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LINE傳送
  • 即時新聞
  • 【專欄】政圈的另類「資金鏈斷裂」 (17:00)

    文章日期:2019年11月28日

        報應,永遠比你想像中來得早。

        個多星期前,建制派還沾沾自喜,覺得反送中運動的抗爭越暴力,市民的反彈或者會越大,區議會選舉的劣勢或有望翻盤;想不到個多星期後,建制派的好夢完全落空,更遭逢歷來最慘重的選舉敗仗,區議會議席只輸剩60席。記得去年兩次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建制派在單議席競爭下連勝兩仗,嘲笑泛民碎片化之聲不絕於耳,更預期之後兩年的區選、立法會選舉有望乘勝追擊。多得林鄭的助攻,成功團結泛民光譜內的各種勢力,建制派由贏變輸,香港人成功向世界展示甚麼才是「真.民意」。

        作為一個財經專欄,筆者的著眼點當然在錢身上。建制派大敗後,各媒體已迅速統計失去了244個議席,會對建制派造成多大的財政損失。計及區議員酬金、實報實銷開支及津貼等,一個議席4年的薪津,粗略計算原來涉及逾460萬元;失去244個議席,等同在4年內的損失金額高達11億元!這數字雖然算不上天文數字,但要建制各黨派填補這資金缺口,也是件說難不難、說易不易的事;而且薪津是個零和遊戲,建制派失去逾11億去作社區工作,反過來非建制派則得到了這11億,去在未來4年深耕社區。

        而且在薪津背後,還牽涉到更龐大的利益分配。舉個較極端的例子,某鄉黑區的區議會,當年曾通過以17億興建一條天橋,所聘用的工程顧問,又是某間曾經被政府因挪用資料而被罰停賽的公司。又例如某區區議會矢志要耗資半億興建音樂噴泉,爭議聲中依舊無限復活,工程的潛在受惠者又有誰?「小白象」工程以外,區議會撥出資金舉辦嘉年華、廟會等地區活動,所聘請的表演團體、所光顧的食物供應商及紀念品批發商等,又如何決定將訂單分配給甚麼團體?這實在惹人無限遐想。當建制在各區區議會失守後,未來再難控制利益如何分配,又該如何向一眾現有的得益者交代?

        就當以上遐想扯得太遠,單在眼前面臨的資金鏈斷裂,也要先拆局。別以為企業才有資金鏈斷裂,政圈也有,所謂「三軍未動,糧草先行」,一個政黨要養活地區樁腳,從來也要先使錢。首先要派人去選區內擔任社區幹事,親自落區接觸選民,已經涉及人工。無論有否設立辦事處,定期落區的交通、文宣等,以及提供免費法律援助,跟進市民的個案、訴求,一張紙一支筆都要用到錢。其次是定期舉辦蛇齋餅糭活動、特價影證件相等,就算有贊助,地方、人力等也是成本。如果已經當選區議員,當然可透過津貼補助活動開支;但若果只是處於耕耘期,又或失去議席後等待捲土重來前,這些開支就需要由政黨承擔。不去投放資源,又哪有取得成果的一天?

        失去區議會議席的二百多人,以及其議員助理等團隊,顯然對建制派帶來龐大財政負擔,加劇資金鏈斷裂帶來的負面影響。仍然身兼立法會議員等十位敗部問題不大,有正職的兼職區議員也算能勉強支撐,只有一向做開全職區議員的,才是最大問題;但明年立法會選舉在即,總不能一敗選就「落雨收遮」,否則地區樁腳全面崩塌,明年只會輸得更慘。要穩住支持票,再開拓新票源,成為了建制派未來一年的主要工作,但這些工作都牽涉到錢,而且可能要加大力度使錢,所以先找金主才是正事。

        中聯辦主任大筆一揮,就為建制大黨帶來千餘萬的捐款,這是年前大黨舉辦晚宴的盛況,但說穿了,也只是當權者向富商「揼心口」的另類渠道,「識做」的富商利用捐款表忠,黨一定會記念著你的功勞。各大商會的大水喉,也一向照拂著各建制組織,否則XX社區聯會、XX新動力等,也不會有錢可年年新年派福袋。然而利益是你來我往的,建制大敗,商會成員肯定最傷,捐款不能停,甚至要加碼填補資金缺口,但失去區議會話事權令分配利益難度大增,時間一久,商會們總不能無了期的有出無入,於是尋找第二條生計,是建制派可預期的舉措。

        建制派替政府承受了慘敗的苦果,但林鄭特首與問責班子卻仍然尸位素餐;建制派失去了議席,司局長們可沒有失去官位。為了補償建制派犧牲,政府肯定會出手相助。將較精明、薄有名氣、最好有專業資格的建制派落選區議員,聘任為副局長或政治助理。雖然未必是短期解決燃眉之急的好辦法,但肯定是中長線政府安置建制失業大軍的法門。前特首、前高官、甚至是具內地資金支持的政商界代表,或許也會成立形形色色的智庫議政組織,招攬這批建制敗部,找個方法向他們「出數」。

        將歐美的「旋轉門」管治精英育成機制搬到本港,一直是建制及政府的心願,但多年以來,旋轉得上管治班子的,只有一個劉江華垃圾桶,最多加上陳百里、陳浩濂兩位副局長。雖然因建制派失去議席才被逼向上轉,有失「旋轉門」培訓人才的原意,不過或許已經無所謂了。大膽推測一下,若果某幾位即將由「雙料」「降呢」至「單料」議員的建制名人,在明年立法會選舉再敗選,由於已成黨內負資產,等四年再選也難以成功復辟,估計政府將會用局長/副局長之位「回饋」他們,情況有如幾年前的劉江華。

        周浩鼎既是律師,又懂得利用法律程序協助權貴修改文件避難,趁律政司脫臼要休養一年,至今距離明年立會選舉也不足一年,屆時若仍未能康復,走馬上任律政司絕對不足為奇。麥美娟大罵林鄭的形象深入民心,加上隸屬以替爭取工人權益聞名的工聯會,由她出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肯定能震懾商界,不敢輕易勞役基層員工,為民請命!「呢兩條友都能夠做官?唔係嘛?」大家為何要大驚小怪?不要忘記,我們不是一早已經擁有涉嫌囤地、經營劏房的財政司司長,以及被證實潛建、漏報利益的律政司司長嗎?

        非建制派選舉大勝後,其中一個建制派愛說的分化論調,就是抗爭手足慘成Dom Dom,非建制派大吃人血饅頭贏得議席,手足並無得益,最後還得承擔法律責任,落得身陷囹圄的下場。其實,建制派因撐林鄭而人財兩空,落得資金鏈斷裂的下場,但林鄭班子自反送中以來卻無人下馬,建制派在區選中當了林鄭的替死鬼,但她卻理直氣壯指「沒有得到中央要求問責的指示」。建制派比起抗爭手足,你說誰更似Dom Dom?

    羅仕揚

    更多羅仕揚文章:

    https:// www.mpfinance.com/ fin/ columnist3.php?col=1463481147417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