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動緊急法摧毁香港(文:鄭立) (09:00)
2019/10/21

香港政府啟動了《緊急法》,並直接架空立法會通過法律。現代國家講究三權分立,而香港一個完全未經民選的政府人員,越過議會直接通過法例,看似自由的香港,變成了名副其實的獨裁體制。

運動額外收穫  把早已存在惡法釣出來

也許司法覆核可以成功,但沒法阻止現在覆水難收的情况。因為全世界都看到了緊急法的存在,在細閱緊急法下,大家都意識到這個近百歲的古老法例,那異常巨大的權力。結果這個反對惡法的「反送中」運動,除了成功阻止了惡法外,額外收穫是把這條早已存在的惡法釣了出來。

緊急法還給予政府沒收香港任何人的財產,以及可以拘捕任何人的權力。不僅失去了法治,在香港的所有人,其私有產權以及基本人權,已經失去了法律的保障。可以預計外國的資金會對香港卻步,而已在的資金也會撤出,不願意投資在一個資產欠缺法律保障的地方。

完全欠缺民意基礎,而且如此傷害香港的法律,從公布時政府的措施,政府也深知具有巨大爭議——要提早放學;妨礙公共交通工具如港鐵與巴士為市民提供服務;甚至還在考慮進一步的宵禁、禁網。每一個決定,都是以傷害香港經濟與社會為代價去實行的。

實施宵禁,會打擊香港大量24小時營業的商業與夜生活行業,比方說酒吧、夜場,或者是夜冷的食肆。至於禁網,因為香港不像中國有針對性封鎖的防火長城,一旦封禁就會影響範圍巨大,對於香港的金融行業會是致命一擊。而他們沒有任何合法手段,去阻止政府重創行業,連諮詢期也沒有,橡皮圖章也不需要,只要念頭一動就可以通過。

基於鎮壓已耗費了很多政府部門的資金,政府很有誘因再啟動緊急法,以批出預算。一旦去到這裏,香港就連財政與公庫的穩定程度也被斷送了,庫房變成了任意使用的私人帳戶。而政府做這些事情,目標恐怕也只是為了消除抗爭,但這只是一個賭博,每次下注都打擊經濟和投資信心,卻不見得會成功。

港府如賭博成癮  下注的全是社會成本

香港政府的行為模式,有如賭博成癮者,每次下注輸了之後,不僅沒有止血停損,反而下更大的注去求一局翻本。當然,每次下注的全都是香港的社會成本。像個無底洞一樣不斷投入,看不到勝利的一天。而香港付出那麼大的代價,只因為少數官員的錯誤判斷,一廂情願的想法下啟用緊急法。

香港必然會因此承受巨大的打擊,我疑惑的是,相關政府人員在離任後,是否就不再需要對他們這些輕率的決定所導致的後果,負上責任?如果不是,我們又有什麼方法,令他們負上責任,付出應有的代價?

作者是專欄作家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