫使中央政府答允推行「真普選」的話,這樣的「攬炒」,可形容為透過立法會選舉,把對手「逼埋牆」,硬碰硬的與中央和特區政府「決一死戰」。不過,這種「攬炒」的手段,可行嗎?倡議者有沒有想過,「攬炒」之後,香港是怎樣的局面?

無疑,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機關是港人的願望,但他們會同意以「攬炒」的手段來達到目的嗎?如果泛民佔據立法會過半數議席,感到不安的相信不單是特區政府,還有擁有「全面管治權」的中央政府!中央政府會容忍泛民在立法會中把持大局嗎?權力是中央授予的,中央政府願意看到泛民癱瘓立法程序、不喜歡的「惡法」就不通過、不合他們心意的《財政預算案》就否決嗎?這並非原則的問題,是權力的來源和行使的問題。

市民對立法會選舉變成「攬炒」的場面有什麼看法?泛民在區議會選舉大勝的場面,會在立法會選舉重演嗎?去年區議會選舉,建制派雖然損失大部分議席,但所得票數其實並沒有減少,只是過去不投票的,特別是年輕選民,因政府在反修例風波的惡劣表現而把他們激怒了,結果大量新票投向泛民陣營。在9月以前,政府可真要小心了!如果在重大事情上重複犯錯,漠視市民的意願,選民再一次運用手中選票發泄不滿,也不是沒有可能。不過,只要政府小心行事,特首不再橫蠻地與民為敵,支持政府的建制派,相信不會如區議會選舉般一敗塗地。還有,立法會選舉使用的是比例代表制,建制派的鐵票不易搖動。

「攬炒」有對抗中央政府的意味

第三,如果「攬炒」是指反對人大通過「港區國安法」,並且批評此舉是變相的破壞「一國兩制」、摧毁「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因此認為就算自己與外國連繫,一起維護港人的自由和權利,甚至倡議「港人自決」,也應可以接受的話,這樣的「攬炒」,明顯有對抗中央政府的意味,也是不服國家訂下的法律。

筆者認為,維護國家安全和領土完整,這不單是特區政府的責任,也是港人作為中國公民應有的義務。其實,過去22年,特區政府未能就《基本法》第23條立法,怎麼也說不過去!第23條立法遙遙無期,現在人大針對「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區事務的活動」,通過「港區國安法」的決定,公道點來說,是中央政府不對嗎?中央政府若然有錯,也是再沒有耐性等待特區政府立法。

未來幾個月,抗議「港區國安法」的示威活動相信會頻密出現,有政協認為其中的激烈程度,可能比反修例風波更甚。筆者覺得,港人是否接受「港區國安法」,還要看日後推出的細節和條文,最終是否符合人大通過決定時的目的和精神,及特區政府如何向港人解釋;如果特區政府的交代搞得一團糟,就算港人有維護國家安全的意願,也會如《逃犯條例》的修訂一樣,變成另一場更大風波的藉口。

「攬炒」為何?是迫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是拉特首下台?是積聚籌碼一舉在立法會選舉奪取控制權?是迫使中央落實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雙普選?是捍衛「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是保護香港的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核心價值?

以上「攬炒」的目的,都能取得不少港人的認同和支持,但以「攬炒」作為爭取的手段,推動「攬炒」的人,可有考慮「攬炒」的殺傷力所造成的後果?「攬着一起墮崖」說得壯烈,但是否符合港人的福祉?

作者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