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還有多少時間沉淪下去?(文:周永新) (09:00)
2019/8/9

特首林鄭月娥呼籲不要縱容暴力。但誰縱容暴力?到了今天,其實市民最想知道的並非誰縱容暴力,而是誰能止息暴力?市民真的不想看見他們素來依賴保護自己安全的警隊,現在卻全無意義地被折騰,被嘲為濫用暴力的「黑警」。市民尤感心痛的是代表香港未來的年輕人,雖不是為私利,卻被捲上使用暴力的漩渦,被指破壞香港繁榮和穩定。這種暴力不斷升級的局面,特首,你能憑着良心說自己沒有責任嗎?

特首還有能力管治香港嗎?

整整兩個月過去了,香港好像停頓下來。市民心裏要問的是:你林鄭月娥作為特首,還有能力管治香港下去嗎?《逃犯條例》修訂提出來時,負責官員對市民說:你既不犯罪,又何必害怕?但修例引發的風波,初則是政黨之間爭拗,繼而是警民對峙和恐怖襲擊。到現在問題重點已不在修例,而是市民人身安全受威脅。還有多少時間,市民看着香港沉淪下去,直到治安不靖、繁榮不再?

林鄭在香港特區成立22周年酒會致辭時說:「持不同意見、擔當不同崗位的每一位香港人,都愛護這個地方,珍惜彼此一直重視的價值。我和特區政府一定會加倍努力,讓大家重拾信心,讓香港重新出發。」

誰把香港變成港人不認識的地方?

「港人愛護香港,珍惜彼此重視的價值」,這句話今天出自特首的口,實在是極大諷刺!誰把香港變成港人不認識的地方?逃犯條例修訂提出來後,市民問的是:政府這次修例,為什麼與市民認識的政府慣常做法這麼大分別?為什麼修改這樣重要的法例,在沒有預告的情况下就提出來?為什麼諮詢期只有20天?為什麼負責的官員沒有向公眾解釋?為什麼政府這樣漠視民眾反對聲音?為什麼在處理其後引發的衝突時,政府表現是這麼進退失據,嚴重傷害市民對警隊的信心?這就是特首「愛護香港、珍惜彼此重視的價值」的表現嗎?

特首應允「我和特區政府會加倍努力,讓大家重拾信心,讓香港重新出發」。但7月1日回歸慶典以來,特首和她管治班子的表現,怎麼看也無法令市民重拾信心,「香港重新出發」是「廢話」。其實自林鄭上任特首以來,她和管治班子推行的措施不但未如人意,根本就是乏善可陳。筆者認為就算今次修例風波過去,特首和她的管治班子如果仍我行我素,不深刻反思過去兩年管治所犯的錯誤,相信未來3年市民也不會有好日子過。這樣,特首過去兩年管治出現了什麼問題?

林鄭「一言堂」 說了就算數

第一,過去兩年政府推行的政策明顯欠缺周詳規劃,看不到是官員集體參與的成果。市民看到的是林鄭一人說了就算數,是典型「一言堂」。例如市民最關心的房屋短缺問題:林鄭的房屋政策以置業為主導,一錘定音後,各種鼓勵置業計劃紛紛出籠,結果造成樓價飈升、輪候公屋人龍愈來愈長。這樣的房屋政策,事前沒有諮詢和凝聚社會共識,見到的只是林鄭個人的主張。這樣與民生有密切關係的政策,就應由特首一人把持的嗎?

又如最近房委會推出的出租計劃,就是沒有補地價的居屋和租置公屋皆可出租部分或全個單位。相同計劃,房協自去年底已開始試行,但至今年7月底,一個單位都未有租出,現在卻要推行到34萬個公營房屋單位。這樣急就章的做法,除了因為是特首的主張外,其他官員相信都不敢任意妄為。但政府由一人話事,好嗎?

第二,特首和她的管治班子欠缺誠意與市民溝通。以逃犯條例修訂為例,筆者多次在這裏指出,修例最大敗筆是負責官員從來沒有在公開場合向市民詳細交代,並以為只要取得立法會通過,自己便可完成任務,根本沒有用心向市民解釋。特首說施政必須顧及「民心、民意、民情」,但政府連與市民溝通也懶得去做,怎知市民心意?怎能贏取市民信任和支持?

第三,特首和她的管治班子欠缺應變能力。筆者所指的應變能力,並不單在處理一些突發事件時的表現,例如颱風「山竹」過後交通和上班的有關安排;而是當一些市民關注的問題出現了,政府是如何應對。例如每到流感高峰期,公立醫院「迫爆」,政府的應對無非期望醫務人員「捱義氣」,待流感高峰期過去,負責的官員卻把問題忘記了。其他例子還有很多,其中較為市民詬病的是安老院舍宿位長期短缺,管理也不時傳出醜聞。其實政府早已知道人口老化必然增加服務需求,但政府的應對就是永遠「無能為力」。

欠親和能力  無法凝聚市民共識

第四,是特首和她的管治班子欠缺親和能力,無法凝聚市民對關注問題的共識。各項民調均顯示,特首和各司局長的民望都處於不是最低、而是只會更低的低位。箇中原因除了政府在各政策範疇內實在無甚建樹外,筆者認為還有一個根本原因,就是特首和各司局長都欠缺政治人物所需的親和能力。

什麼是親和能力?親和能力並非面面俱圓、不得罪人就是了。而是市民感覺到官員是可接近的,是可將心中的話講出來的,自己意見也會受到重視。可惜包括特首在內,筆者不覺得哪名問責官員有這種親和能力。他們都好像拒人於千里,除了躲在辦公室及作一些官式訪問外,根本沒有意願與市民接觸。

市民看不到香港未來願景

第五,特首和她的管治班子欠缺帶領民眾向前望的能力。西諺有云:「民無願景,民就沉淪。」特首和問責官員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政府做事是務實的(pragmatic)。這種說話只應出於技術官僚的口,但作為特區領導人,特首能讓市民看到香港未來願景嗎?或許特首認為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就是香港的願景,但這是港人的共識嗎?還是特首一廂情願的想法?

香港正進入關鍵時刻。過去兩年林鄭和她管治班子的施政,就算不是完全失敗,也是失誤重重、成效不彰,改革應是急不容緩。但面對當前困局,林鄭和她的管治班子還有改革的時間和空間嗎?還是先要為自己對香港和市民造成的傷害問責?

作者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