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緊牙關 捱過疫情第二波(文:黃任匡) (09:00)
2020/4/1

武漢肺炎疫情出現了兇猛的第二波。但病毒沒變,還是一樣的冠狀病毒。所以按道理說,既然捱得過第一波,我們可以用同一樣的方法,捱過第二波。

但是,很明顯地,近日街上的人流回復,戴口罩的人數也比起兩星期前減少。似乎經過兩個多月的折騰,再而衰三而竭,我們都鬆懈、疲勞了。

這實在是很危險的凶兆。

首先,在公共衛生的角度而言,未來兩周的疫情走向將會決定:香港的醫療系統會否即時崩潰。

港意之間  一線之差

在這場抗疫戰之中,香港人至今是做得很好沒錯,可是我們實在沒有自滿的本錢。因為香港和意大利,其實只是一線之差。

一旦香港出現大型社區爆發,患者大幅上升,醫療資源耗盡的話,我等醫護人員被迫像意大利的醫院一樣「揀人醫」,結果死傷枕藉,黑箱車日日來回醫院和殯儀館,並非天方夜譚。尤其是,由於多年缺乏長遠醫療規劃,亦沒有制定人口政策,就算沒有武漢肺炎,香港的醫療系統都已經瀕臨崩潰——我們本來就沒有什麼餘裕。

只是,因為香港人過去3個月都很努力地保護自己,大大減輕了醫院的負荷,所以至今未全面爆煲,僅此而已。香港和意大利的距離,其實沒大家想像得那麼遠。

公院癱瘓  全民受害

一旦公共醫療系統超負荷而癱瘓,醫療資源消耗殆盡的話,武漢肺炎的重症患者將會首當其衝。因為患者未能得到適切治療,死亡率變得不尋常地高——例如,截至3月26日意大利的武漢肺炎死亡率達10.09%,遠高於世界平均死亡率。

除此之外,因為醫療資源如醫護人手、深切治療牀位、呼吸機等等耗盡,所有其他武漢肺炎患者以外的重症病人(即一般心臟病發丶中風丶腎衰竭等)都會受到牽連,而得不到適切治療。

因此為免公共醫療系統癱瘓,港人必須全民抗疫。

另一方面,抗疫之戰,其實也是抗共之戰。

抗疫抗共  一體兩面

無論是否人造的生物武器,武漢肺炎都是中共治下的產物。所以抗疫抗共,一者治標、一者治本——本來就是一體兩面、相輔相成。

尤其未來數周,香港人必須好好自律,盡量留守家中。對抗武肺,保護香港之餘,也避免讓林鄭得到藉口,推行宵禁/戒嚴令,進一步限制港人自由。這既是抗疫,也是抗共。

在沒有民主的極權社會裏,政府手上的公權力,多一項也嫌多。

要記得,今日香港已是一個沒有民主、以言入罪、隨時驅逐外國記者、警隊隻手遮天的Police State。如果再讓林鄭政府以疫情失控為由,乘虛而入,透過《緊急法》繞過立法會實施宵禁、戒嚴或者類似法令,大幅限制個人自由的話,此例一開,後果嚴重。

所以說,未來幾周請大家戴口罩、勤潔手、減少社交活動、盡量留守家中,不要鬆懈。

政府失職  民間防疫

有關抗共,香港人在過去的9個多月一直在啟迪全球;自1月起香港民間的防疫工程(即使政府失職),亦堪為世界典範。我等只要提高警覺,咬實牙關,熬過這兇猛的第二波,應該就可鬆一口氣。

切忌鬆懈,功虧一簣。

作者是杏林覺醒成員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