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LINE傳送
  • 報章內容.財經
  • 劉央:中美貨幣戰 港元應改掛人民幣

    文章日期:2018年6月4日

    【明報專訊】觀望中美貿易談判進展,恒指上周變化不大;今期封面故事專訪有「中國女股神」之稱的西澤投資主席劉央分析最新形勢。劉央認為,自從2015年12月人民幣獲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中美先後開展貨幣戰及貿易戰,爭奪對全球經濟的話語權,她建議港元與美元脫鈎,改與人民幣掛鈎;由於不明朗因素增加,她建議採用趨勢投資法,買入有上升趨勢的醫療股,以及H股中的消費、電訊及石油股。

    明報記者 葉創成

    攝影 鍾林枝

    《Money Monday》上一次專訪劉央已是兩年半前,她在第26期(2015年12月7日出版)封面故事指出,中央近年一直積極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人民幣獲納入SDR貨幣籃子,意味人民幣的發展已得到IMF的認可,為重大里程碑:「目前人民幣未能自由兌換,但仍然獲納入SDR成為儲備貨幣,這反映IMF肯定內地經濟改革的努力,也證明人民幣已強大至外界不得不承認(too big to be ignored)了。因此,我認為人民幣國際化已經踏上偉大的征途……將來全球只有兩種主要貨幣,一個美金、一個人民幣,一個Green(綠色、美鈔的顏色)、一個Red(紅色、100元人民幣的顏色),紅綠對抗或者是聯合或者是整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她當時亦認為,人民幣獲納入SDR代表人民幣國際化踏前一大步,故她期待中國股市國際化亦會取得成果,即A股盡快被納入MSCI新興市場指數。 

    上述專訪見報後,人民幣在岸價及離岸價曾延續2015年「8‧11」匯改後跌勢,惟去年初至今已反覆回升,過去2年半以來則變化不大;另外,A股一如劉央所料順利「入摩」,並且於上周五(6月1日)正式生效,成為中國金融改革與發展的另一里程碑,記者借此機會邀請劉央再次接受專訪,分析中國金融市場及股市大勢。

    A股入摩 引證人幣資產國際地位

     劉央認為,人民幣加入SDR以來,雖然人民幣匯價變化不大,但在貿易結算及資產配置兩大領域均正在改變世界,發展超乎她的預期,「第一,通過一帶一路這種宏圖偉略,使得我們(中國)周邊國家都要跟人民幣交易、交往及接觸,這已經發生在一帶一路周邊的國家和地區,中國的話語權及定價權日益重要;第二,是在我們資產管理這個行業,愈來愈多有國際視野的戰略投資家,也不得不考慮在人民幣上做資產佈局,於是就產生MSCI要把A股此人民幣資產加入其新興市場指數,而A股、H股加上美國預託證券(ADR),中國股票佔這個股票指數的比例高達四分之一,全世界追蹤該指數,因此要買入更多的中國股票,證明在最敏感的金融行業、在華爾街已經決定要投資人民幣計價的資產了」。

     在MSCI新興市場指數上周五正式納入A股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在3月開始便以貿易作把柄對付中國,劉央分析,是次中美貿易戰實際上也是由貨幣戰引起的,「我覺得現在沒有人不談人民幣了,3、4月我去美國路演的時候,當地投資者都想知道中國及美國對人民幣及美元的取態,這兩個國家實際上也是進行貨幣的較量,貿易戰也是由此引起的。所以中美目前正在打貨幣戰,只是透過貿易戰的方式表現出來,實際上都是在捍衛自己貨幣的地位,包括該貨幣作為交易及儲存財富的功能。我覺得隨着人民幣獲納入SDR成為國際儲備貨幣,代表我們國家的地位在走強,在全球政治話語權及經濟定價權與日俱增,這是一天都不可以停止的」。

    聯匯1983年制訂 中國國力今非昔比

    另外,由於本港實行聯繫匯率,港元與美元掛鈎,而美國聯儲局在2015年底至今已加息6次共1.5厘,本月亦很大機會再次加息0.25厘,但本港銀行至今未有跟隨調高最優惠利率,令1個月倫敦美元銀行同業拆息(LIBOR)與香港銀行同業拆息(HIBOR)之間的差距高達1厘,觸發資金沽港元買美元套戥,本港銀行體系結餘已由年初的1800億元大減近四成至1094億元(見圖1);與此同時,本港銀行的人民幣存款期內卻持續增長,由1月的5464億元人民幣增至4月的5976億元人民幣(見圖2)。

    劉央分析,今年以來本港貨幣市場出現的變化,實際上也是中美貨幣戰的一種體現,她就此提出一個「激進」的觀點,認為港元可考慮與美元脫鈎,改為與人民幣掛鈎,「我吹吹牛,我覺得自己是比較前衛的,不好聽的話便是比較激進了。金管局今年以來已反覆十多次出來捍衛港元了,按這個速度下去,本港銀行體系結餘遲早會被全部抽走了,這應該是未來一兩年會發生的事吧!其實我覺得港元應該是與美元脫鈎,改為與人民幣掛鈎,因為聯繫匯率是1983年制訂並且跟美元掛鈎的,那時候的中國跟現在的中國差得遠,現在誰不在說G2(中美兩個超級大國)?」

    「美國本來把我們當朋友」

     金管局前總裁任志剛上周五出席論壇時也提到,本港作為極外向型經濟體和國際金融中心,外來參與者比例或是全球最高,愈來愈多資金進出,增加對維持匯率和貨幣環境的挑戰,故他提出在本港流通貨幣中,設有港元以外的更多選擇,例如美元與人民幣。上述觀點近日已引起市場熱烈討論,但聯匯過去35年一直被視為本港經濟穩定的基石,社會上暫時並沒有太多求變的聲音,劉央就此回應說,「2015年我跟你說人民幣與美元是『一紅一綠』,中美兩國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那時候人家也不理解,但現在再看,你是不是覺得我很聰明!」

     至於中美貨幣戰及貿易戰會如何發展,劉央亦審慎樂觀,認為雙方可以鬥而不破,「美國最近發生變化,它本來把我們(中國)當朋友,現在把我們當敵人了,目前是箭在弦上,但我覺得這個風險還是會淡化的,因為中美兩個國家的領導人都非常有智慧。畢竟我們愈來愈強大了,雖然我們也有很多向人家學習的地方,但我覺得這兩個國家應該相親相愛、各有妥協,不能誰說了就算,因為誰也有自己的內功與殺手鐧」。

    港交所吸科技公司 鞏固金融地位

    劉央又認為,目前世界的大格局很清楚,便是只有美國及中國兩個超級大國(G2),故此資產分佈一定要考慮美國與中國的資產,而香港作為中國的國際金融中心,她對香港的前景非常樂觀,認為今年有三件事特別利好:「第一,恒指於1月創歷史新高,證明港股的吸引力還在,還有很多資金進來。第二,投資香港的內地有錢人愈來愈多,畢竟A股與港股比較,還是在港股賺錢稍為容易一點。第三,港股有兩個新舉措,一是H股全流通,此後H股的流通市值會顯著增加;二是(港交所總裁)李小加希望吸引全世界的生物科技公司來港上市,而且亦容許『同股不同權』的新經濟企業掛牌,我相信阿里巴巴是會回來上市的,這就直接跟美國競爭了,港交所(0388)真的是大藍籌,有很多創舉,鞏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封面故事]