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LINE傳送
  • 即時新聞
  • 【專欄】阿茂整餅 鐵飯碗加料 (19:15)

    文章日期:2021年1月20日

    ​每年一月,當收到由稅局發出的「綠色炸彈」,少不免要倒抽一口涼氣。政府施政欠佳,相信是持任何政見人士也難得認同的共識。財爺去年因應疫情推出防疫基金後,下半年連番在不同渠道「呻窮」,明眼人也知道港府正在為向中產加稅吹風。然而在赤字大增之際,竟然有一群手持鐵飯碗的人,要求政府寬免他們的薪俸稅。這群無恥之徒是誰?當然是要宣誓效忠港府、但又偏偏想拿港府著數的公務員及紀律部隊工會。

    ​某些紀律部隊的學歷不高,表達能力差,相信從前年的社會事件媒體直播,又或近半年執行限聚令時,勸戒外傭要保持社交距離的畫面,已經略知大概;但勢想不到連具一定教育程度才能應徵的公務員,思維水平卻同樣的低,竟然與紀律部隊「同流合污」,厚顏到夠膽要求政府免稅,也難怪政府大部分的施政,也如同防疫一樣錯漏不出。兩大工會的免稅要求被所有陣營清一色怒插後,也知道自己「X到唔敢睇」,連忙龜縮神隱。雖然街頭智慧說,Don’t make stupid people famous,但由於這次的stupid太具代表性,忍不住要再三鞭撻,讓全世界知道他們的低調。

    ​在今時今日的香港要講邏輯,似乎是件很沒邏輯的事,但也實在很想用邏輯思維,去看看公務員及紀律部隊工會的免稅要求,到底多沒邏輯。兩大工會的要求免稅理據,大致可分為二:第一是公務員未受惠於防疫基金,不少公務員的家屬失業後,需要更多錢養家。這原因在事實上亦包括兩部分,分別是覺得「派糖無份」不公平,以及因家屬失業帶來的額外財政負擔。

    ​記得政府當推出防疫基金的目的嗎?重點在於「保就業」三個字。當時未必預計到疫情持續逾一年仍未有絲毫解決跡象,政府不想失業率出現大幅度攀升,於是向僱主注資,要求防疫基金的錢全數用於出糧,期望可在若干期限內保住市民飯碗。既然防疫基金是為了「保就業」,坐擁鐵飯碗的公務員,從無需要面對保住飯碗的憂慮,要求受惠又是否太無恥?套用同一思維,其實等同四肢健全的人,埋怨沒有受惠傷殘津貼一樣。更可悲的事,作為公務員,竟然對政府政策的初心亳不熟悉,納稅人繳交的稅款,就是用來養著這一群高薪低能。

    ​至於因為有家屬失業,公務員需要更多錢來養家,這原因就更無稽。失業率升至16年高位,各行各業飽受疫情衝擊,家中有失業親屬的人、有額外財政負擔的人,比比皆是,為甚麼單單只有公務員可因此而免稅?難道他們覺得自己真的高人一等?這完全違反了正常人類對公平、平等的認知!呀,原文的信件中,似乎有在公務員之前,加上了「基層」兩個字,基層公務員人工不高,家中若有人失業,擔子加重是必然的,但正如上文所言,這是人人也會面對的問題,並不是公務員獨有。況且,若果生活上財政真的出了問題,政府已有綜緩等其他福利政策支援,若未能達到政策的入息或資產上限要求,即代表你仍未夠「慘」。擁有鐵飯碗的公務員,有家屬失業就隨即喊苦,叫更多本身已朝不保夕、再遇上家屬失業的基層市民情何以堪?

    ​至於兩大工會的第二個要求免稅原因,複述起來也覺得很丟臉,一剎那更覺得自己是個「壞咗嘅人」:公務員的收入較穩定、較願意花錢,免稅可令他們有更多閒錢消費,有助刺激經濟。這幾行字,可以說是秉承了政府慣常的「語言偽術」,明明是自己貪心想要派糖,個人消費後獲取的物質或服務,享受者亦是自己,卻偏偏說到彷彿是為大眾著想謀福利似的,充分發揮「指鹿為馬」的某紀律部隊思維。用同一個邏輯去想,是否代表消費能力越高,就可獲得更多免稅?若果是,身為平均收入較高的金融業人士,筆者與同事行家們,倒不介意「衝出嚟X」,第一個舉手舉腳贊成。

    ​視乎消費金額來收稅,在不少歐美國家、甚至是港人至愛的日本,購物一向也要支付消費稅,原則就是買的東西值多少錢,消費者就按比例在購物時一併繳交。然而兩大工會的想法,卻完全顛覆消費稅的理念,變成越肯消費,反而可獲得越多稅務減免,再向上推,豈非收入越高、越肯揮霍的人,可獲的免稅幅度更多?香港是行累進稅制的,即是收入越高,高出部分要繳交的稅率越高,所以才有「人工加1倍、交稅卻多過以前1倍」的說法;兩個工會的免稅建議,不單衝擊了本港的稅收政策,更是完全背道而馳。

    ​或許,有公務員或紀律部隊覺得心有不甘,在市況好的年份,政府工沒有花紅,加薪幅度低於商業機構,要加較大幅度的人工,只能等跳Point;但在近兩年逆境,公務員卻完全發揮了鐵飯碗的防禦性,當外邊不少商業機構裁員、結業,政府就是一個鐵打的衙門,晴天陰天總有工可返,而且好幾萬人也是Work From Home。就算凍薪,也肯定比風大雨大的外邊好,不用承受減薪、放無薪假,甚至是裁員的煎熬。收入穩守的公務員要求免稅,難道反要求收入不穩的普羅市民交更多的稅?自己想想也覺得太沒有邏輯吧。

    ​執筆之際,電視剛好閃過財爺就財政預算案向市民諮詢的廣告,最後一個畫面,恰好是一位阿叔對著波叔說句:「呢個咪教整餅嘅阿茂?」。由於港官的低水平,永遠不會令大家失望,筆者也實在不知道這是個波叔的「爛Gag」,還是製作團隊真的不知道「阿茂整餅」的歇後語意思是「冇嗰樣整嗰樣」。對,「冇嗰樣整嗰樣」,兩大工會的免稅要求,正好是「冇嗰樣整嗰樣」。

    羅仕揚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