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者反勝 克己制敵(文:劉進圖) (09:00)
2019/6/25

兩個星期前,大部分香港人都認為,《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一定會通過。哪怕百萬人上街遊行,特區政府和建制派議員都不會改變主意。今天,修訂草案已注定無法通過,「反送中」初見成效,是什麼造成這個轉變?

事後回看,政府選擇在6月9日大遊行當天深夜發新聞稿,明確表示修例將如期在6月12日恢復二讀辯論。之後警方在金鐘一帶對疑似示威者採取搜身、罰企等行動,似是蓄意挑撥年輕示威者的憤怒情緒,誘使他們暴力衝擊警方防線,以便警方把整個「反送中」示威定性為「暴動」,然後採取強大武力鎮壓及清場,再由特首上電視譴責「暴徒」,為修例如期上會鋪平道路。這個劇本設計得很周密,本來的確有成功的可能。但人算不如天算,掌權者算漏了一點,就是警察的克制力不如示威者,令處於弱勢的示威者得以絕地反勝。

如果警察懂得克制,在6月12日下午3時示威者行動升級時,繼續忍讓防守,任由示威者投擲磚塊雜物、推鐵馬衝擊警隊防線,等到這些暴力場面通過傳媒鏡頭廣泛傳開後,才採取必要的武力反擊,對轉身逃跑的人群不作任何追擊,打通政總和立法會對外通道便收手,社會輿論的走向可能會很不一樣,最低限度不會一面倒批評警方。

誰能保持克制  誰就佔上風

警隊的決策者應該想一想:如果當日警方用催淚彈把人群逼向中信大廈時,驚慌走避的人潮出現人踩人死傷慘劇,警隊跳進黃河也洗不清殺害平民的污名!

同樣道理,在6月21日晚上,當示威者包圍警察總部時,如果警察不懂得克制,當示威者投擲雞蛋時,警員就發射橡膠彈、布袋彈,甚至真子彈,後果會如何?

示威者也應該想一想:如果當晚不是通過民主討論,把少數人的武力衝擊主張壓下,真的衝入警察總部,後果又會如何?

經過6.12到6.21的連串衝突,警隊和示威者都應該意識到,衝突現場就像一個舞台,全世界都在觀看。北京不想出現「六四」式流血鎮壓,震散香港股市樓市,引發資金外流和金融風暴;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社會也不想放棄在香港的僑民和生意,除非出現流血鎮壓,否則不會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這個大氣候,就決定了香港的官民衝突不能以流血方式解決。因此,在衝突中比併的不是武器、不是裝備、不是戰術,而是克制力。誰能在挑釁中保持克制、贏得廣泛同情,誰就佔上風。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十大熱門
一周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